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那得有多复杂?/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宣笑了笑,有些不自然。

“秋荻的眼光确实不错,她能重用你,你确实有过人之处,至少胆识上就很出众。”

我也笑笑,“周局长就不必夸我了,还是说正事吧,我想知道,东力给了你多少好处,让你准备把那些企业打包贱卖给他们?”

“这不是好处不好处的问题,我们都是按规则来办事,他们确实有能力收购那些企业。”周宣说。

“这话你对别人说说也就算了,对我说就没有必要了,那么低的价格,就算是不懂生意的人也能看得出来其中有问题,我都不知道你们的评估小组那些专家是不是瞎了眼还是黑了心,怎么就没有一个站出来说话的?把国有资产就这样贱卖,真的一点也不内疚吗?”我说。

“你还是太年轻了,有些事,不是你想得那么简单。”周宣说。

“那得有多复杂,请指教。”我说。

“这是我们已经和东力谈好的项目,肯定不会轻易改变,你们完全就没有任何的机会。”周宣说。

“我倒想请教周局长,如果我们愿意出更高的价格,那为什么不把那些企业买给我们本土企业?为什么要卖给日本人?我们振威买了那些企业,会用心地整合那些资源,尽量保住那些企业,而不会像他们那样只是为了经济上的利益,我们难道不是更适合接手吗?因为我们更了解华夏的国情,也更了解万华的实际情况。”我说。

周宣倒了一小杯茶,放在鼻子前闻了闻,露出惬意的表情。

“你还是不明白,这是一宗内部交易,现在不是谁出的价格更高的问题,也不是谁更懂得万华实际情况的问题,现在是我们已经决定卖给东力了,而且我也得到相关领导的支持,说白了,那就是该给的钱都给了,该收的人也收了,现在还在商谈,不过是走走过场而已,这件事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我这样说够清楚了吗?”周宣说。

这倒也不错,都不用我去套他的话,他就直接把这些话自个儿全说出来了,就连‘内部交易’这样的话他都敢说出来,还真是够嚣张。

他认为这里就我和他,他再是说得直接,反正也没有第三个人知道,他当着我说什么都无所谓,但他却不知道的是,我包里还有一只录音笔。

“周局长,你收了东力多少钱?能透露一下吗,反正你也不怕我,因为我说出去也没人相信。”我笑着说。

“这还真不是钱的问题,东力是我的合作伙伴,东力会帮着我往上升官,你也知道,这年头要想当官不容易,要想年纪轻轻就当大官更不容易,那得有财力支持才行,没有财力,哪来的关系?没有关系要靠自己慢慢爬上去,那得爬到猴年马月?我和东力是相互合作关系,明白了吗?”周宣说。

“明白了,也就是说,他们帮你上位,然后你为他们谋利,是这意思吗?”我说。

“大概也就是这样吧,当然了,也没你说的那么严重,我不是为他们谋利,我只是为他们牵线搭桥而已,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局长,要把这么多的企业打包卖出去,我还做不到,这也都是相关领导同意才能决定的,既然是领导同意,这事你们就翻不了天,明白我的意思了吗?”周宣问。

我笑了笑,“周局长说得够明白了,我再笨也能明白,既然你如此有把握了,那你为什么还如此紧张我们介入这件事?还特地约我见面劝我放手?”

“因为我不让你给我惹麻烦,这件事马上就要进入尾声了,我不想你跳出来惹事,把这件事闹得大家都知道,我虽然恨凌隽和尚云鹏,但大家毕竟要长期在万华共存,短时间内他们板不倒我,我也扳不倒他们,所以我是想让你给他们带话,让他们识相一些,不要给我添乱,大家暂时还是好好相处,不要给对方添麻烦。”周宣说。

“这话你恐怕是白说了,因为我还是比较了解你说的那两个人的,你要是不说类似威胁的话,那也许我们还会考虑不参与此事,现在你这样说了,那我们反而是非要参与不可了。就算是我们买不到那些企业,我们也不会让东力买到。”我说。

“这简直就是笑话,那些企业都是国有企业,卖还是不卖完全是我们说了算,你们根本无法插手,你们再闹那也是徒劳,不可能改变得了结果,这一点你应该很清楚才对。”周宣说。

“那倒未必,你们收了东力的钱,所以要把万华的国有资产贱卖给他们,一点原则和底线都没有,我绝不会让你得逞,不信我们走着瞧。”我说。

“就凭你?你以为你是谁?”周宣冷笑。

我也还他冷笑:“就凭我一个人也许不够,但还有你最恨的凌隽和尚云鹏呢,那两个人加在一起,足够给你制造麻烦了!你嘴上不承认,其实你心里也有数,不然你也不会急着要见我了。”

“你太看得起他们了,虽然他们能制造一些麻烦,但最终改变不了什么,这些企业还是会被东力收购,你们就不要徒劳了。”周宣说。

“行,那我们就走着瞧,我先告辞了。”我站起来说。

“等等。”周宣又叫住了我。

“周局长还有什么吩咐?”我冷冷地问。

“如果你真的想要万华饮料厂,我可以说服东力那边,把这家厂子让给你们,而且我也保证你们会以极低的价格收购成功。”周宣开始妥协。

“周局长的意思是,只要我们不捣乱,那就把万华饮料厂便宜卖给我们,是这样吗?”我笑道。

“难道我说得还不够清楚吗?这就算是咱们和解的一份礼物了,但前提是你们不要捣乱,不要没完没了地给我找事,让我不爽,对大家都没好处。”周宣说。

“看来你还是很忌惮凌隽和尚云鹏嘛,不然你也不会妥协,那这样吧,我们把万华饮料厂让给东力,其他的企业由我们来收购,如何?”我说。

“这怎么可能!万华饮料厂的厂址在市区,现在万华的地价每年都会涨百分之二十以上,你们只要拿到那些厂房和地,那就会赚很多了,相当于是你们白得的,为什么还不满足?”周宣有些怒了。

“既然东力只要饮料厂他们不会同意,那我们又为什么要同意?国企既然要卖出来,那就应该由有诚意救活那些企业的接手方来收购,这样才能保证那些企业以后能够继续生存下去,那些工人也不会失去自己的工作,你们怎么能为了自己的私利不管那些工人的死活?”我问。

“你不要跟我谈这些幼稚的问题了,我不想和你争论这些无趣的事,总之我已经作出让步了,你要是同意,那就皆大欢喜,你要不是同意,那也随便了,总之不管怎样你们都改变不了这件事的结果,你们不要太自以为是了。”周宣说。

“好,那容我们商量一下再说。”我说。

“你要尽快答复我,我的耐心很有限。”周宣说。

我没有应他,直接走出了会所。

任祥在会所外面等着我,看到我出来,打开车门让我上车。

车驶离会所的停车场,我这才长长地松了口气。

“我是把录音笔打开放你包里了的,你看看有没有录到?”任祥也很着急。

我在在包里翻了一下,还好,录音笔果然是开着的,我打开听了一遍,周宣的对话都录下来了,可以很清楚地听到所有内容。

“谢谢你了,今天这件事真亏有你,不然我不可能录到这么重要的录音。”我对任祥说。

“骆总你快别客气了,有了这些录音,是不是就可以把那个姓周的扳倒了?”任祥说。

“这些录音只能给他造成一些不好的影响,但要想扳倒他,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办到,得需要更重要的证据才行,不过如果外界知道了这些录音,那我们至少能暂时阻止东力收购那些企业了。”我说。

“骆总,后面好像有车在跟着我们。”任祥突然说。

我心里有些紧张起来,心想不会是周宣反应过来了,要派人来抢我的录音笔吧?

“那你开快一些,不要让他们跟上,如果他们把我这录音抢走了,那就不好办了。”我说。

“好,那我想办法摆脱它。”任祥说着,猛地加了油,把车速提高了许多。

我从后视镜里看到,后面的是一辆奥迪,没有车牌。任祥已经开得很快了,但那车却咬得很紧,怎么也无法摆脱。

这时我电话响了,是尚云鹏打来的。

“云鹏,我录到录音了,但好像有车跟着我。我们怎么也无法摆脱。”我说。

“祥子不是说他车技很好吗?尽是吹牛。”尚云鹏说。

“现在不是说他的车技好不好的问题,现在的问题是你快派人过来帮忙,要是让后面的车给追上了,那就麻烦了。”我说。

“怕什么呀,追上就追上呗,说不定后面的车上坐着一帅哥也不一定呢。”尚云鹏说。

“都这会了我没心情和你开玩笑,我是说认真的,你赶紧派车过来帮忙啊,不然我担心会有麻烦。”我急了。

“你让祥子把车停下,我马上就到。”尚云鹏说。

“停下?你这不扯么?停下人家就扑上来了!”我说。

“没事,靠边停下吧。”尚云鹏说。

“祥子,云鹏说让你把车靠边停下,现在这情况,能停下吗?”我说。

“鹏哥说可以停,那就应该就没问题。”

任祥倒是完全信任尚云鹏,说着还真是把车停下了。

后面的车也紧接着停下,车上下来一个穿黑色风衣的男子,咧嘴对我笑:“我就说后面的车上是个帅哥吧?你偏不信。”

这人正是尚云鹏,让他给耍了,差点把我吓死,原来他一直在暗中保护我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