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果然很快/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其实还是很怀疑任祥的手到底有多快,只是尚云鹏推荐他,我也不好怀疑。

“骆总是不是不太相信我的手?”任祥也看出了我的怀疑。

“我当然还是相信你的,云鹏说你很快,那当然就是很快,我一点也不怀疑。”我笑着说。

“那就好,干这一行其实技术含量很高的,不然容易让人剁手。当然了,我早就不干了,现在有很好的工作,过安稳日子最为重要。我也不希望我的孩子以后知道他老爸是一个扒手。”任祥说。

我点头,“我相信,人在一个特定时期为了生存做一些灰暗的事情,有时也是身不由己,过去的事,不必一直当成包袱放在身上。真正放下才能重新开始。”

“骆总能这样体谅,真是让我感动,希望以后骆总也不要把我以前的职业说给别人听,同事们会笑话我的。”任祥说。

“这你放心,我不会对人说起。”我说。

我和任祥说话间来到了停车场,我问任祥:“你会开车吧?”

“我会,而且技术还不错,我开了好几年的货车。”任祥笑着说。

“那你来开车吧。”我从包里摸车钥匙,但找了半天,却找不到。

但这时车却响了一声,显然是防盗被解除,任祥扬了扬手里的遥控器,“骆总是在找这个吗?”

这一下我惊住了,他几乎没怎么接近我,只是好像出电梯的时候他站在电梯旁边让我先出去,就这么一瞬间,他竟然从我包里把我的车钥匙拿走了!

好吧,果然是快手!

“你是在出电梯的那一瞬间拿到手的?”我问。

“是的,对不起,我只是想让骆总相信我有本事帮到你,没有不敬的意思。”任祥说。

我不禁好笑,“不错不错,真是长见识了,人才啊。”

“骆总别取笑了,请上车吧。”任祥打开车门,请我上车。

我上车坐下,任祥启动车,向官邸会所而去。

“今天我会去见周宣,这个人一直对凌隽和尚云鹏有恨意,而且还是个官,不是很容易对付,我和他见面,他会让人搜走我身上所有的电子设备,我会安排你也搜他的身,你离开的时候,要把手里的这只微型录音笔放到我的包里,要快,不能让人看出来。”我说。

“我明白了,放东西比取东西容易,我刚才只是开车门的瞬间,就已经把我的手机放到你的包里了,够快吧?”任祥说。

我赶紧拉开手提包看,还真是,我包里多了一个手机!

“你真是好厉害,我一点也没发现!”我不禁赞道。

“那是现在好久没有动手了,要是换作以前,那更加快。”任祥笑着说。

“你的技术这么高明,那一般不会让警察发现吧,怎么可能会被抓?”我说。

“警察也很厉害的,骆总知道做贼心虚这说法吧?我们是贼,自然是心虚的,看到警察就会慌乱,有经验的警察不用看其他的,只要看我们的眼神就知道我们心里有鬼,所以还是会被抓,而且这种只是雕虫小技,道上会的人很多,发不了什么大财,被抓的次数多了,警察也把我们认脸熟了,见一次抓一次,没有证据也可以关二十四小时,时间长了就厌倦了这种生活了。”任祥说。

他说的倒也诚恳,好像真是那么一回事,看来当小偷也不容易。

“不过你有这方面的技能不用那真是可惜了,浪费人才了。”我笑着说。

“骆总您就别取笑我了,这算什么技能啊,您和鹏哥真是般配,你们都长得好看,又都心地善良,能和你们成为朋友,那是我们这些兄弟的荣幸。”任祥说。

“能认识你们也是我和云鹏的荣幸,真的。”我笑着说。

一路闲聊,很快来到了官邸会所。

把车停好后,一个女人迎了上来,穿着一身皮草,很是妖娆,这人竟然是我的师妹饶溪。

“师姐,好久不见。”饶溪笑着对我说。

“好久不见,你不是进去了吗?这么快出来了?”我说。

“我又没犯什么大罪,打点一下就出来了。”饶溪说。

“你不会是又跟了周宣吧?不要展瑞了?”我问。

“当初跟他那是以为他有前景,你不会不知道展瑞是有缺陷的吧?我和他在一起,只是利用他,没想到后来他竟然卖了我,师姐扔了的人,看来还真是不能要。”饶溪说。

“这么说你真的跟了周宣了?是他把你弄出来的?”我问。

“我现在是周局长的朋友,不过我会发展成女朋友的,师姐要相信我的魅力。”饶溪说。

“我对你还是有信心的,别人用不出来的手段,你都还是可以用得出来的,这一点没有人能比得上你。”我嘲讽道。

“我知道师姐是在讽刺我,不过我不介意,师姐自命清高,不也跟了尚云鹏?要不是尚云鹏有钱,你会跟他?”饶溪说。

我只是笑笑,在这个问题上,我没有必要向她解释,道不同不相为谋,我和她不是一路人,我说的她未必能理解,就算理解,她也未必相信。

官邸会所的确是装修非常的奢华!相比原来最后的兰香会所,确实是升了至少一个级别,穿过长长的过道,来到了周宣所在的包房,包房非常的大,周宣正在喝茶。

“骆小姐来了?快快请坐。”周宣微笑着向我打招呼。

“还要搜身么?”我问。

“必须要搜,为了不让你反感,我特意安排了饶溪搜你的身,这够可以了吧?我说过了,我只是不想让我们的谈话传出去而已,请体谅一下。”

周宣这一次竟然客气了许多。

“祥子,去搜他。”我示意任祥。

任祥倒也不含糊,走过去就真的搜起身来,周宣很配合,还把手举起来了。

除了手机之外,其他的并没有搜出什么。

饶溪向我走过来:“现在该你了。”

为了大局作想,我也只好让饶溪从我的包里搜出了手机。

“我们的手机都交给我们的手下人保管,这房间里不能有任何的监听设备。”周宣说。

“房间是你订的,我怎么知道这房间里有没有其他的监听设备?”我说。

“这你放心,我不会那样做,再说了,你是商界人士,不像我的身份这么敏感,就算是你说了什么敏感的话,也不会影响你当总裁,但我就不一样,如果我说的话不妥,就会影响到我当局长,所以风险在我的这一边,不在你的那一边。”周宣说。

他说的倒也是事实,商人确实就不必忌讳那么多,这一点是要比他们政界人士要有优势。

“那好吧,那让他们出去吧。”我说。

“骆总,你的包我帮你保管吗?”任祥伸手过来提了一下我的包。

“不用!我这包已经搜过了,我可以放在身边吧?要不周局长再搜一遍?”我说。

“不用了,搜过就行了。”周局长摆摆手。

他那当然想不到,任祥刚才那一个动作,就已经把录音笔放到我包里了。

“你出去吧。”我对任祥说。

“好,我在外面候着,骆总有什么事就叫我。”任祥说完走出去了。

饶溪还站着不动,周宣白了她一眼,“你也出去。”

饶溪以为自己傍上周宣就上位了,周宣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轻易会让别人知道他的秘密?周宣至今单身,当然是需要女人的,饶溪丰满妩媚,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恐怕只限于那方面而已,饶溪要想当上局长夫人,那恐怕路还很长。

“好了,现在这房间里就我们两个人了,有话直说吧。”周宣给我倒了一杯茶。

他倒的茶,我自然不敢喝的,不管有没有药我都不敢喝。

“今天是你叫我来的,应该是你有话就说吧,我暂时没什么话要对你说的。”我说。

“你的脾气和秋荻很像啊,在你的身上,我看到秋获当年的影子。”周宣说。

“周宣今天要我来,不是又要和我谈当年的事情吧,我们还是直接说正事吧。”我说。

“听说你们准备参加收购万华饮料厂?”周宣说。

“是的。”我直接承认,反正也掩藏不了,不如索性大方承认。

“那是国企,祖进义只有经营管理权,无权处置那些国有资产,收购的事,他说了不算。”周宣说。

“你的的意思,他说了不算,你说了算?”我问。

“就是这样,这一次我是这个工作小组的组长,由我全权处理。”周宣说。

“这工作应该不是招商局的活吧?”我问。

周宣笑了笑,“我有我的办法,这你不用管,我要跟你说的是,你们放弃吧,你们没戏。”

“我记得这是周局长第二次跟我说我没戏了,上次哈吉部长来万华访问,我们要见哈吉,你也说我们没戏,但最后和哈吉谈成合作意向的,其实还是我们。”我笑着说。

“那只是一个疏忽,让你们钻了漏子而已,那是一个意外。”周宣说。

“那谁又能保证这一次不会有漏子让我们钻?坦白说你虽然是官,但你远没有能够达到可以一手遮天的境界,你说我们没戏,我其实一点也不信。”我轻蔑地笑。

“你哪来的自信?”周宣也笑。

“如果我们真的没戏,那你也不用这么紧张找我来了,这说明你心里还是认为我们有可能有戏,所以你才非要见我。”我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