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难道我惧你?/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隽的脸色很难看,一脸的寒霜。

“你害死了那么多的人,害得我妹妹被关押看守所,害得他被吴良那个禽兽欺辱,害得我妈妈躲到乡下避难,你不惧我?难道我惧你么?”

这话刚说完,凌隽忽然伸手从手下人手里接过铁棒,劈头盖脸向周琛的身上打去。

我见过尚云鹏打人,但没见过凌隽打人,素季说尚云鹏比凌隽要狠,在我看来,他俩一样狠。每一棒都用力,几棒之后,周琛已经疼得晕了过去。

他也算是混遍黑白两道的枭雄,但他毕竟是老了,扛不住了。

“把他抬进屋去。”凌隽对手下吩咐说。

“隽哥,我们该如何处置他?”尚云鹏说。

“我还没想好,这一次如果要他死,就一定要是真死,不能再让他假死害人,这个人太过阴险狡猾,如果把他留在世上,他以后会一直害人。”凌隽说。

“不如直接把他扔井里算了,再把井一封,谁也找不到。”有个手下提议。

“你是看电视剧看多了吧?你以为你的这主意很高明?”尚云鹏喝道。

那手下显然是很畏惧尚云鹏,不敢还嘴。

“我不管你们如何混,但有一个原则,一是不许杀人,二是不许欺弱,难道你忘了?”尚云鹏说。

“我没忘。只是觉得他是大仇人,所以……”

“大仇人也不能杀,让他把所有的罪行交待清楚,交给警方吧。”尚云鹏说。

“不行,他在万华的影响力还在,再加上他太有钱了,如果把他交给警方,估计他还有本事脱身,你还记得你被他们冤枉为抢劫犯的事了么?那些事要不是警察局有人配合,他们能做得那么好?很明显警察局里有被周琛收买的人,虽然他们不知道袁先生就是周琛,但是只要有钱,很多事就容易办到。”凌隽说。

“凌隽说得没错,有钱,就好办事,不管当不当官,都能让官办事。”这时周宣已经醒过来了。

“那如果我让人把你弄死,你觉得你还能让人给你办事吗?”凌隽说。

“你不会的,你是美濠董事局主席,是名震亚洲的商业巨子,年轻有为,你要是弄死了我,你就背上命案了,那你的前程也就毁了,你是多么聪明的人,又怎么可能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周琛说。

“说得倒也没错,我怎么能因为你这种畜生毁了自己的前程,所以我不会杀你,但我会把你的真面目揭露出来,我看谁会那么大胆敢保你,一个假死的无恶不作的前市长,谁会敢站出来为他说话?你以为你有钱?我也有钱!你老了,我还年轻,我不用亲自杀你,也能斗垮你,让你生不如死。”凌隽说。

“你最好还是不要这样做,不为你自己作想,你也得为你的朋友想一想。”周琛笑道。

“你什么意思?我要为我的哪一个朋友作想?”凌隽问。

“你的所有朋友,既然我把一切都告诉你了,那我当然是不怕你了,不然我敢告诉你这么多,打我了一顿泄恨可以,但你不能把我的事捅出去,不然你肯定得后悔。”周琛说。

“难道你手里还有什么把柄?”尚云鹏问。

“当初你们不是要把骆濛的母亲保外吗?结果没成功对不对?虽然那件事不是我亲自做的,但也是托的是我的关系,所以我是能影响女子监狱的,你们要是敢动我,我就让骆濛的母亲去死,不对,也不是死,最多是让她失踪而已。”周琛说。

“那当初你为什么不让我母亲出狱,你为什么要害她?”我忍不住问。

“你这姑娘漂漂亮亮的,怎么智商这么低?不想让你母亲出狱的人是展瑞啊,听说你母亲知道很多关于他们父子的事,如果你母亲出来乱说话,那他们就暴露了,所以他们不希望你母亲出来啊。然后他们就求我办这件事,我就帮了忙了。”周琛说。

果然是展瑞那个混蛋!

“你也算是号人物,怎么会和展瑞那样的人扯在一起?”尚云鹏说。

“这你不用问了,一句话也说不清楚,总之各有各的圈子,各有各的人脉,你混黑道,自然就有黑道的圈子,你混白,就有白道的圈子,而我恰恰两道都混,所以我认识的人自然多了,世人都认为非黑即白,非坏即好,在我看来,无论黑白,只要有钱赚就好。”周琛很是得意。

“炳叔死的时候,说他有一个儿子是你在养,他现在在哪里?”尚云鹏问。

“怎么?熊炎炳害死了你爸,你还关心他儿子的事?你是帮他找到儿子呢,还是想打击他儿子泄恨?”周琛问。

“都不是,我只是想知道真相而已,既然其他的事情你都已经说了,这个无关紧要的问题也可以说了吧?”凌隽说。

“你不是把我查得很透吗?难道你不知道我在芸南当警察的时候立过二等功?”周琛问。

“有这个记录,你应该是串通毒贩,得到内幕消息,所以立的功,这有什么好显摆的?”凌隽说。

“看来你还是年轻,你的是非观还是太强,你竟然也认为这世上除了好人就是坏人?那我告诉你,这世上有些人,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我也当过好人,我立的二等功,那不是靠情报得来的,我是自己拼出来的,我当时中枪了,子弹打到了最要命的地方,我康复以后,就不能再生了,所以我才看透一切,既然我都成了一个废人了,那我还不赶紧赚钱享乐,我还图什么?”周琛说。

“这么说,周宣其实不是你的儿子?是炳叔的儿子?你自己其实没有儿子?”凌隽说。

“我都不会生,哪来的儿子?”周琛说到这里,眼里闪过一丝痛苦。

“周宣是炳叔的儿子,那他母亲是谁?是炳叔的老婆吗?”凌隽追问。

“你问这么多干什么?”周琛眼里的痛苦更甚了。

“我知道了,周宣的妈是亲妈,但爸却不是亲爸,市长夫人和熊炎炳生了周宣,这恐怕也是周市长默许的吧?只是这事办成了以后就后悔了,儿子是有了,但却是自己老婆和别人生的,所以熊炎炳早晚是要死的,周市长又怎么可能容忍一个睡过自己老婆的结拜兄弟活在世上。”尚云鹏说。

“真是这样?”凌隽问。

“不要再提这些事!别他妈再说了!”周琛竟然爆粗口了,说明这事确实让他内心非常的痛苦。

任他如何一手遮天,但有些事他还是无法改变,所以他才变得那么丧心病狂。

“好吧,那下一个问题,你是如何把周宣扶上东力公司总裁之位的?”凌隽问。

“他是我儿子,我当然要扶他上去了。”周琛答。

“可他不是你亲儿子。”凌隽说。

“你就算是养一条狗,只要是养了二十多年,那也会有感情的,更何况周宣不是一条狗,他很听我的话。他是一个好孩子。”周琛说。

“那么他知道你不是他亲爸吗?”凌隽说。

“你的问题太多了,我累了,不想和你聊了,你放了我吧,我都被你害得死了一回了,也算是偿了一次命了,以后咱们相安无事,各走各的路。”周琛说。

“你想得美!你认为我会这么容易放过你吗?”凌隽说。

“和我作对你不会占到便宜,我们的势力很大,不是你能想像得到的。”周琛非常的自信。

“你们?你们都有谁?蒙巴吗?你不是已经舍弃他了吗?难道你还想和他合作?”凌隽问。

“蒙巴不行,他就知道搞毒,现在各国联合打击毒品犯罪,越来越难做了,有很多生意都能赚钱,为什么要去做毒品担惊受怕?所以我们要舍弃他,他落后了,跟不上这个时代的发展了。”周琛说。

“这么说,你除了和蒙巴合作,还有其他的合作伙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就是东力公司的老板吧?或者说,你是大股东之一?不然周宣不可能对东力那么死心塌地,他也不可能从招商局长的位置上下来后就直接上位为东力的总裁。”凌隽说。

“你确实很聪明,这都能想到。”周琛说。

“我还说东力为什么一直紧盯着我们不放呢,原来是你在背后主导这一切,三年前你装死逃过一劫,原来是躲到渡假村里去了,现在你又冒出来,我还是会击败你,这一次我一定会让你身败名裂,一无所有。”凌隽冷冷地说。

“其实我一直都想把你弄垮,但是美濠的实力太强了,你也确实够聪明,本来把你都弄下来了,可又冒出欧阳菲那个傻娘们帮你一把,你确实是一个很难对付的人,所以我建议把过去的恩怨都放到一边,我们合作如何?”周琛说。

“道不同不相为谋,我虽然不杀你,但你依然是我的仇人,我不会放过你,我会把东力赶出万华,再让你身败名裂。我一定要让你得到应有的惩罚,三年前让你逃过了,这一次,你插翅难逃。”凌隽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