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真死/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次周宣并没有答应和我们见面。

在万华这个地方,尚云鹏如果要见一个人,那也不是很难,除非这个人藏起来不露面,就像周琛那样。

但周宣是东力的总裁,他不可能藏起来,只要他露面,尚云鹏就能找到他,自然也能截住他。

周宣被我们堵在停车场时,他很恼火。

“你们不要逼得我报警抓你们,不要以为混混就可以为所欲为。”周宣大叫。

“那你报警啊,顺便把你那无恶不作的假爹也给抓了得了。”尚云鹏说。

假爹这个词确实用得有些损,连我听了都觉得损。

“你们到底要怎样?”周宣问。

“我们只是想给你一个机会而已,你还是好好珍惜吧,不要给周琛陪葬。”我说。

“你们要我背叛我爸,绝对不可能。”周宣说。

“可他不是你爸,你爸被他杀了,你为什么不肯承认这个事实?”我说。

“那都是你们编出来的谎言,我根本就不信。”周宣说。

“你不是不信,你只是舍不得眼前的这一切而已,你的官位已经没了,现在如果让你指认周宣,那你就担心自己真的会一无所有,所以你才如此执迷不悟。”尚云鹏说。

“你既然知道,那你还说什么?我是不会背叛我爸的,你们三年前就害他一次了,为什么现在你们还不肯放过他?”周宣说。

“你怎么不说是他三年前害死了你的亲爹?周宣我告诉你,你认为跟着周琛就可以拥有很多吗?其实未必,周琛是一个阴狠的人,如果你继续跟着他,早晚他会牺牲你来保全他自己,就像三年前他牺牲你亲爹来保全他自己一样,到时你不但会一无所有,而且你还会进大牢。”尚云鹏说。

“你们根本就是自己对付不了他,所以你们才要我背叛他,你们根本就是拿他没办法,不然你们也不会想到来找我了。”周琛说。

“你真是不可救药了,我们对付不了他?三年前他是市长我们都能对付他,三年后他是一个不敢露面的人我们却对付不了他?我们只是在等待时机而已,一但时机成熟,周琛立刻完蛋,我知道现在东力在万华筹备其他的业务,有我在,东力什么也别想做成!你既然要对周琛死忠,那你就等着陪他死好了。”尚云鹏说。

“周宣,你如果觉得周琛对你是真的好,你不妨让他把家产给你好了,如果他肯,说明他真当你是儿子,但他不会这样做,不信你试试。”我说。

这其实是我来见周宣要说的最重要的一句话,说完我和尚云鹏说走了。

将车驶出停车场,这时尚云鹏的电话响了,是凌隽打来的。

接听完电话,他对我说:“隽哥说他从美濠总部出来后一直有辆车跟着他,不知道是谁,他现在正在往凌府的方向去,让我准备断后,不让那个跟他的人跑掉。”

“隽哥不会有危险吧?”我说。

“应该没事,不然隽哥早就想办法摆脱他了。”尚云鹏说。

凌隽没有走大街,而是将车开进了一个单行的巷子,我们赶到后,将那辆跟着凌隽的车堵在了一个巷子里,让他根本没法逃脱。

那车上的人倒也痛快,从车上下来后,直接把手举了起来,表示自己不准备反抗。

这人长得很壮,皮肤又黑又糙,一看就知道是很能打的人。

“我只是找凌隽有事,我没有恶意。”

这人说话的口音明显不是本地人,倒像是芸南一带的口音。

“你是谁?”尚云鹏问。

“我叫金克,是蒙巴司令的手下,是来万华找小姐的,我联系不上她,蒙巴司令临死前说,凌隽肯定知道小姐在哪里,我就来找他了。”那人说。

“隽哥,他说他是蒙巴的人,是来找素季的。”尚云鹏说。

“让他跟我们走吧。”凌隽说。

半小时后,我们将那个人带到了会所。

素季就藏在这家会所里,但现在我们并不清楚这个人到底是不是蒙巴的人,当然不能随便让他见到素季。

“你说你是蒙巴的人,那你见过我吗?”尚云鹏说。

“见过,大概三年前,你们到了坎布,还在那里杀了我们的几个弟兄,结果被司令给扣下了。”那人说。

“那你见过她吗?”尚云鹏指着我问。

那人摇头,“没见过。“

“她当时和我们一起去的,你怎么可能没见过?”尚云鹏喝道。

“不可能,当时你们一起的只有一个女的,就是齐秋荻,没有别的女的。”那人肯定地说。

“那你说说说当年在坎布发生的事。”凌隽说。

那人把当年在坎布发生的事说了一遍,看凌隽和尚云鹏的表情,应该他是没有说错。

尚云鹏拿起电话:“请素季过来吧。”

素季很快过来,她认识这个男的:“金克,你怎么来了?”

“小姐,总算是找到你了,司令他……”

那男的说着,眼眶竟然红了,蒙巴那样的大毒枭,死了还有人为他难过,也算是值了。

我以为素季会大哭,但事实上她并没有,蒙巴之前就已经死过一次了,丧父之痛她已经经历过一次,现在蒙巴真的死了,她反而没那么难过了。

“是姓袁的干的吗?”素季说。

“就是他,小姐,你可一定要替司令报仇。”金克说。

“爸爸当初要是把他没死的真实消息告诉我,我早知道他没事,那我还可以和他多相处一段时间,他却一直不肯现身见我,让我以为他已经过世了,等到我知道真相时,他却又真的去了。真是天意。”

素季虽然不哭,但声音悲怆,看得出来她心里其实非常痛苦。

我知道我的安慰没有多大的作用,但我还是对素季道:“请节哀。”

“我不会让自己陷入悲伤,我一定会杀了周琛那个混蛋为爸爸报仇。”素季恨声道。

“小姐,我们的人会陆续赶来,一周之后就会在万华汇合,我们都听你的,我们一定要为司令报仇。”金克说。

“让他们都不要乱动,听我的命令行事,谁要是乱动,我就让谁去死。”素季说。

说完转头问尚云鹏,“我要杀周琛,你帮不帮我?”

尚云鹏倒是答得干脆:“不帮。”

“为什么?你还是担心自己卷入命案?”素季说。

“杀周琛太简单了,根本就不需我帮你,你也可以办得到。”尚云鹏说。

“可是你们已经打草惊蛇了,现在要想见到他都困难,我上哪找他去?我不可能带着一大帮人在万华四处寻找他的行踪吧?”素季说。

“他的行踪,有一个人最清楚,你可以找他,让他帮你。”我说。

“谁?”素季问。

“周宣。”我答。

“你们不是说袁先生就是周琛,周琛就是周宣他爹么,他怎么可能会帮我?”素季说。

“他不是周琛的亲儿子,他亲爹就是和你爸合作的熊炎炳,熊炎炳被周琛所杀,所以周琛既然是他的养父,又是他的杀父仇人,我们一直在劝说他背叛周琛,但他担心失去周琛给他的一切,迟迟下不了决心,但他内心肯定很矛盾,在这个时候如果你再劝他一下,说不定就让他下了决心了。”我说。

“我们今天跟周宣说了,让他向周琛提出要求,把财产都给他,周琛肯定不会答应,但其实有一个问题周宣没有想明白,那就是周琛是一个死了的人,如果他死了,其实他的财产还是归周宣所有,周宣帮着杀了周琛,他不但不会有什么损失,而且可以摆脱周琛对他的控制,当然了,我还是希望周琛这样的人交给警方,接受法律的审判,但是你们介入以后,我知道这种可能性没有了。”尚云鹏接着我的话说。

“其实你们也是在利用我和周宣杀了周琛,为你们除去一大祸害。”素季说。

“那倒不是,就算没有你和周宣,我们一样可以对付周琛,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而且我还会让他身败名裂。”凌隽说。

“你们到底在等什么样的时机?”素季问。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尚云鹏说。

我们当然不会告诉他,凌隽和尚云鹏之所以迟迟没有动手,是因为周琛在女子监狱有内线,他可以以我母亲的性命来要胁,这一段时间尚云鹏一直在抓紧行动,只要能尽快将我妈妈从女子监狱保出来,那他们就可以对周宣放手一击了。

“看来你们对周琛还是有些忌惮,没想到一个‘死’了的市长还能让猛如虎狼的尚云鹏畏惧,真是不可思议。”素季说。

“那是你不了解,就是因为他‘死’了,所以他可以无所谓,大不了同归于尽,而我们还活着,就不能让他有和我们周归于尽的机会,和一个已经‘死了’的人去同归于尽,那岂不是愚蠢到了极点?”尚云鹏说。

“我明白你的意思,你们是想不付出任何代价就轻松把周琛真的弄死。”素季说。

“差不多就是这意思。”尚云鹏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