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说动/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们今天是来帮你的。”齐秋荻说。

黄晓容笑了笑,“帮我?帮我什么?我不愁吃不愁穿的,需要你们帮我什么?”

“帮你拯救你的家庭,准确来说,是拯救你的儿子周宣。”齐秋荻说。

“我儿子好好的,为什么需要你们去拯救?你们以为你们是谁?”黄晓容说。

“看来你不领情,我们干脆不说了,你这态度,我们没办法和你沟通。”我说。

“濛濛别急,黄阿姨习惯了以领导的姿态来对人说话,这也很正常,我们不能要求她对我们有多客气,人家几十年形成的官威,哪能一下子就改过来?”齐秋荻说。

黄晓容没有说话,她当然能听得出这话里带刺。

“周宣到底怎么了?你们到底想说什么?”黄晓容说。

“周琛没死,改名叫袁东,与人合伙在日本注册了一家叫东力的公司,现在你儿子周宣就是东力在华夏区的总裁,这事你知道吧?”我说。

黄晓容没有说话,算是默认。

“周宣以前是招商局长,他这么年轻就当上招商局长,其实也很不错了,但现在他成了东力的总裁,其实他就已经很危险了,如果你不出手帮他,我估计周宣就快要毁了。”齐秋荻接着说。

“怎么说?我儿子虽然没在政界混了,但在商界也一样可以有成就,难道从商就毁了,那你们两个不都是从商的吗?你们也毁了?”黄晓容说。

“我们和周宣那可不一样,周宣在的东力公司从事的是非法生意,周琛和蒙巴是有勾结的,这件事你是知道的,现在周宣被推到了前台,如果东力出事了,你认为你的儿子还能保得住吗?”齐秋荻说。

“他不会有事的。因为他不会去干违法的事。”黄晓容说。

“可是这件事他说了不算,是周琛和东力其他的股东说了算,你和周琛是多年的夫妻,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你恐怕比我们更清楚,周宣本来就不是他的亲儿子,到关键时刻,谁能保证他不会把周宣当牺牲品?”我说。

黄晓容的脸色越发的难看了,她嘴角微微颤抖,“你们是怎么知道的?周宣也知道了吗?”

“这是周琛亲自告诉我们的,我们知道周宣的亲生父亲是熊炎炳,周琛本身受过枪伤,没有生育能力,周家所有的事,我们都很清楚。”我说。

“他不是说过不说出去的么……”黄晓容喃喃道。

我和齐秋荻相互看了一眼,准备继续发动攻势。

“周宣明明在招商局长的位置上坐得好好的,就是因为周琛为了自己的私利,让他出面来办东力收购国企的事,让周宣和我们直接斗争,这才导致了周宣的位置不保,现在又把他扶上总裁之位,以后东力的所有非法勾当都将由周宣来负责,一但事发,那周宣必然将成为替罪羊,周琛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大不了他继续换个名字逃到国外就行了,他在黑白两道都有人,要想逃太容易了,没有人会怀疑是一个死了的人在背后主导一切。”我说。

黄晓容没有说话,我们说的话绝不是胡编的,她当然听得进去。

“他不会那样对待周宣的,他说过他会对周宣像对自己亲生的一样。”黄晓容说。

“这绝不可能,他杀了熊炎炳,也就是杀了周宣的亲生父亲,如果周宣知道这件事,你说周宣能原谅他么?肯定不能!所以他既要利用周宣,又要防着周宣,在必要的时候,他是可以放弃周宣的,这一点你其实比我们还清楚,只是你自己不愿意承认罢了。”我说。

“他什么都跟你们说了?他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要把所有的事情都说出去?如果周宣知道了这件事,他会伤心的。”黄晓容的眼眶红了。

果然,天下所有的母亲都一样,齐秋荻说得没错,就凭她的爱子之心,我们就有可能说服她。

“这件事我们没有告诉周宣,因为我们想由你亲自告诉他,如果你告诉她所有事情的真相,会让伤害降到最低,如果你不告诉他,有一天他知道了你和周琛联合起来瞒着他,那他恐怕会更加伤心。”我说。

“不,我说不出口,这对他来说太残忍了,他的养父杀了他的亲生父亲,这样的打击,他怎么能承受得了?”黄晓容的情绪忽然激动起来。

“但是纸是包不住火的,这件事他总有一天会知道,而且我再次提醒你,如果东力从事非法生意的事情暴露,周宣将会被迫承担责任,到时他肯定得进大牢,你得替他作想。”我继续在火上加油。

“你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你们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黄晓容说。

“我们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让周宣脱离周琛,让周琛的真面目公布于众,让所有人知道他是那个无恶不作的装死的市长。”我说。

“说到底你们还是要利用我。”黄晓容说。

“我们不否认,但这样的利用只会对你有利,对周宣有利,不然你肯定会失去你的儿子,我也直说了吧,如果你不愿意亲自告诉周宣这件事的真相,那我们也会对周宣说,到时他会对你失望,你隐瞒了周琛杀害他亲生父亲的事,他能不恨你吗?到时他说不定觉得这世上就没人可以信任了,会去寻死也难说呢,在我看来,周宣本来就不是一个很坚强的人。”我说。

“你们就是在利用我,我不会听你们摆布的,这件事我不会同意。”黄晓容还是很固执。

“那就算了,当我们没说,黄阿姨,你记住我的话,三年前我们可以逼得周琛假死,三年后我们能逼得他再死一次,但这一次是真死,至于他会不会把周宣拉来挡箭,那倒是很难说了。”齐秋荻说完站了起来。

我也跟着站了起来,准备要走。

“你们先坐下,你们说说你们的具体计划,你们肯定有具体的计划。”黄晓容说。

齐秋荻示意我先坐下,既然黄晓容有了妥协的意思,那当然得谈下去。

“我们的计划很简单,让周宣脱离东力,这样就可以保护到他自己,再让他向外公布袁东就是周琛的事,这样他就可以正式转为正义的一方了,到时就算是东力出了什么事,警方也不会抓他,只要周琛一完蛋,那我们也不会再继续打击周宣。”齐秋荻说。

“可是这样一来,那周宣不也是什么都没有了?”黄晓容说。

“什么都没有,总比蹲大牢的强。”我说。

“周琛那么有钱,不可能不给你留有钱,等这些所有的事慢慢被人们淡忘,周宣再利用那些钱开个公司什么的,以他在官场的人脉,要过得好不是很简单的事么?难道你非要看他进大牢才高兴?”齐秋荻说。

在我和齐秋荻的夹击之下,黄晓容明显是已经动心了。

但她还没有答应,这么重大的决定,她当然还得考虑一下。

“如果我按你们说的做了,你们真的能保证周宣没事?”黄晓容问。

“这个当然,我们虽然和周琛有仇,却和周宣无怨,周宣曾经是我的学长,出于个人角度,我也不希望他陷入万劫不复。”齐秋荻说。

我心里暗笑,要是凌隽听到这话,估计又得吃醋了吧?

“其实周宣挺喜欢你的,有一次他喝醉了哭着对我说,他这一辈子最喜欢的人嫁给了凌隽。”黄晓容说。

“那都是往事了,其实周宣学长也很优秀,只是有些事是命中注定的,谁也无法改变。”齐秋荻说。

“我其实也怀疑过是不是周琛杀了熊炎炳,但他没有承认,你们有证据是他杀了熊炎炳吗?”黄晓容问。

话题聊到这里,我们就算是成功了一半了,黄晓容心里应该是已经接受了我们的建议,不然她不会这么问。

“当然有,这是炳叔临死前亲自告诉我们的,就是周琛害死了他,炳叔本来是要和我们见面的,但周琛在半路截杀,最后炳叔含恨而终。”齐秋荻说。

“果然如此,我以为他会变好,但没想到他还是如此凶残。”黄晓容说。

“你和周琛多年夫妻,他是什么样的人你比我们有发方权,周琛这个人丧心病狂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让周宣脱离他的掌控,这是周宣唯一能安全的方法。”齐秋荻说。

“好,那我听你们的,其实我也很怕周琛,非常的怕,我怕他伤害我,更怕他伤害周宣,所以这么多年来我才配合他做任何事,他的势力很大,而且手段非常的狠毒,他这些年来虽然装死,但还是经常来找我,他一直在追问熊炎炳死前有没有和我联络过,我都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意思。”黄晓容说。

“我想我知道他想问的是什么,炳叔当年卖了美濠的股份后,手里有一大笔资金,但那笔资金最终去向不明,也许周宣是想找到那笔钱,他认为炳叔把那笔钱留给你和周宣了。”齐秋荻说。

“真的有那么一笔钱?”黄晓容说。

“当然有,当年炳叔是美濠的第二股大股东,所持的股份非常的多,就算是按当时的市价,那也是近百亿的资金,我其实也认为炳叔有意把那笔钱留他的亲生儿子,但炳叔并不信任我们,所以在他弥留之际也没有跟我们说钱的事。”齐秋荻说。

“算了,人都死了,那钱能找到最好,找不到也就算了。”黄晓容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