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团结就是力量/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宣见我要走,赶紧也站起来,“你别急啊。”

“如果我知道你的条件是这样的,我都不会和你谈,把国有资产贱卖给东力这么无耻的事,还要我们站出来支持,这肯定不可能,我们不明确站出来反对就算不错了,要我们明确表态支持那是永远也不可能发生的事。”我说。

“那你们总得让我看到你们的诚意吧?”周宣说。

“把饮料厂卖给我们那是你自己说的,并不是我们要求的,如果你觉得不行,那就算了,对我们来说,饮料厂要不要也无所谓。”我说完要走。

“骆小姐,这样可不好,哪能一点都不让步?我这一次算是给足了面子,不想和你们为难,你如果一点让步都没有,那确实没办法谈下去,这样对大家都不好。”周宣说。

“能不能谈下去其实我无所谓,因为那外饮料厂对我们来说并不是很重要,如果能买那更好,如果没有那我们也不遗憾,是周局长主动要我们买那个厂子,我们并没有那么迫切地想要买。”我说。

“你好像底气很足?”周宣一脸的怀疑。

“那当然,如果周局长言而无信,我们倒不妨走着瞧。”我冷笑。

周宣没有说话,他应该是在考虑我到底在想什么,也或许他已经感觉到我手里有一些把柄,所以才这么底气十足。

“好吧,这一次我就选择相信你一次,你要记得你的承诺,一但买了饮料厂,就不要再出来添乱。”周宣最终还是让步。

这样的让步,说明他其实内心还是不自信,他的影响力还没有到可以完全控制局面的程度,所以他担心在紧要关头我们会给他制造麻烦,所以他要用低价买饮料厂的好处来换取我们的暂时不和他作对。

正如祖进义所说,在万华这一亩三分地上,不畏强权的人不多,在周宣看来,最大的威胁当然还是来自凌隽和尚云鹏,只要搞定这俩人,短时间内基本上就没有人会给他制造大麻烦了。所以他才一让再三,就是希望在东力收购那十几家企业的这段时间里不要出什么乱子。

我笑了笑,“那就谢谢周局长了,你放心,我们一定不会给你添乱,我们只是保持沉默,我们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不会说。”

“那就这样,我会安排你和饮料厂的厂长见面,尽快完成收购的相关手续。”周宣说。

“好,谢谢周局长。”我说。

***********************

和周宣谈完之后,我就来到了万华饮料厂。

祖进义听说周宣已经答应我们买进万华饮料厂,一下就高兴起来了。

“收购完了以后,你们还会保留这个厂子吧?不会很快就卖出去吧?”祖进义说。

“那当然,我们会投资引入新的设备,并且扩大生产,不但现在的工人一个都不会下岗,而且还会增加新的岗位,让以前那些下岗的人也回来上班。”我说。

“那太好了呀,我马上召集工人开会,你亲自把这个消息告诉他们,这两天他们一直都在消极怠工,如果他们知道这个厂不会倒闭,那他们的工作热情也就上来了。”祖厂长说。

“可是我们现在还没有完全收购呢,现在就说出去不好吧?”我说。

“没什么不好的,反正你以后就是我们的老板,现在只是差手续而已,如果这些工人都认可了由你们来收购饮料厂,以后如果周宣改变主意,那这些工人也不同意,我觉得你及早的亮个相也好。”祖进义说。

我倒是能理解他的心情,他当然是巴不得这件事尽快地敲定下来,这样他就可以安心地重振饮料厂了。

“那好吧,我试试,看能不能起到安抚工人的作用。”我说。

厂里没有足够大的会议室容纳得下这上千名员工,我只好站在厂区的花台上拿着祖厂长给我找来的扩音器对着工人讲话。

天很冷,那些穿着蓝色工作服的职工们听说要开大会,以为是要宣布这厂子停产了,情绪都很激动,有些男职工开始骂娘,有些年纪大一些的女职工则是在流眼泪,这些没学历没背景的职工,一直以来全靠厂里发的工资生活,如果一但失去这份工作,她们要想很快重新找到工作很难。

“大家都不要吵了,这是我们的新老板骆濛小姐,她的振威集团将会全资收购我们厂,现在请她给我们大家讲话。”祖厂长扯开大嗓门吼道。

“让她滚出去,我们不要她收购,我们要生活,我们不解散!”

“这些有钱人就知道欺负我们穷人,不管我们的死活,诅咒她断子绝孙!”

台下的工人不知道情况,她们以为我就是要收购她们的厂,然后把她们解散,各种恶毒的语言都向我招呼过来,骂得非常的难听。

台下闹哄哄的一片,我根本没办法讲话。

我索性不说话,听她们闹,闹够了以后我再说好了。

那些工人见我不说话,反而慢慢地安静了下来,骂声也慢慢地少了。

“大家骂够了没有?如果骂够了,那我来说两句,如果我说得不好,你们不满意,那你们再接着骂好不好?”我拿着扩音器说。

“看她长得挺漂亮的,那就听她说两句好了,看她能说出什么花样来?”有男职工说。

“漂亮的女人最坏了,不要听她胡说八道。”有女职员反对。

“你们不要不讲道理,你们先听听骆小姐说什么你们再骂,乱哄哄地像什么话?”也有人挺我。

台下终于还是安静了许多,我这才开始讲话:

“我叫骆濛,我和你们一样,也是万华的人,我出生也不好,从小也没少挨饿,我能理解大家的心情,我现在是振威集团的总裁,我可以代表振威集团说话,而且我说的话都能够办到,请大家相信我好不好?”我说。

没有人应,他们当然不可能那么容易相信我,这一点我是有心理准备的。

“你们可能有些误会,认为我们收购了以后就要把这厂停了,其实不是,你们说的那是东力公司,我和他们不一样,我们一但收购了饮料厂,肯定不会轻易就出售,我们会把这个厂振兴起来,会投入大量的资金引进新的设备,把生产规模扩大,再想办法提高产品的竞争力,这样大家不但不会失业,而且还有可能会加薪。”

我知道她们最关心的是什么,所以我直接先把她们最关心的事给说出来。

“你说的是真的吗?你不会是骗我们的吧?你们有钱人最坏了,说话一向不算数。”有工人说。

“这个世界上好人和坏人都很多,但是绝不能用简单的有钱人就是坏人这样的方法来判定,很多有钱人也一样热衷于慈善,做了很多的好事,有些是为了沽名钓誉,但有些人却是真的行善,当然了,我们也不是好人也不是坏人,我们收购了饮料厂,也不是全是为了行善,也是为了赚钱,但是我们在赚钱的同时不会损害你们的利益,我们把厂子做兴旺起来,以后我们能赚到钱,你们日子也会更好过,这样对大家都有好处,对不对?”我大声说。

“可是我们怎么能相信你说的是真的?”有工人问。

“这个问题问得好,人与人之间最重要的就是相互信任,但信任当然也是需要基础和前提的,我听说厂里现在欠了大家两个月的工资,我准备先从振威调一笔钱过来,先把大家的工资补上,让大家安心地上班,春节快要到了,听说做饮料的春节会是旺季,我希望大家都能鼓足劲干活,春节的时候,我再想办法给大家发些福利,这够意思了吧?”我笑着说。

对于这些工人来说,和他们谈企业远景,说振威上市这些他们一点兴趣都没有,她们最关心的还是把工资拿到手可以养家糊口,我尽量用最通俗的话和他们沟通,不给他们画饼,也不给他们许些空头承诺,直接办实事,把厂里欠他的的工资给补上,这个最有用。

“好!”台下是一片欢呼声。

“以后饮料厂能不能做得好,不能指望我,也不能指望祖厂长,还得指望各位,希望大家好好工作,厂子好了,大家的工资就有保障了,对不对?”我说。

“对!”

工人们听说明天就可以拿到欠他们的工资,情绪一下高涨了,这些朴素的工人,没有太多的邪念和贪欲,他们只是想拿到他们劳动付出后应得的报酬,谁对他们好,他们就听谁的,就这么简单。

“好了,我就说到这里了,我知道大家现在还不能相信我,明天之内,我一定会把欠大家的工资都给补上,就算是以后我们收购不成功,我们也不会向各位讨回这些钱。”我说。

“老板,为什么会说有可能收购不成功?”有员工提出来问。

老板这个称呼真让我很不适应,不过对于他们来说,能发给他们钱那当然就是老板了。

“你们也知道,东力公司也准备要收购饮料厂,在我们没有完成收购之前,基本上这事还没有完全确定下来,所以我才说也许会收购不成功。”我笑着说。

“老板你放心,只要有我们在,我们不会让坏人把饮料厂买走,谁要是要强行买饮料厂,我们就和他拼命!老板你是真心对我们好,我们看得出来,以后我们会好好跟着你干活,谁要买这个厂我们也不同意。”工人说。

“就是!我们以后只跟着骆老板干活,谁也别想把这个厂买走!”工人们情绪又开始激动起来。

我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只要有她们支持我,就算是周宣再怎么强势,他也休想把这个饮料厂卖给东力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