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情敌/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不会怪我自作主张吧?”我问。

“你至少应该要和我商量一下的,这样做会让周宣恨死秦浩的。”尚云鹏说。

“秦浩是你的人,周宣本来就对你和隽哥恨之入骨,就算是秦浩不得罪周宣,他也一样会当周宣是仇人,如果你们让周宣给斗垮了,那秦浩又会有好日子过?我这不是利用秦浩啊,我是跟他说清楚情况的,在他同意的情况下我才这样做的,你可不许怪我。”我说。

“如果周宣知道他的女人让我的手下给睡了,那他肯会大怒,都不用反复挑衅了,就这一招就能让他大怒了,只是不知道他会用怎样的招来报复?”尚云鹏说。

“只要他动怒了,他的招肯定不会是经过精心布局的,肯定是非常愚蠢的报复方式,我猜他这一次肯定会犯错,只要他犯错,那就是我们把他拉下来最好的时机。”我说。

“饶溪确实也挺漂亮的,秦浩这小子倒也不吃亏,这么好的事,应该让我来啊。”尚云鹏笑道。

这下我不干了。

“好啊,饶溪就在里面,我现在就带你进去,让秦浩他们走开,让你去和饶溪好,她本来就挺喜欢你的,你要是和她好,她得高兴死了。”我拉着尚云鹏就往里面走。

“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你那么认真干嘛呀你?咱们回家吧。”尚云鹏说。

“我才不相信你是开玩笑呢,你肯定有这样的想法,反正肥水不流外人田,那就让你施美男计好了。”我不依不饶。

“夫人,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我真的就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你不用这么认真的。”尚云鹏赶紧求饶。

“以后不许开这样的玩笑!不然我就当真的。”我说。

“好了好了,我知道错了,不过我真的是开玩笑,饶溪那样的女人,哪能和你相比啊,根本就入不了我的法眼嘛。”尚云鹏说。

**********************

晚些时候,秦浩打来电话,他告诉我说,饶溪果然喝醉了,现在正在他的床上。

这进展还真不是一般的快,这倒是饶溪的风格,只要对上眼,那可以马上就可以直接升级到最后一步。

秦浩告诉我说,他有发了几张香艳的照片给尚云鹏,可以想办法发给周宣看,周宣一但看到那些照片,肯定会跳起来。

挂了电话来到书房,果然看到尚云鹏正在拿着手机看。

“好看么?”我问。

尚云鹏赶紧把手机放下,“这是秦浩发的,他说这些不雅照片直接发给你不合适,所以发到我手机上了。”

“你紧张什么?看到人家的艳照心猿意马了?”我笑着调侃。

“你再这样说我跟你急。”尚云鹏板着脸说。

“我还跟你急呢!让我看看。”我说。

“算了,画面确实不雅,你还是不要看了,我想办法把这照片传给周宣看就行了,这厮看了,恐怕真是要对秦浩恨之入骨了。”尚云鹏说。

尚云鹏既然坚持不让我看,我也能猜得出来那照片肯定是非常的不雅,也没坚持再看。如果是我可以看的,恐怕秦浩就直接传给我了。

“好吧,那我不看了,你自己慢慢看吧,可是这照片如何才能传给周宣看,难不成你直接发给他?这样太明显了吧?”我说。

“这话说得可真笨,我怎么可能会直接发给他,现在最有效的当然就是网络了,有那么好的平台不用,那不是太可惜了?”尚云鹏说。

“那不行,虽然说饶溪不是什么好人,但这件事毕竟是我利用了她,我不想让她的照片放到网上,这样太过份了,如果我们自己做事也毫无原则,那我们和那些无耻小人有什么区别?”我说。

尚云鹏点头,“说得有理,我一时间竟然把饶溪的事忘了,我只想着如何羞辱周宣了,你说得没错,咱们不能做事一点原则都没有,如果是那样,我们就和其他的那些小人没有区别了。”

“所以我不同意把这些照片发到网上去,我认为发给周宣个人,让他知道这件事就行了,不用到处宣扬。”我说。

“好吧,那我明天换张手机卡发给他就行了,就不用发到网上了,这件事你批评得对,我完全接受你的意见。”尚云鹏说。

“你是男人嘛,当然不会考虑到女人的感受,这不能怪你。”我说。

“那也不是,只是你比我细心,这一点我应该向你学习。”尚云鹏说。

“男女的心思差别总是会很大,你也不需要向我学习,再说了,你也学不会,男人要想学会女人,那得多难。”我说。

“好吧,那我不学了,以后如果我犯这样的错误,你就提醒我一声就好了。”尚云鹏柔声对我说。

*******************

时间又过了两天,终于有了动静。

秦浩和几个朋友在一家桑拿浴室里被一伙人袭击,手臂被砍一刀,但秦浩也早有准备,他的人很快赶到,将那些人反追着砍,最后那些人被秦浩的人制服,供出正是周宣指使他们来的。

秦浩押着那一群人去了警察局报案,结果被警察一并扣留。

混混打了架主动报警,这的确算是新鲜事,非常有趣。

我赶到的时候,警察局外聚集了大量的记者。

“骆小姐,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记者问。

“我是受人委托而来。”我笑着说。

“那你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记者追着问。

“我一会把当事人保出来,你们亲自问他吧,听说当事人受了伤,我得尽快把他保释出来让他去处理伤口。”我说。

手续不复杂,加上朱虹已经找过关系,我很快就把保释秦浩的手续给办完了。

秦浩没想到外面会有这么多的记者,这一切,当然是尚云鹏故意安排的。

“这件事很简单,我在桑拿洗澡好好的,后来忽然就来了一群人要砍我,他自己也交待了,是什么招商局的局长派他来的,我想问的是,招商局局长到底是谁啊?我他妈哪里就惹到他了,为什么要派人来砍我?”秦浩面对记者,大大咧咧地说。

秦浩当然是知道招商局长就是周宣,他这是故意说的,他装得很像。

“招商局长不就是周宣么,周局长怎么可能会卷入黑道争斗的事?”有记者质疑。

“我他妈也不相信啊,可是那人就是这样说的,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我也不愿意相信那是真的,可他就是这样说的,周宣给了他两万块,让他来砍我,那孙子真没出息,两万块就能把他给收买了,竟然敢跑来砍我,真是不知死活。”秦浩说。

“这么说真是周局长叫人来的了?”记者问。

“这个问题你们去问他吧,不用问我。”秦浩说。

“可是你和周局长到底有什么过节呢,他为什么要花钱让人砍你?”记者问。

“这你也要去问他,我不清楚,不过我听我女朋友说,她以前有个男友也姓周,不知道是不是那就是那个周局长?应该不可能吧?”秦浩说。

这样的话题无疑是记者最感兴趣的,一听到这样的话题,记者更来劲了。

“你的意思是说,你和周局长是情敌?所以他才花钱砍杀你?不可能吧,你们之间的身份悬殊这么大,怎么可能会成为情敌。”记者说。

我示意秦浩差不多就行了,他心领神会。

“好了,我不说了,一会你们得说我胡说八道了,有什么问题,你们自己去问周局长吧,我也不希望和他为敌,让他饶了我吧,他可是大局长,我哪斗得过他呀,让他放了我,我把那女人让给他就是了。”

这时车已经开了过来,秦浩上车,车很快开走。我当然不能和他一起走。

“骆小姐,那你能不能向我们透露一些细节?”记者围住我。

“我没有什么好透露的,我也不了解内情,我想周局长应该不会因为争风吃醋就买凶杀人吧?这也太恐怖了,我倒是宁愿相信这是假的。”我说。

“这么说你也认为那是真的了?”记者问。

“这个我不好评说,不过我倒认为没有谁会想造一些谣言去和一个局长为敌吧?局长那可是官儿,惹谁也不能去惹官啊,如果你们认为这事有疑点,可以去问周局长就行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司机把车开了过来,这些记者倒也很给我面子,并没有过份围堵,我顺利离开。

最近周宣负面新闻忽然增多,他和媒体的关系也彻底交恶。开始的时候这些记者还因为他是局长有些忌惮,但连续性的负面消息出现后,这些记者就认为报道周宣的负面新闻那是应该的,他一局之长不自重,还想要这些记者闭嘴,哪有这么容易。

这一次的事件出来之后,估计周宣的上级们恐怕也忍不住了得过问一下了。

一个局长参与到与黑道人物的火拼中,这无疑是很大的丑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