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原来是你/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了许久,凌隽还是没有出现。

我的身上已经全部冻僵,因为长时间一动不动,我腿脚也开始发麻,我试着动了两下,还好,没人发现。

天终于亮了,雪其实也没多大,下一会停一会,最后也只是在地上铺浅浅一层。

这时,突然传来了汽车引擎的轰鸣声,声音越来越大,应该不止是一辆车,至少是十辆以上。

我的第一想法就是,凌隽到了!

因为我们的车堵住了路,来的那些车辆只好依次停下,十几辆车,来了三十多人。

这些人有些我见过,有些我没见过,但我知道都是尚云鹏和凌隽的人。

凌隽打开车门,“濛濛你没事吧?”

“我没事,云鹏在那辆凯迪拉克里面,他胁持着袁先生。”我赶紧说。

“我昨天跟来了,到镇上后遭到拦截,我就知道中计了,我只好先逃回去带人过来,没事了,濛濛。”

凌隽帮我把车启动,将空调开到最大,他知道我肯定冻坏了。

凌隽带来的人形成一个包围圈围住了那辆凯迪拉克,砖瓦厂里出来五六个男人,有些人提着大砍刀。

械斗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因为人数确实悬殊太大,而且凌隽带来的都是狠角色。很快摆平那几个人。

尚云鹏却还是没有下车,秦浩的人上了车发动了那辆凯迪拉克。

我明白了,他们是要把袁先生劫走,先离开这个地方。

排在后面的车依次开始倒车,离开砖瓦厂。

凌隽上了车,“还好吧?是不是冻坏了?”

“我还好,不过确实冻得厉害,幸亏你们来了。不然我都快要冻死了。”

“其实你可以自己开车往后倒,你应该能跑得掉。”凌隽说。

“我不能跑啊,我担心云鹏,我得看着他怎样了。”我说。

“你这是犯傻呀,你能跑当然要先跑了,怎么能留下呢?”凌隽说。

“上次他在街上与人相斗,我也是先走了,等我回来时,他就失踪了,我不要再发生那样的事,就算死,我也要和他死在一起。”我说。

凌隽叹了口气:“活着才有希望,死在一起有什么用?以后不许这样想。”

******************

凌隽一行将车直接开到了上次他和凌锐他们见面的农家乐,这里是凌隽办私事的地方,但凡是重要的私事,他都会在这里处理。

在这里办事,可以截住外面来的人,而且一到这里手机信号就被屏蔽,没有人可以和外界联系。

车停下,我打开车门下车,感觉身上酸痛,应该是感冒了。

尚云鹏也终于下了车,他走过来,也不管很多人看着,一把将我抱住,“你还好吧?吓着没?”

“我没事,幸亏你控制住袁先生,不然就麻烦了。”我说。

这时穿黑色风衣的男子也从车上下来了,他就是神秘的袁先生了。

“凌隽,你我的恩怨总会了结,只是没想到这么一拖,竟然拖了三年了。”袁先生说。

“那是因为你藏起来了,不然我早就把你干掉了。”凌隽说。

“你们认识?”我忍不住问。

“濛濛,我给你介绍,这就是鼎鼎大名的万华前市长周琛,那个三年前就因为交通事故死了的周市长!”凌隽说。

我有些发懵,周琛这名字我是听说过的,他是周宣的父亲,也是三年前突然被人开车撞死的在任市长,听说凶犯是秋荻姐的三叔,已经执行死刑。

杀人的人已经被执行死刑,而被杀了的人却还活着,这世界真是疯狂。

“我现在已是山野闲人,早就不是什么市长了,而且我还是一个死了的人,我现在的名字叫袁东,以后不要再叫我周市长了,周琛已死,活着的是袁东。”袁先生说。

“不管你换了皮还是换了骨,你都是周琛,都是那个将万华变成一片罪域的周琛,我只想知道,你当初为什么要装死?你又是怎么装的死,你的尸体都被火化了,你是怎么活过来的?”凌隽说。

“那还不是被你逼的么?你把振威集团夺去了,还把我的事查得一清二楚,我如果不‘死’,你就会没完没了,最后我的下场也是身败名裂,不如索性‘死’了,这样你就会放手了,再说了,我如果不从市长的位置上下来变换一个身份,我的那些巨额财富怎么花?市长可以开豪车住豪宅吗?市长可以修那么大的渡假村供自己享受吗?不能!再加上你对我穷追猛打,我就没兴趣再当市长了,不如索性死了,换个身份好好享受人生,不是更好?”周琛笑着说。

凌隽也笑,“果然厉害,这一招金蝉脱壳骗了所有人,周市长真是厉害,干了那么多坏事,结果一‘死’了之,把所有的黑恶都洗得干净,还转身就变成了大土豪,我感兴趣的是,振威集团都让我夺回来了,你怎么还有钱修建有凤来仪那样大的渡假山庄?”

“凌隽,你比你爸聪明多了,但也有你猜不到的东西,你们以为我只是通过手里的权力抢占别人的财产,但你却没想到我其实自己也做些小生意,我在警察系统呆过,我对毒品运作流程非常的清楚,而且我在金三角有很多的朋友,我要通过他们做点小生意,那太简单了,振威集团赚的那点钱算什么?利润高的生意多的是。”周琛笑道。

凌隽点头,“也对,当初你在芸南某州做过警察高官,你在那边很有人脉那是肯定的,我们都都知道你很坏,但是这天下没有人能想到市长大人会坏到自己也做毒品生意的程度,这种事没有人能想得出来,我也想不出来。你不但是市长,也是杀人凶手,而且还是官场上的大毒枭,这么复杂的身份,我们能猜到一个,但却不可能猜得透。”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尚云鹏说。

“请随便问,知无不言。”周琛笑着说。

“我当初被人陷害,被关了起来,但我不知道被关在哪里,但却有人在云宁入室抢劫嫁祸给我,这件事是你叫人做的吗?”尚云鹏问。

“是啊,你们遭遇的事,虽然不是我亲手在做,但大多数都是我策划的,你知道你是被关在哪里吗?”周琛笑着问。

“我以前不知道,现在我知道了,我应该是被关在你的渡假村里吧?那渡假村不但有各种娱乐设施,应该还有一个地牢之类的地方吧?我就是被蒙着眼睛带到那里的。”尚云鹏说。

“没错,就是这样,其实那一次你们到我的渡假村里去渡假,可把我乐坏了,人家都说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你们就是那种情况了,那么多的地方你们不去玩,却偏要闯进我的渡假村里去,那不是自己找死是什么?”周琛说。

“我们在预约的时候,你知道我们要去你的渡假村了吧?所以你让素季使坏,但我想不明白的是,你为什么不直接把我们毒死算了?我们那么一群人,要是被你毒死了,那你不就泄恨了吗?”凌隽说。

周琛摇头:“那怎么能行,那样做就不好玩了,要是一下死了那么几个人,警察不难查到渡假村啊,到时还不全部都被查出来?我才不会干那么傻的事呢,我要看你们垮掉,或者自相残杀才有意思,直接把你们杀了,一点意思也没有。”

“所以你才陷害我入室抢劫?你搞得可真够复杂的,为什么要那样做?”尚云鹏问。

“很简单啊,我就是要你和那个什么雷震海翻脸,然后让凌隽左右为难,再然后一步步让美濠陷入混乱,不过你们的抗打击能力很强啊,最后你们还是一一化解了,素季要报仇,当然可以好好利用她来做事,之前的那些事都是她做的,她应该已经告诉你们了吧?”周琛说。

“当初要我把董伟救出来,然后以我妈妈相逼,也是你做的?”我问。

“那不是,我是做大事的人,怎么可能会去管那样的小事,那是素季她们做的,你可以去问她,在万华想和你们作对的人太多了,谁和凌隽走得近,那就没有好果子吃。”周琛说。

“我看未必吧,在万华最想和我们作对的人,应该就是你了吧?当年我爸被人害死,你是不是也有份参与密谋?”凌隽说。

“过去的事太久了,我不记得了,那件事主要还是熊炎炳在做,他人都死了,你也就不要再记着了,年轻人要往前看,不能总活在回忆里,我和你爸其实是有交情的,你应该叫我一声三叔才对。”周琛笑着说。

凌隽走近周琛,伸手给了他两大嘴巴,“你今天落在我手里,你知道我会如何对付你吗?”

周琛很怒,但他不敢还手,事实上他也老了,不管他以前是不是干过警察,他现在都不是凌隽和尚云鹏的对手。

他气得脸色铁青,“凌隽,你最好对我客气一点,三年前你逼得我装死,我现在已经不是市长了,所以我根本不惧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