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机会/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宣还是很自信的,他真的去云宁见了素季,然后被困在云宁的一家酒吧里,酒吧里里外外全是尚云鹏的人。

也许对于周宣来说,素季再厉害也只是个女人,在大多数男人的眼中,女人始终是弱势的,他料定素季不能把他怎么样。

也或许周宣认为他只要见到素季后把消息传给袁先生,袁先生就可以带人把素季抓到,只是他没想到的是,他见到素季的时候就会马上被控制,他再无机会把消息传出来,他的手机也被尚云鹏的人没收以后扔进了下水道,用秦浩的话来说,那就是让手机定位什么的,见他妈的鬼的去吧。

我坐在酒吧的另一个房间里通过电脑看监控画面,现在的摄像头真好,绝对的高清,周宣的表情看得一清二楚。

他已经有些烦燥了,不断的地抽烟,坐立不安。

他旁边的素季就安稳许多,竟然还拿了一本书在看,看的书也很有意思,竟然是《红楼梦》,一个毒枭少主竟然能静下心来看宝二爷和林妹妹的那些闲事,真是厉害。

“你他妈到底什么时候才放我走?”周宣竟然也说起了粗话,可见他已经烦躁之极。

素季放下书,看着周宣。

“难道你没看出来吗?我也是受害者,我也不能自由活动了,如果你不说出袁先生到底是谁,不仅你走不掉,我也走不掉。”素季说。

“分明就是你这娘们有意害我,把我约到这里来,把我给困住了……”

周宣的话还没说完,素季站了起来,她走过去啪啪地抽了周宣两耳光,周宣被打得有点懵,愣愣地看着她。

周宣以前是官二代,出身优渥,据说很有教养,打架这样的事,肯定是没干过的,现在被素季打了几耳光,他竟然也没有还手。

我不禁好笑,素季的里基因里果然有毒枭的野性,表面看起来温柔,其实狠着呢。

“我在华夏念过书,所以我知道‘娘们’不是好的称呼,你再敢这样不礼貌地称呼我,我就弄死你。”

话说得很狠,至于她到底有没有本事把周宣弄死,这倒不好确定。

“是不是你和凌隽串通好了?还是齐秋荻,或者尚云鹏?”周宣问。

周宣提了那三个人,却没有提起我,这一次他肯定想不到这主意是我想出来的。

“你真愚蠢,我随便约你,你就来了?来了不说点秘密出来,还妄想就这样走掉?你觉得有可能吗?”素季说。

“你少废话!我是不会透露袁先生的秘密的,有本事让凌隽他们自己查去!没本事就别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我只要从这里出去,我就告你们非法拘禁。”周宣说。

素季叹了口气:“你还真是蠢!你现在说这样的狠话有用吗?现在你都被控制了,如果把你弄死在这里,再一把火烧了这酒吧,那才叫尸骨无存,你告谁去?到地下告阎王去?”

周宣不说话了,他应该是把素季的话给听进去了。

“你还是把能说的都说了吧,这样让我也早点可以脱身。要不,你告诉袁先生的联系方式,让袁先生来救你?”素季说。

“你也知道袁先生的手段,我怎么能说呢?我是绝对不会说的,让他们死了这条心吧。”周宣说。

我心里真是纳闷,这个周宣为什么就对那个袁先生如此忠诚?是因为畏惧,还是因为其他原因?

这时有人推门进来了,竟然是尚云鹏。

“你怎么也来了?你不是说没空的吗?”我说。

“我不放心啊,我把手上的事做完就坐高铁过来了,周宣是不是不肯透露那个袁先生的任何信息。”尚云鹏说。

“是啊,他什么也不肯说,没想到这个周宣竟然对袁先生如此忠诚,竟然什么也不肯说。”我说

“那就放了吧,不要让周宣失联的时间太长,不然会有人报案了。”尚云鹏说。

“可是现在什么也没问出来,这怎么能放了他呢?如果放了,那我们不是白忙活了?”

“也不是白忙啊,先放了再说吧,目的已经达到了。”尚云鹏说。

“什么样的目的?”我有些不明白。

“放了你就知道了。”尚云鹏说。

“好吧,既然你不说,那我也不问了,其实,我已经猜到你的意思了。”我说。

“你那么聪明,当然是能够猜到的。”尚云鹏说。

******************

周宣出了酒吧,果然马上报警。

警察赶到后,扣押他的人早就撤走,没有任何的证据他曾经被扣押过,他身上并没有任何被限制自由的痕迹,因为他在酒吧里本身就是自由的,而素季更是早就走了,只有周宣一个人说有人扣押他,完全就是自说自话。

在警察局做完笔录后,周宣开车回万华。

在周宣动身之后,我也和尚云鹏从云宁往万华赶。

晚上十二点,我们终于回到万华。天越发的冷了,有点呵气成冰的感觉。

这时尚云鹏的电话响起,听他接电话的内容,应该是秦浩打来的。

周宣从云宁回来后,从他下高速到进入市区开始,秦浩的人就已经开始盯上了他。

他不肯说出袁先生的底细,但是袁先生却并不知道他到底说没有,我们估计,他会想办法和袁先生见面。

这就是尚云鹏说的要达到的目的,周宣长期和袁先生没有见面,现在我们这么一搅,袁先生肯定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也想知道周宣到底有没有透露他的底,和他见面的可能就大得多了。

但是以袁先生的狡猾,当然不会很快和周宣马上见面,更大的可能是,周宣会主动去找袁先生,因为他得报告他被绑的事。

这样的冷天要让兄弟们一直跟着周宣,确实是很困难的事,但是也只有二十四小时跟着,才不会错过周宣和袁先生会面的时间。

“你饿不饿?要不是吃些东西?”尚云鹏问。

“太晚了,不吃了吧?”我说。

“那就是饿了,我们去找家不打烊的餐馆吃东西吧?”尚云鹏说。

“算了,太晚了,明天我还有早会呢,熬夜明天状态不好,会影响工作的。”我说。

尚云鹏伸手过来摸摸我的头,“真是辛苦你了,要不我明天去上班处理事情,你在家里休息一天吧?”

我摇头,“那可不行,我的工作你不能替代,我负责的事,我当然要继续跟进,不然就会把节奏打乱了。”

“那辛苦你了,等振威上市成功,咱们也休长假,顺便把婚给结了。”尚云鹏说。

“到时再说吧,我还没想好要不要嫁呢。”我笑着说。

“我知道你的意思,你不就是想着一定要等阿姨出来再嫁么,其实我这一段时间一直暗中办这件事,估计年后阿姨就能出来了,开心不开心?”尚云鹏说。

“真的?你是怎么做到的?”我很好奇。

“你忘了我现在有钱了,只要有钱,很多事都还是能办得到的,上次不是就已经快要出来了么,只是后来发生了变故,这一次我都是秘密在办这件事,希望不要再有任何的波折才好,这一段时间你先忍一下,就不要去监狱看阿姨了,这件事我来办就好了。”尚云鹏说。

“好吧,那就拜托你了。”我说。

“咱们俩还说这种客气话,以后不许再说这些。”

尚云鹏的话还没说完,电话响了,又是秦浩打来的。

尚云鹏接完电话,有些兴奋,“周宣开车往官邸会所方向而去,这么晚了他竟然还要去和人见面,这个人极有可能是袁先生!”

“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急着要和袁先生见面了,难道他一点防备都没有吗?”我说。

“也许是有重要的事情吧?不然不会这么晚赶着去见面,再说现在晚了,他觉得反而更安全吧,只是他没想到的是我的人会二四十小时都跟着他,这一下他失算了。”尚云鹏说。

“人都是会失算的,那个袁先生肯定也不会想到我们会这么晚还派人跟着周宣,想必他也是有重要的事要告诉周宣吧。”我说。

“我先送你回去吧,然后我要去官邸会所,我要亲自见识一下这个袁先生到底是谁。”尚云鹏说。

“是啊,在万华发生的这么多事,估计都和这个袁先生有关系,这么重要的人物,不仅是你想见见,我也想见啊,我得和你一起去。”我说。

“你不是说明天还得上班么?你如果和我一起去了,那会更晚。”尚云鹏说。

“管不了那么多了,大不了就把明天的会延期就行了,这件事我一定得参与才行,我也想知道到底这个袁先生是何方神圣,竟然有这么大的能耐兴风作浪。”我说。

“那好吧,那我们要不要通知隽哥?”尚云鹏问。

“我认为暂时不用通知了,现在太晚了呀,估计他们都睡下了,我们查清楚了告诉他,不也一样么。”我说。

“那好吧,我们现在就去官邸会所。”尚云鹏说。

“可是他们在会所里见面,我们要闯进去吗?”我问。

“这也是个问题,如果我们硬闯进去,那担心他们报警,如果在外面等,那又担心他们会面后溜掉。”尚云鹏说。

“我觉得不能闯,官邸会所里面过道很长,等我们闯进去了,那里面的人也听到动静了了,到时警察来了会更麻烦,我们先过去见机行事吧。”我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