第153章 祥子/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和尚云鹏这三天什么事也没做,就是挨个拜访那些企业高管。

每天拜访三到四个高管,这样的密度还是很高的,既然能做到高管,大多数也不是等闲之辈,而且国企和官场的关系一向紧密,这些国企的领导们大多数身上都或多或少有些官僚气息,在市场经济的今天,用官僚的手法去经营企业,结果不言而喻,国企大批衰落倒也是在情理之中。

正如我和尚云鹏猜测的那样,这些人中有支持东力和周宣的人,很快就有人把消息传给了周宣,有意思的是,周宣竟然直接打电话给我,约我见面。

我是和周宣见过面的,而且见面很不愉快,不过此一时彼一时,我现在的处境,已经比当初好了不止是十倍,既然他主动约我,我倒也乐意会他一会,看他说些什么。

但是尚云鹏明确表示反对,他说如果要见周宣,那他也要一起去,周宣恨透了他和凌隽那是我们大家都知道的事,如果他去,那气氛肯定紧张,绝对谈不出什么好的结果来,于是我拒绝他一同前往。

这一下又触犯了他的牛脾气,他扬言如果不带他一起去,我也休想去,而且他会让人跟着我,一但发现我在哪里和周宣见面,他就会带人杀过去。

虽然知道他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但为了预防万一,我还是把此事告诉了凌隽,希望他劝一下尚云鹏。

尚云鹏最后妥协,答应让我单独去和周宣见面。我和周宣单独见面的好处他当然也是心知肚明,只是每个人都会有一根筋扭不过来的时候,尚云鹏也不例外。

他反对我自己去见周宣的原因,大概是因为担心周宣会向上次一样对我出言不逊,其实他大可放心,此一时彼一时,现在周宣要是敢对我出言不敬,那我直接煽他大嘴巴,绝不含糊。

会面地点约在官邸会所,官邸不是某个官员的住所,而是万华最近新开的一家高档会所,因为奢华非常,有取代兰香会所成为万华第一会所的趋势。

“对不起,周局长说了,您需要搜身才能进去?”保安拦住我。

“我是一个弱女子,难道他还担心我带了什么凶器行刺他不成?他这么胆小,还当什么局长?”我不屑地说。

“不仅是不能带凶器,就连手机和任何电子设备都不能带进去,不然他就会取消会面。”保安说。

“我绝不许任何人搜我的身,不见了,告诉他,这么胆小就不要当什么局长了,我鄙视他。”我说完转身就走。

周宣其实也很精了,他知道我今天和他见面必然会谈到一些敏感问题,他是担心我会录音或者带了监听设备,事实上我包里也带了一只录音笔。没想到还没开始就被他给识破了。

我刚上车,正要准备启动,电话响了,是周宣打来的。

“骆小姐如此小气?还是因为真的心里有鬼,所以怕被搜身?”周宣说。

“笑话,是你要见我,现在却要搜我身,以你为你是谁?凭什么搜我身?不见也罢。”我冷声道。

“我只是不想我说的话被除了你之外的第三人听去而已,这并不是对你的不尊重,而且我不会让男何安搜你的身,我会让女服务员来搜。”周宣说。

“那也不行,你凭什么叫人搜我的身?不见了吧,反正我和你能聊的也不多。”我说。

“如果你觉得那是对你的一种污辱,那这样吧,你也带一个人来搜我的身,这样就公平了,我好歹也是一个局长,让你的人搜我的身,这也可以了吧?我只是想保证我们的对话都不会被带出室外,仅此而已。”

我还没想到周宣竟然会这样妥协,既然他妥协了,那我当然也不能一直倔着,我确实也想知道他要对我说些什么。

“我今天已经没有心情了,再说吧。”我说完就挂了电话。

过了一会,周宣发来信息,“那就明天见,还是这个地点,还是这个时间。”

我没有回他,我知道他还会找我。他肯定是知道我们盯上了并购的事,他虽然恨透了凌隽和尚云鹏,但他也非常清楚那两个男人的实力,在万华,最牛的人也不敢轻视凌隽和尚云鹏的组合。

回到公司,我来到尚云鹏的办公室。

“这么快就见完了?他都说了什么?”尚云鹏问。

“没见着,约了在官邸会所见面,他要求要搜身,我没让他搜,直接回来了。”我说。

尚云鹏一听就跳了起来,“还搜身?他以为他是谁?竟然还搜你的身?我他妈……”

“又说粗话!这可是在公司。”我及时提醒他。

“我这不都是给急的,周宣这厮算老几?竟然敢搜你的身?”尚云鹏怒道。

“我都说了我没让他搜呢,就像你说的那样,他算老几啊?所以我就回来了,但是他说了,明天让我去见,让我也带一个人去搜他的身,这样大家扯平,他会让一个女的搜我,我觉得这倒也没什么,他既然如此谨慎,那肯定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话要跟我说,如果我们能录下这些话,那以后可以在某种程度上制约他。”我说。

“我还得觉得憋屈,怎么能让人搜身呢,这样太窝囊了。”尚云鹏皱眉说。

“其实真没什么了,他无意羞辱我,他只是怕我带了监听和录音设备,既然我的人也可以搜他,那大家就扯平了,我认为可以接受。”我说。

“你的意思还是想要去见他?”尚云鹏问。

“是的,而且我要把他和我的谈话给录下来。”我说。

“可你都被搜身了,你又怎么可能录下来?”尚云鹏说。

“我可以带一个人去啊,这个人就是关键了。你手下有没有那种手脚很快的人,要非常的快。”我问。

尚云鹏一听笑了,“三秒钟就能把别人的钱包给摸出来的,算不算很快?”

“扒手?”我问。

“你也知道我以前是做什么的,虽然我从来没有当过扒手,但我认识的人中还是有很多这一行的高手,虽然他们早就不做了,但基本功肯定还在的,如果你需要手快的人,我可以找他们帮忙。”尚云鹏说。

“他们靠得住吗?”我问。

“靠得住,因为他们都爱惜自己的手,他们都不想失去自己的手。如果他们敢背叛我,那手能不能保得住就很难说了。”尚云鹏说。

“这是什么强盗逻辑,好吧,那你给我安排一个信得过的,明天跟我去见周宣。”我说。

“好。”尚云鹏答

“你不问我要干什么?”我问。

“我能猜到,我还没有笨到连这个猜不到的程度。”尚云鹏笑。

“那不好,如果你能想得到,那周宣不是也想得到?”我说。

“他想不到,因为他没有接触过手快的人,他不知道这世上真的有在一瞬间就能把别人的钱包摸到手里的人,既然能把钱包从别人包里摸出来,那当然也能放进去,而且放进去显然更为简单,具体怎样做你根据实际情况吩咐就是。”尚云鹏说。

“好,我心里大概也已经有了想法了,就看明天是不是能够顺利了。”我说。

“肯定能行,我相信我老婆的聪明,也相信我兄弟的本事,所以我相信你们能成。”尚云鹏笑着说。

“不要脸,谁是你老婆了?”我嗔道。

“这你说了不算,我说了算。这是迟早的事,由不得你。”尚云鹏说。

******************

尚云鹏给我介绍的‘快手’,竟然就是上次和我在公司聊天的那位保安大哥。

这让我大跌眼镜,公司楼下的保安,竟然曾经当过扒手?

“你的手很快?”我问。

他一脸愧色,脸竟然红了,极不自然地说:“有些快。”

我赶紧安慰,“英雄不问出处,云鹏以前也是混混,这没什么。”

他笑了笑,“我其实也洗手多年了,听鹏哥说您要我做事,我昨晚还练了一晚上,还和我老婆吵了架,她说我有好好的工作不做,要重操旧业,我解释了半天她都不信,最后还是鹏哥打了电话,她才信了。”

“你们都很信任云鹏?连你老婆都信他的话?”我问。

“当然,鹏哥为了兄弟可以拼命,如果他都不能信,那这世上就没人可以信了,当年我被抓了,那时我老婆正怀孕,家里人嫌我是小偷,没人理我,是鹏哥给我交罚款,最后我老婆生孩子还是他交的钱,鹏哥是我们家的大恩人,我们当然信他。”

保安大哥说这话的时候,眼里满是感激。

这让我非常的感动,其实不管是什么阶层的人,大多数都还是重情义的,小偷在世人的眼中那当然是坏人,但很多坏人其实比好人还重义。

“保安大哥如何称呼?”我说。

“骆总别叫我大哥,我受不起,按辈份我应该叫你嫂子才对,只是我比你大很多,担心叫嫂子让你有压力,所以我叫您骆总好了,我叫任祥,他们都叫我祥子。”保安大哥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