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挑衅/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提着一篮水果,来到周宣的病房。

秦浩的手下下手还真是狠,周宣脸上多处淤青。

“周局长,听说你生病住院了,我特地来看望,希望你早日康复。”我将水果放在桌上。

周宣眼里快冒出火来,“这件事是不是你们做的?”

“哪件事?”我装糊涂。

“当然是打我的事了,别说你不知道我被打了,也别说我被谁打的你不知道!”周宣怒道。

“周局长这话说的,我怎么可能会知道?我也是在报纸上看到你被打的消息才知道的,你该不会是怀疑我让人打的你吧?我一个弱女子,怎么可能做出那样的事,你真是冤枉我了。”我说。

“是凌隽和尚云鹏干的吧?竟然用这种手段,真是无耻。”周宣恨恨地说。

“周局长自己都说了是工人打的,现在怎么又把这事扯到凌隽和尚云鹏身上去了?这是不是太牵强了?我可是律师,我是可以告周局诽谤的。”我笑着说。

“你今天来就是来看我的笑话的吗?看到我被打成这样,你高兴了吧?你可以走了。”周宣没好气地说。

他只是说让我走,没让我滚,那也算是客气的了。

“我今天就是来探望你的,希望你早点康复,对了,你可是此次国企出售小组的组长,很多事情还得等你出院来打理呢,不然那件事只有一直搁置了。”我说。

“你是为这个而来?你不是已经成功收购到了饮料厂了吗,你还想做什么?”周宣问。

“这一次不是有十向家企业要一起打包出售吗,现在事情闹成这样,东力要想收购其他的企业那肯定是不可能的了,因为所有人的企业都已经非常反感东力了,而且通过那段录音,人家都知道你收了东力的钱,现在如果你再把那些企业卖给东力,那不是就证明了一切传言都是真的?”我说。

“你真卑鄙,竟然偷着录音。”周宣恨声道。

“周局长,你不会如此愚蠢吧?那天我是被搜身了的,你觉得我有机会录音吗?”我说。

“当时谈话的时候就只有你和我,不是你录的,难道是我自己录的?”周宣说。

“难道你一直一厢情愿地认为你身边的人都是可靠的吗?你就从来没有怀疑过你身边的人悄悄地放下录音设备,然后把录音放到网上整你?难怪你如此失败,原来你是太过自信了,不对,应该是自负。”我说。

周宣看着我,若有所思。

“难道是饶溪那个贱女人干的?”周宣说。

他果然上当,我心里好笑,“我可没有这么说,饶溪是我师妹,我是不会在她背后说她的坏话的,而且她和你那么好,不会做出对不起你的事吧?”

“哼,如果是她,我绝对饶不了她。”周宣怒道。

“那是你的事情,我就不参加讨论了,咱们还是说回那些要卖掉的企业的事吧,既然现在东力已经不可能收购那些企业了,那不如索性卖给振威好了,振威收购了饮料厂后做得很好,这是有目共睹的,不如索性都卖给我们怎么样?”我笑着说。

“你简直就是做梦,你应该也知道这绝对不可能吧?大不了那些企业不卖,我也绝对不会卖给你。”周宣说。

“周局可真是说得太绝对了,你既然身在其职,就应该多为那些企业作想,我们一但收购了那些企业,我们会注入资金对那些落后的设备进行改造,那些企业会焕然一新,会在振威的统筹之下再创辉煌。这样会增加更多的就业岗位,对万华市的整体经济也是非常好的,你为什么不支持?”我说。

“如果是其他家的企业,我也许会作考虑,但是尚云鹏的企业,我就不会考虑,根本一点也不会考虑!就算是那些企业烂在那里一文不值,就算是那些企业的工人全部都吃不上饭,我也不会把那些企业卖给你!”周宣说。

“很好,这可是你说的!周局长,其实要说卑鄙,我还真是比不上你,你竟然对那些工人的死活不管不问,你不但卑鄙,而且无耻,不过你忘了一句古话,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上一次的录音不是我录的,但这一次我却真的录了音了,这些话我会交给媒体,也给那些所有待出售的企业工人们听听,听一下周局长是如何善待他们的。”我笑着说。

“你真的录音了?”周宣有些慌乱。

“当然是真的了,你肯定想不到我会这样做吧?其实有些招很烂很笨,但是对付你这样的人却很有用,我就是知道你认为我不会再用这样的招式,却就偏偏要用,没想到你果然要上当,你连慎言慎行都还没学会,你有什么资格和尚云鹏他们斗?”我冷笑道。

“你做这些都没用,因为我不会同意把那些企业卖给你,你死了这条心吧。”周宣说。

“好,那咱们走着瞧。”我说完离开了病房。

我没有骗他,我是真的把那些对话给录音了,现在他处于不利的局面,我不能让他缓过气来,我要对他造成连续性的不利影响,让他招架不住。

********************

尚云鹏听完那些录音,摇了摇头。

“怎么了?不清楚吗?你还是你觉得对这些录音对周宣的杀伤力有限?”我问。

尚云鹏点了一只烟,我伸手掐掉。

“就抽一口,想事情的时间抽一口灵感会多一些。”尚云鹏说。

“我这两天咽喉有些不舒服,我吸了你的二手烟会受不了。”我说。

“那好,那我不抽了。这录音只会激起那些工人对周宣的仇恨,如果那些工人因此而发生骚乱,把事情给闹大了,那也不好,我们的目的是要收购那些企业,而不是让那些企业乱成一团,失控的群体不会做出理智的事,这个你应该明白。”尚云鹏说。

我点头认可,示意他接着说。

“而且那些工人一但乱起来,只会让事情更加的复杂,对我们收购并没有多大的帮助,但是这录音还得用,我认为我们把录音交给那些企业的代表,然后让他们联合起来向相关领导请愿,不要让周宣再负责并购的事,那些企业既然已经要打包出售了,肯定不会再恢复到以前的状态,所以要卖出来那是肯定的,只要把那个工作小组的组长给换了,我觉得我们收购的可能性就很大了,因为这是民心所向,领导们也不可能置若罔闻。”尚云鹏说。

“非常的有道理,这件事就按你说的去做,这一次我听你的。”我说。

“其实我有个地方想不明白,你说这周宣到底是收了东力多少钱,为什么他会对一家日资公司如此死忠?”尚云鹏说。

“这个我其实也觉得挺其奇怪的,不过听他的意思,好像还不是钱的问题,只是如果不是因为钱的问题,那是因为什么样的问题让他如此铁了心的要帮东力?一般像他这样的小吏,谁给他的利益多他就替谁做事,但像他这样一直坚持的,倒也是少见得很。”我说。

“如果不是为了钱,那就是为了权了,是不是东力真的有能力把他扶上更高的位置?可是东力只是一家日本公司,他们的影响力还是有限的吧?他们能在万华把周宣这样的小吏扶上更高的位置?我怎么觉得那么不可信呢?”尚云鹏说。

“这确实挺奇怪的,不过不符合常理并不代表不可能,只是我们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而已。”我说。

“咱们不管他到底为什么那么维护东力公司,现在咱们只关心两件事,一是把那些企业收购成功,二是如何把周宣给拉下马。”尚云鹏说。

“其实我觉得收购那些企业我们的工作已经做得差不多了,我认为我们会成功,不过要想把周宣拉下来,那还是有些难度的,他好歹也是个局长,哪能说下课就下课。”我说。

“可这是隽哥的心愿,当年周宣的父亲周琛坏透了,把万华变成一片罪域,按周宣现在的样子来看,他恐怕以后也好不到哪里去,隽哥说的是对的,就是要在他不够强大的时候就要把他给拉下来,他这样的坏人,要是爬上更高的位置,那以后我们可就有得苦头吃了。”尚云鹏说。

“说的也是,可是我们要用怎样的方法才能将他拉下来?以我们目前的实力来看,还是做不到这一点。要不找一下陈先生?”我说。

尚云鹏摇头,“不行,找陈先生这样的方法要是有用,那隽哥早就用了,也不用等到现在了,陈先生是官场中人,官场派系林立,有些小吏表面上没什么什么权力,但他背后有大头,得罪他那就是得罪后面的大头,陈先生自己也是官场中人,恐怕不会轻易去得罪官场中的人,所以这事找他恐怕没用。再说了,我和隽哥都想靠自己的手段把周宣给拉下来,并不想找人帮忙。”

“可我们只是商人而已,就凭我们恐怕很难做到吧?”我说。

“那也不一定啊,当年我们一样斗垮了万华几个有影响力的大鳄,官场有官场的规则,我们自己也有自己玩法,有时候我们的手法更有效。”尚云鹏说。

“那你准备要怎样做?”我问。

“我暂时还没想到用什么方法,但是有一个方向,那就是让他难受,然后让他发火,动怒以后他就会犯错,只要他犯的错足够大,那他位置就保不住了,我们强拉他下来那显然不太可能,但是如果他自己犯错下来了,那就很有可能了。”尚云鹏说。

“那就简单了,要想让一个人发火,最简单直接的方法就是不断地挑衅他,人都是有情绪的,只要不断地挑衅,他肯定会有动怒的时候,在他动怒的时候只要给他合适的机会,那他就会犯错了。”我说。

“言之有理。”尚云鹏点头笑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