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你可一定要来/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和尚云鹏把车开到官邸会所附近,还是拿不定主意要不要闯进去。

“我还是认为不要闯进去的好,闯进去不一定能见到袁先生,但一定会招来警察,我们非法闯入,那肯定是要负责任的。”我说。

“那我们就眼睁睁着着这次机会溜走?会不会太可惜了?”尚云鹏说。

“以后机会多的是,也不急于一时,如果因此而闯出什么乱子来,那才是得不偿失。你现在的身份也不像以前是混混了,做事一定得谨慎才行。”我说。

“这我知道,所以我不会乱来啊。”尚云鹏说。

“主要官邸会所是在市区,要是渡假村,倒可以闯一闯,只是渡假村又太大,闯进去也未必能找到袁先生。”我说。

尚云鹏听了,忽然不说话了,而是拿出了电话。

“浩子,守在渡假村那边的人,都撤了吗?”尚云鹏是打给秦浩。

“没呢,没敢全撤,还留有两个弟兄在那边,他们住在渡假村旁边的农户家里,一直在观察动静。”秦浩说。

“那两个人机灵吗?靠不靠得住?”尚云鹏问。

“当然靠得住了,也挺机灵的,都是那种鬼主意多的人。”秦浩说。

“那好,让他们在渡假村捣乱,越乱越好,最好是放把火什么的最好,总之动静越搞得大越好,搞完就跑,不能让人给逮住。”尚云鹏说。

“放火?现在?”秦浩以为听错了。

“没错,就是现在,也不一定要放火,总之就是要捣乱,而且是破坏性极大的乱子,如果能把那渡假村一把火烧了更好。”尚云鹏说。

“好,我知道了,我马上通知他们,鹏哥你放心,那些人别的本事没有,要说捣乱,那肯定是一流的。”秦浩说。

“行,那就赶紧动手,越快越好,动静闹得越大越好。”尚云鹏说完挂了电话。

“既然动静闹得这么大,我现在倒认为有必要通知隽哥一声了,至少让他知道发生了什么。”我说。

“你知道我这样做的用意?”尚云鹏问。

“我当然明白了,现在可以确定袁先生就在官邸会所,渡假村是他的老窝,如果那边发生大事情,他当然会急着赶回去处理,所以现在如果这会所的停车场里驶出一辆豪车,而且这辆车是向着渡假村方向而去,那这车里百分之九十就坐着袁先生了。你这是要打草蛇蛇了,或者叫引蛇出洞也行。”我说。

“不愧是我老婆,果然我一做事你就能明白我的心思。”尚云鹏笑道。

“现在还不是你老婆呢,你先打电话通知隽哥一声吧。”我说。

“好,我现在就打电话给他,事情紧迫,只好打扰他了。”

尚云鹏拨通了凌隽的电话,把情况都说清楚,凌隽也有些兴奋,说今晚一定要搞清楚袁先生到底是谁。

等待的时间非常难熬的,等了约半小时,周宣率先出来了,他直接开车走了。

又过了两分钟,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走了出来,这人穿着一件黑色大衣,还戴着一个礼帽,因为帽缘压得很低,看不清楚长什么样。

这时一辆凯迪拉克驶了过来,他打开车门上了车。

“原来他的车根本没停在会所里,是放在其他地方。”尚云鹏说。

“你觉得这人就是袁先生了?”我说。

“应该是吧,他大晚上的还戴个帽子让人看不出来他的真面目,必然是有秘密的人,我看他就是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袁先生了。”尚云鹏说。

“那我们现在跟上去吗?”我说。

“当然。”尚云鹏发动了车。

黑色的凯迪拉克开得很快,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过了,街上的车流也越来越少,这样跟车倒也容易得多了。

“我们还是不要跟得太近了,不然会被他发现的,现在街上车少,很容易发现我们就在跟着他。”我说。

“你说得没错,但我们肯定会被发现的,出了市区车更少,到时我们要是不跟近,那就有可能跟丢,如果跟近了,肯定会被发现。”尚云鹏说。

“那怎么办?”我问。

“没事,这一次他休想跑掉,你看后面,秦浩的他们也已经跟上来了。”尚云鹏说。

车辆很快驶出市区,上了环城高速,向渡假村方向而去。

“那我们一直这样跟着吗?”我问。

“等下了高速,到了僻静一些的路上再把他截停,现在车速太快,如果强行截停他太危险了。”尚云鹏说。

“我有些紧张。”我说。

“不用怕,有我呢,很快就会揭开谜底了,这是让人兴奋的一晚,我倒要看看这个无所不能的陈先生到底是何方神圣。”尚云鹏说。

正说着,前面的凯迪拉克忽然就下了高速,我们只好也跟着下了高速。

在我们还在收费站付费的时候,前面的凯迪拉克忽然加快了速度,以非常快的速度向前冲去,他是要摆脱我们!

但我们很快就把费交清了,那车并没有摆脱我们的视线,尚云鹏又加油追了上去。

这里还没有到渡假村,这里是一个镇。

凯迪拉克很快就冲出了镇,然后又进了一个村,说是一个村,好像也说不过去,因为这里只有一个砖瓦厂和一户人家。

凯迪拉克忽然停下了,我们也只好跟着停下。

“濛濛,我们上当了。”尚云鹏声音有些紧张。

我从没见过他如此紧张,他不是担心自己,是因为我在他的身边,他担心我的安全。

“怎么了?”我问。

“秦浩他们没有跟来,应该是被拦在镇上了,姓袁的知道我们跟着他,所以特意把我们引到这里来,我们有麻烦了。”尚云鹏说。

那一户人家本来都已经关了灯了,现在却忽然亮起灯来,走出了几个手持武器的男子。显然尚云鹏说的是对的。

“你不要下车,我下去和他们周旋,你爬到后座去躺下,他们应该想不到车里还有一个人。”

“我们为什么不现在马上掉头就跑?”我问尚云鹏。

“来不及了,这路不宽,要掉头没那么容易,如果在我把车打横掉头的时候那辆车撞过来,那我们就会被卡在车里。撞中车的腰身伤害是最大的。”尚云鹏说。

“那我们就一起面对,你不能把我一个人扔在车里。”我说。

“我下去先和他们周旋,你只要在车里不出来,他们应该想不到车里还有人,你就是安全的。”尚云鹏说。

“我不要,你这样下去太危险了,我不要你冒险。”我说。

“一个人冒险总比两个人冒险强多了,你要听话,不许胡闹,我也许有办法对付他们。”尚云鹏说。

我心里难受极了,早知道我就不跟来了,如果我不跟来,也许他就能跑得掉。

“下来吧,不是一直跟着么,怎么还不下来?”

这时凯迪拉克上下来一个人,冲着我们的车大喊,已经是凌晨时间,这里本来就静,他这一声大喊惊得两条狗狂吠起来。

这人不是之前我们看到的那个穿风衣戴礼貌的袁先生,应该是他的司机兼保镖。

我没有能够阻止尚云鹏,他已经打开车门下了车,我只好只爬到后座上躲了起来。

“我是来见袁先生的,不要紧张。”尚云鹏说。

他向凯迪拉克走去,却忽然拉开车门上了车,然后又迅速关上了车门。

我不知道那车里发生了什么,但我知道那车上坐着袁先生,而且我还知道,尚云鹏的衣袋里,永远有一把锋利的匕首,据说他是道上最会用匕首的人,没有之一。

那个司机拉开车门,说了一句:“你不要乱来!”

车里的尚云鹏说了什么我听不到,我只是看到那司机又把车门关上了。

我大概能够猜出发生了什么事,尚云鹏拉开车门上了车,用他随身携带的匕首控制了车上的袁先生,那司机让他不要乱来,但他告诉司机也不要乱来,司机怕他伤害袁先生,只好听话将车门关上。

也就是说,他现在控制了袁先生,至少暂时袁先生的那些人不敢乱动了。

我这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尚云鹏就是尚云鹏,在这样的逆境中,他也能保护好我和他自己。

现在只能僵持下来,我们现在唯一得救的希望,就是凌隽。

凌隽一直没有出现,但他肯定不会不出现,因为他知道我们今晚要干什么,所以他一定会赶来,只是他和秦浩他们一样,在路上被人给截住了。

但我相信他能摆脱,然后赶到这里帮我们脱困,因为他是凌隽,就像他毫无原则地相信尚云鹏一样,尚云鹏也毫无原则地相信着他的生死兄弟凌隽,他现在要保持这种原状,就是在等凌隽,他坚信凌隽会赶到,然后和他一起扭转局面。

虽然我心里慌得厉害,但我也只有选择等待。我伏在车里,一动都不敢动,如果袁先生的人知道车上还有一个人,他们一但控制了我,那就没有扭转局面的机会了。

天空又开始下起雪来,是那种沙沙的雪粒,车里空调已经关了,我身上越来越冷。但我还是不敢动。

尚云鹏和袁先生都没有从凯迪拉克上下来,很明显我的判断是对的,尚云鹏真的控制了袁先生,就这样一直维持着现状,等凌隽赶来。

我心里忍不住念叨:凌隽,你可一定要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