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心冷/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雪越下越大,我们的车终于到了尚云鹏的别墅。

素季是江湖中人,倒也不拘束,到了别墅后就去客人专用的洗浴间洗了澡,换上我给她准备的衣服。

“有酒吗?这天冷得厉害,我得喝一杯驱寒。真是无法想像竟然有这么冷的冬天。”素季说。

“要白酒还是红酒?”我问。

“红酒吧,白酒太烈了。”素季答。

这人倒还真是有些女中豪杰的意思,之前还和我们是仇人,这一下子就把这里当成了她家了。

我给她倒了一杯红酒,她接过去喝了一大口。

“你是万华本地人吗?以前万华的冬天都这么冷吗?”素季问我。

我点点头:“是啊,我就在万华出生,以前的冬天,比这还要冷。现在全球气候变暖也影响了万华,雪明显没有以前多了,不过今年好像又多了起来,为什么要这样问?”

素季笑了笑,“我以前只到过华夏的混明,那里的冬天也不冷,所以我无法想像会有这么冷的冬天。”

我这才反应过来,他是缅甸人,缅甸的冬天,不但不冷,而且还有些热,所以她对冬天的理解没有那么深刻,现在她终于知道了什么叫真正的冬天。

“万华算是好的了,在北方,现在已经零下二十几度了,那更冷得厉害。”我说。

“果然要经历过才知道究竟有多冷,以前我爸说华夏很冷,我还不相信呢。”素季说。

我不想和她再闲聊下去,我其实最想问的问题是,袁先生到底是谁?之前她在车上说了袁先生,但却并没有说清楚袁先生到底是谁,她似乎还在犹豫要不要把一些事情告诉我们,我们虽然救了她,但她还没有把我们当成她的朋友。

这倒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我们也还没有把她当成朋友,要不是想从她的嘴里打听到更多的东西,我都不同意尚云鹏把她带回家里来。

“你先生呢,他很讨厌我吗,为什么不和我一起聊天?”素季问我。

“他在书房看书,不是讨厌你,他只是觉得我们两个女人聊天会更好沟通一些。”我说。

“他还看书?混得这么好还看书,难怪这么厉害,我很喜欢你先生,她比凌隽还狠,我更喜欢他,我最喜欢的男人类型,就是你先生这样的。”素季说。

我心里很想吐槽:你当初看上凌隽,现在知道凌隽结婚了,你不可能又打我男人的主意吧?是不是也太不要脸了?

不过这话我没说出来。

“你别误会,我只是说喜欢他这种类型而已,并没有其他的想法,让你先生出来陪我们一起聊天吧,我有事要告诉他。”素季说。

“其实你跟我说也一样。”我心里还是有些反感她刚才说的话,虽然我知道她只是随口说说。

“有些事我说了他能听得明白,但你就未必听得明白,所以你最好还是让他跟我交流,这样避免你给他说的时候传达得不够清楚。”素季说。

我想想也是,只好来到书房,“素季美女说要和你聊天呢,她说你是她喜欢的那种类型,和凌隽相比,她更喜欢你,你的桃花运又来了。”

“这怎么又吃上醋了?日子不对么?我带她回来只是想从她那里打听到一些有用的情报,可没有其他的想法,如果你不舒服,那我们现在就把她赶走好了。”尚云鹏说。

“我说的是实话呢,她真是这样说的,她说你比凌隽更狠,所以她更喜欢你。”我说。

“别废话了啊,她是不是要告诉我们袁先生是谁?”尚云鹏说。

“有可能,你出来吧,她说有话要对你说。”我说。

素季自己又倒了一杯酒,一口闷下,“喝了两杯感觉暖和了一些了。”

“我家里的空调没坏啊,有这么冷么?”我表示不理解。

“身冷,心冷。”素季说了一句我和尚云鹏都听不懂的话。

“身冷倒也容易解决,多穿衣就是了,如果心冷那就不好解决了。”尚云鹏倒了一杯酒,轻轻喝了一口。

“我后来回到缅甸,又重新查了我爸爸的事,最后终于查出来说我爸被你们杀了的人是谁了。”素季说。

“是谁?”我忍不住问。

“是他爸呗,金三角之王,蒙巴大司令。”尚云鹏说。

“你怎么知道?”素季一脸惊讶。

“这并不难猜啊,你爸是金三角之王,势力不小,既然他没有死,那他要找到你并不难,但你却不知道他没死,那说明什么,说明他不想让你知道他没死呗。”尚云鹏轻描淡写地说。

“你果然好厉害!难怪我会输给你们。”素季说。

“你就别夸我了,这不难猜。”尚云鹏说。

“那你说说,我爸为什么不让我知道他没死?”素季问。

“这也很简单,你爸最初的时候是不想暴露自己的行踪,不想让缅甸政府军抓到他,后来他见你没事,还组织了自己的势力,他就希望利用你来报仇了,你是女的,要潜入华夏报仇自然就简单很多了,他希望你能杀了我们,报当年之仇,事实上你也差点就做到了,蒙巴司令不愧是金三角之王,果然够狠,自己的女儿都舍得利用。”尚云鹏说。

“你这么厉害,那你知道袁先生是谁吗?”素季问。

“这我就真的不知道了,首先我并不厉害,就算是我真的很厉害,要想猜出一些事情,那也得有线索才行,总不能凭空想像出来。”尚云鹏说。

“那倒也是,袁先生其实就是有凤来仪山庄的老板,他是一个很厉害的人,还记得你们到山庄去渡假的时候,你被人下了药吗,后来害得你和雷震海翻脸,你也不想想,我一个外地人,如果不是内部有人帮忙,我怎么可能知道你们会在那里出现?”素季说。

“万华有人帮你这事我们是早就想到了的,只是我们不知道是谁在帮你,在万华我们树敌太多,谁都有可能是我们的仇人,只要是我们的仇人,那就有可能会帮你,这一点也不奇怪。没想到竟然是那山庄的老板,他和我们有什么仇,他为什么要帮着你害我?”尚云鹏说。

“他很神秘,他说他和你没仇,说来你也许不信,我其实没有见过他的真面目,我和他的联系,都是通过周宣来完成,我只知道他姓袁,我们都叫他袁先生。”素季说。

“他既然帮过你,那你为什么要告诉我们这些,这不是等于是背叛了袁先生吗?”尚云鹏问。

“你们救了我,作为报答,我当然得透露点什么让你们知道才行。”素季说。

“这个理由倒是挺好,其实对于那个袁先生是好人还是坏人我倒不感兴趣,在我的眼里,只有仇人和恩人,就算是他是好人,他对付我,我也一样要对付他,就算是他是坏人,如果他对我好,我也一样加倍会对他好,就这么简单。”尚云鹏说。

“袁先生的身份虽然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常期居住在那个渡假村,那个渡假村就是他的产业。你如果要想找寻仇,可以去那里找他。”素季说。

尚云鹏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

“你笑什么?你不相信我?”素季说。

“我当然不相信你,你忽然凭空就编出一个袁先生来,还是渡假村的老板,让我去找他寻仇,这听起来难道不可笑?如果你设了套让我钻,我直接去把那袁先生给干掉了,那我岂不是比猪还要蠢?”尚云鹏说。

素季笑了起来,笑得很开心。

“我还以为你是号人物,没想到你如此胆小,那你当我没说好了。”素季说。

“在你眼里我是不是号人物我一点也不在意,因为我根本不在乎你对我的看法,至于那个袁先生,我确实不相信,你没见过他,不知道他长什么样,也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是什么,和我们有什么仇怨你也不清楚,这好像就是天下掉下个袁先生,我要是因为你一句话就去奔忙找那个袁先生,我真是蠢透了。”尚云鹏说。

“你们华夏有一句话说的是话不投机半句多,我忽然觉得没兴趣和你聊天了,谢谢你的酒,我要在你家里借宿一晚,可以吗?”素季说。

“如果我说不可以,你有地方可去吗?你认为在万华除了我,有人能保护到你吗?如果那个袁先生如果能保护到你,那你今天也不会受到他的追杀了。”尚云鹏说。

“你怎么知道是他在追杀我?”素季说。

“猜的呗,没想到让我猜中了。”尚云鹏得意地笑道。

“原来刚才你只是在激我?想让我说出更多关于袁先生的信息?”素季问。

“随便你怎么想了,如果愿意,你倒不妨说说,曾经帮过你的袁先生,现在为什么要找人追杀你?”尚云鹏说。

“是我爸让我潜回万华来找他的,说是让我看看最近万华是什么情况,没想到他突然变脸想扣下我,幸亏我收买了他的手下把自己跑出来了。”素季说。

这事好像越来越有意思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