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大便宜/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府。

凌隽听完我和周宣的通话录音,一脸的兴奋,“好啊,干得漂亮。”

“那我们现在就要把这些录音公布吗?”我问。

“这得商量一下,用非正常手段获取的录音或录像是不能作为证据的,更何况这些录音并不足以把周宣给扳倒,所以我认为不必急于公布这录音。”凌隽说。

“人家都谈论合作了,为什么要公布录音。”尚云鹏说。

“云鹏有什么想法?”凌隽听出了尚云鹏的话外之音。

“我们现在最主要的还是要和东力争那些企业的收购权,我们只有先把对方的节奏打乱,这样才能让对方陷入被动,所以我倒认为扳倒周宣现在应该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反而是如何把那些企业收到我们的名下。”尚云鹏说。

“可是现在他只答应给我们一个饮料厂,他摆明是想把饮料厂给我们,然后堵住我们的嘴,我们能答应吗?”我说。

“当然答应了。”凌隽和尚云鹏齐声说。

我有些不理解,这两人是怎么了?忽然变得这么容易打发?一个饮料厂就真的把他们的嘴给堵住了?

“我以前混社会的时候,慢慢打出一些名气,一些混得不好的小混混就开始来投靠我了,开始的时候,只有一两个,那一两个跟着我混得好了,渐渐人就更多了,最后形成了很大的势力。”尚云鹏说。

我想我大概明白他的意思了。

“你的意思是说,咱们先把饮料厂给收过来,然后好好重组饮料厂,作出示范给其他那些要出售给东力公司的企业看,这样他们就会提出反对了?”我说。

“大概就是这意思,具体操作细节再商量。”尚云鹏说。

“可是他们就算是反对,那他们说的话也不能起作用,是周宣领导的工作小组决定这些事情。”我说。

“那些厂的工人加起来上万,那可都是力量,如果那些人一齐反对,我相信任谁都会有压力吧?而且官场中也不都是坏人,一但我们收购了饮料厂后做得好,其他的领导看了也会有想法吧?”尚云鹏说。

“这倒也是,那你们的意思就是让我先答应周宣,先把饮料厂买过来再说?”我说。

“对啊,而且要出高价,要高出东力公司很多的高价,要把这消息扩散开去,让所有人都知道振威买了饮料厂,而且出的是高价。”凌隽说。

“行,那我明天就联系周宣,不对,得等他联系我才行,我要装出勉强同意他的条件,然后由他牵头办相关手续,这样我们就省了许多的事。”我说。

“那这件事就交给你了,如果这一次能够把那几十家企业都收购过来,那振威整个集团的个子就翻了近三分之一,规模基本就达到了上市标准了,振威上市的事情,基本上可以提到日程上来了。”凌隽说。

“但上市是一个复杂的工程,我们对这方面明显没有经验,我担心我做不来。”我实话实说。

凌隽点头,“那确实是很专业的事情,如果没有专业的团队,你们自己是做不了的,那其中还有一些明的和暗的规则,上市本身也是存在风险的,因为公司的目标一但确定为上市,公司两三年内的战略战术都将围绕着这一目标进行,一但上市成功,那将会融到大量的资本,但如果上市失败,那会对企业的打击很大,很多企业为了上市盲目地扩大规模,甚至制造假的财报,最后没有成功,便轰然倒塌,所以你们一定要谨慎。”

“那我们还得聘请专业团队帮忙才行,我们自己做的,我还是没有把握。”我说。

“其实有一个人可以帮到你们,这个人熟知所有上市规则和程序,因为她以前在投行工工的经历,虽然年轻,但在这方面比我们所有人都有经验。只是看她愿意不愿意帮忙。”凌隽说。

“是你的朋友吗?”我问。

“也是你的朋友,她就是何乐乐。”凌隽说。

“没错,乐乐对于如何包装公司上市这方面比我们所有人都懂,她还在英国的时候,就在一家投行实习过,后来好像又到那里去工作了一段时间,后来才回澳城,虽然她在投行的工作时间不长,但她本身是天才少女,那些东西她学一下就懂了,如果她肯帮忙,那必然会有很大的帮助。”秋荻姐也说。

“但她现在是爱博的总裁,肯定也忙得不可开交,就算是她肯帮忙,估计她也没有时间吧?”我说。

“主要是让她作指导,不是所有事都让她来做,由她出面组建专业团队,然后由她作总顾问指导团队工作,那就行了,只是她现在已经不是美濠的人了,而且上次何长官挑起的事最后是我们胜出了,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受那件事的影响而不肯帮我们。”秋荻姐说。

“可以试试,她如果愿意帮我们那当然最好,如果她不愿意那也就算了,我还是认为她会帮我们,大家好歹也是姐妹一场。”我说。

“那你跟她说说,如果她能答应那最好,如果她不答应那也不勉强。”秋荻姐说。

“那我打电话给她吧?”我说。

“不行,你得亲自去澳城拜访她,这么大的事,当然得亲自拜访才能显出诚意,我和你一起去。”秋荻姐说。

“我自己去就行了吧?不用你也去的。”我说。

“我好久没有去澳城了,我也想去看看,再说了,我和乐乐也是姐妹,振威也有我的一份,请他帮忙的事,我当然也得亲自去说。”秋荻姐说。

“那等万华这件事完成之后,你们再去吧,你是不是想去看看纤纤?”凌隽问。

秋荻姐点头,“是的,姐姐不是姜尊雄的亲女儿,姜对他也不是很好,这些年也不知道她过得怎样了,我想看看她,如果可以,我希望她能搬到万华来住,这样大家相互有个照应,现在爱博被何长官夺去了,姜家日渐没落,我担心姐姐也过得不幸福。”

“那就去看看也好,到时让云鹏陪你们去,也能保护你们,目前最重要的事还是振威和东力争收购的事,我们先聚中精力把这件事办好吧,一但把这件事办好了,那振威的整体规模就可以提升一个级别了。”凌隽说。

*********************

果然,第二天周宣又来电,问我考虑得怎样了。

看来他对凌隽和尚云鹏其实还是很忌惮的,他嘴上虽然说一切都在他的控制之中,不怕我们出来捣乱,但其实他心里还是有些虚。很害怕我们出来阻碍那件事。

我同意和他见面再谈,他还是继续约在官邸会所。

这一次他没让人搜我的身,也许他认为他已经成功收买我了,我不会再对他形成威胁了。

还是那个房间,他还是在泡那种茶。

“你和尚云鹏商量过了?”周宣问我。

“是的,他也同意你的方案,但这件事得由你来出面协调,我们不想和饮料厂谈判,你直接给我们一个价,我们付钱,厂子给我们,所有的手续和产权要清楚,必须保证以后不会有任何的纠纷。”我说。

周宣笑了笑,有一种胜利者的得意。

“我就知道你们会同意,商人嘛,目的都是为了赚钱,有钱赚你们当然会同意了,你放心,相关的过户和其他手续我都会让相关部门给你们办理,保证以后一点纠纷都没有,可是,我如何相信你们买了饮料厂后就不会出来捣乱?”

“那你想我们怎样保证?难道给你写一份保证书吗?你觉得那么幼稚的保证书会有用吗?”我反问。

“所以你们得想办法让我相信你们的诚意才行,保证书就不用了,做点其他什么实事吧。”周宣说。

“你想我们做点什么其他的实事?”我问。

“比如说对外开个发布会,表态支持东力收购其他的企业,只是口头上表态,也不会让你们有什么损失,只是表达一下诚意而已。”周宣说。

他这一招其实很毒,我们如果公开表明支持东力,那外界就认为我们和东力是一伙的,以后我们如果再反对,那就是出尔反尔,没人相信我们了。看似简单的一招,其实是要把我们绑在他们的那一边。

“这不可能。”我明确拒绝。

“为什么?难道得了好处做一点事都不愿意?只是嘴上支持一下而已,又没有让你们拿钱,这都不愿意?”周宣说。

“我们本来也不支持东力,所以我们不会随便表态,东力之前才和美濠打过官司,你也知道我们和美濠的关系,我们现在如果站出来支持东力,那别人会怎么看我们?这个条件我们绝不答应。”我坚持地说。

“你们一点牺牲都不肯付出,就只想着捡大便宜,哪有这么好的事?”周宣很不高兴。

“我们是要真金白银地收购,而且我们收购了以后还会保留原来的厂,我们会把饮料厂做兴旺,保证那些职工不下岗,我们是在尽我们的社会责任,哪里就得了大便宜了?如果你觉得我们必须要表态支持东力,那我们放弃收购。”

说完我站起来要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