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扩容/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振威在经过多方面的努力下,获得了码头三十年的经营权。

这一消息迅速传遍万华,传遍全国。

万华的民营经济一向都处于后妈生的尴尬处境,以往对此类的项目也就只能看看国企们狂欢,这一次振威获得成功,也算是为万华本土民营企业长了脸。

尚云鹏却好像没有表现出非常高兴的样子,他坐在办公室里,眉头紧琐,用笔在桌上轻轻地敲击,似乎要作一个重大的决定。

“你在想什么?怎么一副面临大敌的样子?”我问。

尚云鹏递过一张纸,我看了看,上面写着几家公司的名字,都是在万华物流界排名前十的企业。

“怎么了?难道这些物流公司也和我们为难?”我说。

“那倒没有,我是想买下他们。你看如何?”尚云鹏说。

“什么?你要进军物流业?”我有些惊讶。

“是啊,万华现在的物流行业一片乱象,未来几年肯定会面临洗牌,不如我把这洗牌的时间提前,让我来完成洗牌好了,我们现在都有了码头经营权了,如果我们再掌握万华主要的物流公司,那我们在万华就真的没有对手了,再加上我们和美濠的战略合作关系,以后在万华没人可以动得了我们。”尚云鹏说。

“可是如果没有了对手,那不是会让我们停滞不前么?”我说。

尚云鹏笑了笑,“不会,我们的目标是上市,是做成像美濠那样的国际性财团,所以我们的对手不仅仅局限于万华,我们的对手是国内更大的公司,甚至是国际上更大的公司,我们先在万华称雄,再慢慢尝试着扩张出去,要想做大,总得走出去,在万华独大没什么意思,只有走出去和更大的巨头掰手腕,这样才有意思。”

“这倒说得也没错,只是如果要收购这些物流公司,那就需要投入很多钱了。”我说。

这话说出口我就后悔了,因为尚云鹏最不缺的就是钱了。

“我准备把那些钱投入到振威来,分期投入,把振威做大。”尚云鹏说。

“只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公司最后就要变成你的了,因为你不断地投入资金,那你所占的股分比例自然就会越来越多了,秋荻姐和雷震海的股份也就越来越少了,这事你得和他们沟通才行。”我说。

“这事我想过了,嫂子一直准备要生二胎,以后肯定会慢慢淡出振威的管理,震海对于经商兴趣不大,所以他也无所谓,只要公司做好了,每年他有一定的分红就行了,而且以后振威一但上市,那股东也就不会只是两三年了,而是面对全社会的投资者,这些问题迟早都要面对,现在振威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我少量投入钱,只是把振威扩容,然后包装上市,一种就是我更大量的投入钱,把振威做成一个不上市的大企业,国内很多大企业不上市,但也做成了巨无霸,所以上市并不是唯一的选择,在这件事上,我想和你商量一下。”尚云鹏说。

“这件事你自己作主吧,如果你认为振威有必要上市,那我们就往上市的方向走,如果你认为不想上市,那就自己投入资金做大,反正你有的是钱。”我笑着说。

“这是我们两人未来的事业,不是我一个人的事,你当然不能让我一个人作主,我也不想自己一个人作主。”尚云鹏说。

“这事太大了,我还真是作不了主,上市有上市的好处,不上市也有不上市的好处,上市有做得很成功的,没上市也一样有成功的,只是各自的定位和策略不同,但不管是否上市,你都得尽快作出决定,战略性的东西不能随意调整,不然下面的人会无所适从,战略定下来了,战术的性的东西可以根据实际情况灵活多变,但战略一定要确定。前一阵我们的目标就是要上市,现在你又提出不想上市了,那我们就得尽快确定到底要不要上市。”我说。

“好吧,那我们找隽哥商量一下?”尚云鹏说。

“我觉得这事隽哥也不会替你作决定,你投入巨额资金来做大振威,这么大的投入,风险当然是非常大的,所以集团未来的走向只能由你来决定,不会有人替你决定。”我说。

尚云鹏站了起来,来回走了几步,“那还是上市吧,既然前期都做了那么多的铺垫了,如果现在再调整战略,那确实会让下面的人无所适从,那这物流公司咱们还收购不收购了?”

“可以照样收购啊,如果要上市,那你更是要占绝大多数的股份才行,不然会失去控制权的,很多人创业,把公司做大了,为了扩容升级,引进资本,结果最后与投资方意见发生分歧,被踢出自己创立的公司,这样的事太多了,数不胜数,资本是嗜血的,资本只看重利益,而不会管你是不是公司的创始人,也不会管你对公司曾经作出多大的贡献。”我说。

“好,那咱们就启动收购计划,其实我想退出江湖了,我不想再以江湖大哥的身份出现,不是嫌弃那个身份不好,只是以后公司做大后,我担心我的黑道背景会影响公司的发展,而且我不想让我的儿子因为他爸是个混混而自卑。”尚云鹏说。

“为什么会突然提起这个,这和你收购物流公司有关系?”我觉得奇怪。

“是啊,那些兄弟跟了我那么多年,我自己现在洗白了,我也不能不管他们啊,而且那些势力有时真的是要用上的,所以我想收购物流公司来安排那些兄弟,平时他们又不用过打打杀杀的日子,让他们经过培训后上岗,以后慢慢地转换角色,这样也算是给他们一个交待。”尚云鹏说。

我笑着点头,“你能这样想那最好了,我相信那些兄弟也会高兴的,年轻时可以混一下,老了还怎么混?当然得有正当的职业才行,你能这样替他们作想,真是一个好大哥。”

“我总得为他们做点什么才行。”尚云鹏也笑道。

*****************

黄晓容主动给我打来电话,约我见面。

我不敢有丝毫的懈怠,赶紧开车过去和她见面。

她憔悴了许多,她看起来很不好。

“你是姓骆对吧?”她问我。

我汗颜,我真是失败,竟没能让她记住我的名字,不过能记住我姓骆已是不错。

“是的,我叫骆濛。”我点头。

“那件事,我和宣宣谈过了,他不同意。”

她口里的周宣,自然指的就是周宣,在母亲眼里,孩子永远是长不大的,还是那种叫小孩子似的称呼。

“他不同意什么?”我问。

他一脸愁苦,“他不同意和周琛翻脸。”

我一愣,没想到这个周宣竟然如此死忠,竟然还在维护周琛,这倒是我们没有预料到的。

“这是为什么?”我问。

她摇头,“他不肯承认他的生父另有其人,他说他这一辈子只有一个父亲,那就是周琛,是周琛给了他一切,至于那个熊炎炳,他压根就不认识,他不愿意承认有那么一个父亲。”

“可你是他的亲生母亲,你说的话他也不相信吗?”我说。

“他不是不相信,是不能接受。他活了快三十年了,一直都认为周琛是他的父亲,而且周琛一直强调,他所做的事都是为了周宣,所以周宣才那么恨凌隽,他认为是凌隽害得周琛装死,认为是凌隽毁了他爸爸的前途。”黄晓容说。

“那你没有跟他说清楚周琛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吗?难道你说清楚了以后,他还是要坚持给周琛陪葬吗?”我问。

“他不认为他是给周琛陪葬,他认为他是在尽一个儿子应尽的义务,周宣从小都是周琛带大的,他也一直以自己是市长的儿子为荣,后来周琛出事,他一直都念叨着一定要杀了害了他爸爸的凶手,所以周琛让他做什么,他都不会拒绝,他认为周琛才是对的,其他的人都是坏人。”黄晓容说。

“他是大人了,还当过局长,他当然是知道是非黑白的,他不是不懂事的孩子,他现在这样坚持,不过是过不了他自己的那一关而已,这也许需要一定时间。”我说。

“那你说周琛会害周宣吗?”黄晓容说。

“实话实说吧,我认为暂时不会,因为现在周琛没有到狗急跳墙的程度,但我们一直怀疑东力在干非法勾当,如果东力出事,那周宣首当其冲会被牵连。”

我忽然觉得黄晓容其实也挺可怜的,也没再吓她,只是说了实话。

“其实那天你们说了以后,我就觉得周宣真的陷入了危险之中,周琛这个人我当然还是了解的,连假死换名这样的金蝉脱壳他都能想得出来,也没什么事是他做不能做的了,我真是担心他会在关键时刻牺牲周宣来保全他自己。”黄晓容说。

“这样吧,我们来找周宣谈谈,用我们自己的方式来和他谈。”我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