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袁先生/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正说着,白色轿车的车门开了,一个穿着皮夹克的男子下了车,向那辆黑色轿车走去。

尚云鹏脸上忽然浮现出一丝笑意,笑得很是诡异。

“你笑什么。”我忍不住问。

“这皮夹克真蠢,他要吃亏了。”尚云鹏说。

“啊?这又是为什么……”

我的话还没说完,那辆黑色的轿车车窗忽然开了一道缝,然后那皮夹克就叫了一声,转身往回跑,却是一瘸一拐的。

“他怎么了?”我问。

“他腿中枪了,你没听到枪声,是因为那枪装了很高级的消音器,完全听不到声音。”尚云鹏说。

“这么厉害?看来那车上的人完全不需要我们的帮忙啊。”我说。

“那倒未必,皮夹克会吃亏,是因为他们轻敌,现在知道那车上的人有枪,他们肯定会开车撞她,只要把车上的人撞受伤,他们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尚云鹏说。

“那黑色轿车上的人竟然有枪,那说明她也不是等闲之辈啊,看来这真是江湖仇杀,我们这样插手,不是给自己找麻烦么。”我说。

“不怕麻烦,万华江湖发生的事,百分之六十以上我们有关,你别忘了我以前是干什么的。”尚云鹏笑着说。

“这么说你是铁了心准备要管这件事了?”我说。

“那也不是,我得保证你是安全的前提下我才会管这件事,如果秦浩他们能很快赶来,那我们就管,如果他们不能赶来,那我们就不管了。”尚云鹏说。

尚云鹏说话的时候,那辆白色的轿车果然向那辆黑色的轿车撞了过去,发出沉闷的响声。

另外一辆黑色轿车也启动了,看意思是要加入撞击。

这时服务区又驶进了一辆黑色商务车,那车直接向那几辆车冲了过去,车窗打开,车里的人扔出一些矿泉水瓶,全部都扔向那几辆车。瓶盖已经打开,矿泉水瓶里装有液体,洒在了那些车上。

“这是秦浩他们吗?”我问。

“是啊,不是他们还能是谁,这小子越来越机灵了,想到用这样的方法。”尚云鹏说。

见我不明白,他接着说:“他们扔出的是散装汽油,他这是要把那些车逼走,如果他们不走,那就扔火过去,那些车就得燃起来。”

“啊?这得多危险呐。”我说。

“混混干的事当然危险,不然怎么能把那些人逼走?”尚云鹏说。

“那他们不知道那些东西是汽油……“

我这话还说完呢,商务车上又扔下一个汽油瓶子,这一次那瓶子是着了火的,只是扔在了旁边,这是在向那些人警示,赶紧离开,不然我们就要扔火了。

几百米以外就是加油站,这行为真是危险之极。

那几辆车果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向后倒退几步后,冲出了服务区,他们估计得赶紧找地方把车上的汽油给洗了,不然遇上明火有可能会燃起来,还好外面雪下得够大,降低了他们车辆自燃的风险。

“厉害,你这群兄弟果然个个都是一肚子坏水,这种主意都想得出来。”我笑道。

“这样的招太普通了,还有更精妙的,以后再让你见识。”尚云鹏有些得意。

“我才不要见识,你们的手段都太危险了,让人心惊胆战的。”我说。

这时商务车上下来几个人,为首的正是秦浩。

尚云鹏赶紧摇下车窗大喊:“浩子,那车上的人有枪,不要靠近!”

这时那辆黑色轿车的车门打开了,一个穿着红色皮衣的女子从车上下来,手里果然握有枪,她鲜红的皮衣在夜里看起来有诡异而又惊艳。

她直接向我和尚云鹏的车走了过来,一直举着枪。

尚云鹏摇下车窗,对着那女子叫道:“不要误会,我们只是想帮你。”

那女子我好像在哪里见过,很是眼熟,待走近一看,还真是熟人,她是素季,上次差点把我和尚云鹏炸飞天的缅甸毒枭之女素季,也或许可以说,是金三角新崛起的毒枭素季。

“原来是你。看来我多管闲事了。”尚云鹏说。

“没想到救我的是你,你为什么要救我?”素季问。

“我要说路见不平拨刀相助,你肯定不相信,因为我自己也不相信,还是说实话吧,我不知道车上的人是你,只是见他们一直追一辆车,所以想看看到底是哪些人在厮杀,好奇心太重就是不好,我竟然无意间帮了你,是不是还得向你道歉,我不应该多管闲事?”尚云鹏说。

“谢谢你。”

素季说完三个字,转身就走。

“那些追你的人有可能就在附近又聚结了人要对付你呢,我看你还是先避一避吧?”尚云鹏说。

素季转身走了回来,拉开车门上了我们的车。

“让你的人把我的车开走吧,我跟着你们走。钥匙在车上。”素季说。

“我只是劝你小心一点,没说要让你跟我走。”尚云鹏说。

我觉得尚云鹏这话说得太过生硬,有些替他觉得不好意思,赶紧笑着说:“他不是那意思,只是想问你现在要去哪里。”

话说完我才发现,我说的虽然没有尚云鹏说的那么生硬,其实意思也还是要让素季自己走。

“你们既然帮了我,那就再帮我一下吧,我现在被人追杀,请务必再帮我一下,拜托了。”素季说。

“我们帮你倒也没什么,只是你一直把我当成你的杀父仇人,你现在坐在我们车里,手里还握着枪,要是朝我后脑来那么一下,我这不是自寻死路了?”尚云鹏说得倒也直接。

“以前我们之间是有些误会,但我现在已经知道你们不是我的仇人了,我不会对付你们的。”素季说。

这时秦浩跑了过来,“鹏哥,什么情况?”

“你们把那辆车开走吧,辛苦兄弟们了,回头有事我再联络你们。”尚云鹏说。

“好,那我们先走了。”秦浩说。

尚云鹏回过头去,“虽然我不怕你,但我得保证我老婆的安全,把你的枪给我。”

素季把装了消音器的枪递给尚云鹏,尚云鹏把枪递给我,“如果她乱来,你就开枪打她,不用手下留情。”

我心里暗骂尚云鹏真是脑子进水了,我从来没碰过这样的玩意儿,根本不会使,又怎么可能会开枪打人,就算是我会使,就我这胆子也不敢开枪。

“我知道你不会,我逗你呢,我相信素季小姐对我们没有恶意,我只是逗了你玩。”尚云鹏笑道。

“你们放心,我对你们真的没有恶意了,之前我认为是我们杀了我爸爸,但我现在知道我爸爸其实没死,他还活着。”素季说。

“你爸还活着?这倒是有趣了,那你之前为什么说他死了?”尚云鹏一边发动车驶出服务区,一边问素季。

素季没有马上回答,她什么也没有说。

“算了,你不愿意说那就算了,反正之前也只是你一厢情愿地认为是我们杀了你父亲,我们一直都说我们没有杀他,你死活是不相信,现在证明你父亲没死,那你应该想一想,当初传出说我们杀了你父亲的人到底是谁,这个人肯定没安好心,他分明就是把你当枪使。”尚云鹏说。

素季还是没有说话,对于这个问题,她似乎不太想多说。

她不愿多说,尚云鹏也没有再问,车里陷入沉默。

“上次的事,真是对不起,我向你们道歉。”素季说。

“道歉就算了吧,你差点把我们炸上天,如果真的引爆了,我们早就粉身碎骨了,哪里还有机会听你说道歉,我们虽然不是小气的人,但那样的事道歉确实没什么意义。”我说。

“骆小姐,如果你知道谁杀了你的父亲,那你恐怕也会像我那样做的,毕竟杀父之仇不共戴天。”素季辩解道。

“我能理解,所以我没有怪你,不过你至少要弄清楚事情的真相才动手,你那样轻易就听别人说的话,真是太愚蠢了一些,并且上次的事你并不是只是为了报仇,而是为了钱,你只想要振威集团,幸亏没让你得逞。”尚云鹏说。

“这其实也不是我的主意,也是别人给我出的主意,那个人说了,如果我把振威集团弄到手,那以后我就以做实业的名义在万华生活,再暗地里借用振威的网络在华夏卖毒,这样生意就会好做许多了。”素季说。

“这个主意倒也真是不错,当时我们也是这样分析的,给你出这个主意的人是谁呢?算了,我问了你也不会说,不如不问。”尚云鹏说。

素季又不说话了,她还真是到关键时刻就不说话。

“今天如果不是你们,那我就惨了,我是真的想谢谢你们。”

许久,素季这才又开始说谢。

“濛濛已经说过了,不用道歉,也不用说谢,如果我们知道那车上的人是你,也许我们就不会救你了,所以你不必感激我们。”尚云鹏说。

“但你们救了我是事实,不管是有意救我,还是无意间救的,那都是救了我,我就告诉你们一个秘密吧,其实周宣是袁先生的人,我之前一直能够掌握你们的信息并制定相应的策略来对付你们,都是袁先生在帮我。”素季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