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承包/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媒体登出的消息让我们大吃一惊,东力集团官方正式宣布,周宣为东力公司华夏分部新任总裁!

我们有想过周宣会加入东力,但我们实在没想到他竟然会直接升任总裁!这确实出乎我们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一个市招商局局长,从局长位置下来之后,马上接任一个公司的地区总裁,这听起来让人匪夷所思。但却又真实发生。

这件事至少证明一个问题,那就是周宣和东力确实关系非同寻常。周宣曾经说过,他帮助东力,那不是钱的问题,现在看来,他说的还真是有些道理,东力给他的恐怕真的不仅仅是钱。

我正在看着网上的消息发愣,这时电话响了。是凌隽打来的,他告诉我说,让我和尚云鹏晚上到凌家吃晚饭。然后说让我收一封邮建,是他的助理发过来的。

我这才注意到电脑右下角确实有新邮件的提示,只是我一直没注意看而已。

我心里有些奇怪,心想凌隽怎么忽然就要让我看邮件,那邮件里写了什么?

打开邮箱,里面是一份报告,题目是‘承包万华码头经营权的可行性报告’。

打开细读,这报告竟然是凌隽自己亲自写的,他列出了很多的数据,最后归纳出来就是美濠和振威联合承包万华主要码头三十年的经营权,由振威承头来做,美濠协助配合,由美濠以参股的形式进行。但不组建第三方经营公司,所以财务等事项由振威负责,美濠只进行监督。

这无疑是一个大项目,如果把这个项目做成,那振威将控制万华百分之八十以上的码头经营,这是一个垄断性质的项目,当然必须要得到政府支持,就算是政府支持,最后也要有巨额的资金才能运作。

如此详细的资料,想必凌隽是准备了许久,而且是多方考虑后才作出的决定,因为是要和振威的合作,他也没让下面人去弄,他只是让下面人去搜集资料,然后由他自己来写可行性报告,这当然不是为了他自己,而是在帮振威集团。

他希望振威能够做大做强,成为国内一流的商业财团。

我来到尚云鹏的办公室,看到他也在看那份可行性报告。

“隽哥有这么大的想法,为什么一直不告诉我们?原来他暗地里一直在悄悄地作准备,我们都不知道呢。”我说。

“前一阵我跟他喝酒的时候他有提过,他认为振威要尽快扩大规模,只有规模化经营才能让振威的竞争力更强,我说让他出个主意,他说他得想想,当时也就是随便一说,没想到他真上心了。”尚云鹏说。

“隽哥真是有心,他是真心希望我们把振威做好。”我说。

*******************

凌府。

“报告你们都看了吧?如果我是一名职业经理人,让你们对我的工作打分,能打多少分?”凌隽笑着说。

“九十分。”我笑着说。

“最多六十分。”尚云鹏说。

“怎么,尚董事长对我的工作满意度很低?”凌隽说。

“那么大的项目,你竟然不让我们参与制作计划,当然得分很低了,如果你手下背着你做这么大的项目计划,那你会给他多少分?”尚云鹏笑道。

“我一分都不给。”凌隽笑着说。

“你们在说什么呢,这么热闹?”秋荻姐回来了。

“在说公事呢,码头承包的事。”凌隽说。

“我问过了,万华的码头现在还是政府在经营,并不准备承包出去,你的那个计划估计成不了。”秋荻姐说。

“我到过东边码头看过多次了,确实经营很差,一点也没有规划好,比起香城那边的码头,简直差太远了,优势一点也发挥不出来,所以我们得向政府提建议,把码头承包给我们。”凌隽说。

“可你又不是官,你的建议人家能同意吗?”齐秋荻说。

“现在政府每年从码头获得的收入我是调查过的,如果我在他们现在的收入基础上加三成,他们肯定得同意,其他的省份现在也有承包码头的先例,我们也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凌隽说。

“说到底这也是你一厢情愿的想法,政府方面都没有要承包出码头经营权的打算,你却自作主张搞了这么计划,真有意思。”秋荻姐笑着说。

“你先别笑话我,其实这件事我很早以前就跟令狐市长提过了,他当时没有明确表态,只是说可以考虑我的建议,我理解为一种默许,所以说这事应该有戏,并不是八字没有一撇。”凌隽说。

“你倒是挺自信的,令狐市长和你是有些交情,但交情也不是那么深,不然这一次振威要收购那些国企的事,他怎么不肯出手帮你?”齐秋荻说。

“这是振威的事,不是美濠的事,我当然不方便出面去找他帮忙,再说了,如果靠自己的努力就能搞定的事,那为什么要去求人,求人就得欠人情,人情这种东西,能不欠还是最好不欠的好,如果一个收购项目就要去找市长大人,那就太小题大做了。”凌隽说。

“你的意思是这一次你准备承包码头的事,你要去找市长?”齐秋荻说。

“我正有此意,这件事是大事,既然当初市长默许,现在我作了完整的计划,他只要指示一下相关的部门配合一下就行了,而且这不是为我个人谋利,是对万华经济有好处的事,并不存在权钱交易,市长是个有抱负的官,不是像周琛那种只为自己谋利的官,所以我认为他会同意。”凌隽说。

“你为什么现在突然想着要做这件事呢?”齐秋荻问。

“你觉得我做这件事还有其他的目的?”凌隽笑道。

“这只是我的一种感觉,你一方面是想帮振威扩大规模,但肯定还有其他的理由,不然现在年底了,你不会想着来办这件事,至少你也要拖到年初去。”齐秋荻姐。

“知我者,老婆也。我确实还有其他的理由,你们倒不妨也猜一下。”凌隽笑道。

“隽哥应该是想对付东力吧?前一阵东力要一口气收购那么多的企业,明显是想做大,然后打压我们,隽哥应该是想让振威在和东力的竞争中占进先机,对吧?”我说。

“濛濛和我猜的一样。”秋荻姐说。

“那我猜对了吗?”我问。

“差不多就是这样,虽然没有证据,但我始终认为东力公司没那么简单,我总觉得它们大有来头,美濠的实力摆在那里,他们要想打垮很难,但是振威就很难说,虽然说现在好歹是万华第一本土企业,但规模确实不够大,如果有国际性的集团针对振威实施打压,振威还是有危险的,美濠是上市公司,到时我如果要动用美濠的资源来帮助振威,那得通过董事会授权,所以我想让振威尽快强大起来,而且和美濠形成实质性的战略联盟,这样以后振威如果有困难,美濠出手相帮那就简单得多了。”凌隽解释道。

“你目前的假想敌就是东力吧?你认为他们会对振威进行打击?”齐秋荻说。

“不是我认为,是事实上现在他们就在打击振威不是吗?他们挑起振威的合作方来制造危机,这就是一种打击手段,以前我们被人打击,总是被动防御,受到伤害后再去报仇,这一次我不准备被动防御,我要主动出击,我要在他们在万华还没有立稳就让他们主动退出!”凌隽说。

“其实你的意图就是要在力保振威不被打垮的情况下,再和结合美濠的力量打击东力,然后在万华形成绝对的优势。”齐秋荻说,

“没错,我就是这个意思,以前我们处于被动,那是不够强大,现在美濠的总部都搬过来了,再加上振威的本土优势,在这样的优势条件下如果让一家外资公司给打垮了,那真是丢人,我丢不起这人。”凌隽说。

“我赞成隽哥主动出击的主张,而且现在周宣成了东力在华夏区的总裁了,于公于私都要对东力进行打击,如果我们能够说动市长把码头的经营权承包给我们,那我们再提出收购那十几家政府要出售的企业,我们就会更有说服力了。”尚云鹏说。

“没错,只要把这两年事办成,那振威的整个规模就会壮大,就可以大展手脚了,一但振威壮大,再加上美濠的力量,两边对东力联合夹击,我就不信周宣一个小官僚领导下的东力能够招架得住。”凌隽说。

“那你们说说,为什么东力会把这样重要的位置交给周宣这样一个外行呢?”我说。

“这的确是很奇怪的事情,就算是东力想补偿周宣,给个经理职位什么的那也说得过去,可是这一下子就给总裁,真是让人想不通,我今天从公司回来的路上就一直在想,但真是想不明白。”凌隽说。

“或许他们是想利用同宣在万华政界的影响力吧?”齐秋荻说。

“在我看来周宣也没什么影响力吧?一个小小的招商局长,能有多大的影响力?”凌隽说。

“政界的影响力,那可不是看官职来定的,得看他的背后有没有靠山,周宣以招商局长的身份插手国企并购案,本身就说明他还是很有影响力的。”齐秋获说。

凌隽想了想,说了一句:“那唯一的可能就是,周宣背后还有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