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要出来了/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拒绝了素季要求我和她一起去见周宣的要求。

我对于劝说周宣背叛周琛很有兴趣,但我对他们如何密谋去坑周琛一点兴趣都没有,要人命的事都不是好事,我不会让自己卷入任何的犯罪当中,我是一个律师,我可不想惹上官司后为自己辩护。

回公司的路上,我们的车辆遭到了盘查,为首的警察,正是一向仇视我的胡志新。

“请出示你的驾驶证和行驶证。”胡志新冷冷地对尚云鹏说。

尚云鹏拿出相关证件,递给了胡志新。

“听说你们和一些重要嫌疑人有接触,你们想搞什么?”胡志新说。

“什么意思?”尚云鹏问。

“什么意思你自己还不清楚吗?”胡志新说。

“警官,不要对我们说这些无头无脑的话,你要是有证据,就把我抓起来好了,如果没有证据,那就别耽误我的时间,我很忙。”尚云鹏冷冷地说。

“尚云鹏,你不要太嚣张,你别让我抓到你犯罪的证据,不然我绝不饶你。”胡志新说。

“废话,我不犯罪,你上哪里去找我犯罪的证据去?难道又想诬蔑我入室抢劫?”尚云鹏说。

“你什么意思?你认为那件案子是我在害你?”胡志新说。

“我可没这么说,你自己对号入座了?果然是你,没想到你真和那些人是一伙的,你就等着完蛋吧。”尚云鹏说。

“你敢威胁我?”胡志新说。

“不敢,你是警察,我只是普通小百姓,哪能威胁你,你别威胁我就已经很不错了。”尚云鹏笑道。

“你认为你在万华可以一手遮天吗?”胡志新说。

“很显然我不能,你能吗?”尚云鹏说。

“你有自知之明就好。”胡知新说。

“胡警官,我的证件没有问题的话,那你应该还给我了,查证件这种事,不应该是交警该干的活吗?胡警官这是要改行来当交警了吗?”尚云鹏说。

“这事你管不着。”胡志新说着很不情愿地把尚云鹏的证件还给了他。

“警官,如果没什么事的话,那我可是要走了啊。对了,交警收证件的时候,不是应该给驾驶员敬礼的吗?你是不是少了我一个礼?”尚云鹏笑道。

“那要不要我带你回局里喝茶啊?”胡志新说。

“那倒不用,警察局的茶可难喝了,我一点也不喜欢。”尚云鹏笑道。

“别贫了,走吧。”我对尚云鹏说。

尚云鹏这才发动了车,向前驶去。

“我觉得这个胡志新还真不像是内应,这个人虽然阴郁,但我觉得他不是坏人。”尚云鹏说。

“好人和坏人本来就没有具体的标准来划分,他对我一直有成见,因为是我妈害死了他爸,但他一方面又认为那件案子有问题,不管怎么说,他都一直把我当仇人,现在你是我男朋友,他自然就把你划分为仇人那一类了。”我说。

“其实我不想和他做仇人,这世上朋友是越多越好,但仇人却是越少越好,像胡志新这样的人,如果长期积攒着仇怨,让他逮到一个报复的机会,他肯定会非常的狠。”尚云鹏说。

“可是人家要恨我那有什么办法?难不成我去求他不要恨我?可能吗?”我说。

“不妨让他来办周琛的案子?给他一些线索?他是警察,如果他办了这样大的案子,那他可是立了大功了。”尚云鹏说。

“什么意思?”我说。

“周琛是一个已死了的人,如果他真的死了,那一点也不奇怪,如果素季他们处理得好,甚至都没人知道周琛真的死了,因为他早在三年前就死掉了,那太便宜他了,应该要让所有人知道他是一个坏人才行。这件事我们做不了,但胡志新却可以做到,因为他是一个警察。”尚云鹏说。

“可是警察局里明显有周琛的人,胡志新一个小警察,恐怕对付不了。他办不了这么大的案子。”我说。

“好像也是,我只是想给胡志新一个破案立功的机会,让他不要那么恨你。”尚云鹏说。

“有些人一辈子注定只能是当仇人,也许我和胡志新就是这样。而且我也不认为胡志新是一个好人,说不定他就是周琛的人也说不定。”我说。

“好吧,你说的也有道理,那就不管他了。”尚云鹏说。

正和尚云鹏说着话,我的电话响了,是监狱的科长方小兰打来的。

我一看到她的号码就有些紧张起来,因为肯定是关系到妈妈的事。

“您好,方科长。”我说。

“我打电话来是告诉你,你明天可以来接你妈妈了,她的保外就医的手术已经办下来了,恭喜你啊。”方小兰说。

“谢谢你啊方科长,那真是太好了呀,明天我一大早就来接我妈妈,谢谢您了,真是太感谢您了。”我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了。

“不用客气,明天记得来接你妈妈就行了。”方小兰挂了电话。

“云鹏,是方科长打来的电话,她说我妈妈可以保外了。”我激动得眼泪都出来了,我终于知道什么叫喜极而泣了。

“我还以为这事年后才能办成呢,没想到现在就办成了,真好。”尚云鹏也很高兴。

“你花了不少钱吧,谢谢你啊云鹏,我知道都是你一直在打点。”我说。

“咱俩还用说谢谢吗,其实这件事也不仅仅是为了阿姨,也是为了我自己。”尚云鹏说。

“什么意思?”我明知故问。

“阿姨一天不出来,我就没办法娶你啊,我这是为了自己娶媳妇的事,所以才要尽快把阿姨给捞出来。”尚云鹏笑着说。

“我妈可喜欢你呢,但你以后在我妈妈面前不能板着脸,你板着脸的时候可凶了,别人还以为你不高兴呢。”我说。

“好,那以后我整天就像傻子一样的嘿嘿笑,对着谁都笑。”尚云鹏说。

我忍不住大笑:“那我就不要你了,我才不要一个傻子当我老公呢,明天我们一起去接我妈妈出来吧?”

“那当然了,其实你也可以考虑让我管阿姨叫妈,我从小没妈,最羡慕人家有妈的人了,等我自己有妈了,没叫几声就没了,都没好好感受有妈的感觉。”尚云鹏笑着说。

他虽然只是开玩笑,但我听得挺心酸的。

“你别这样说,我听了心里可难受了。”我说。

“大好的日子,难受什么呀,不难受啊。”尚云鹏伸手摸摸我的脸说。

“今天我不上班了,我要回家。”我说。

尚云鹏笑笑,“你是要给阿姨准备房间吧?其实家里那么宽,其实也不用怎么准备了,都是现成的。”

“不行啊,我好久没回家了,我得回家找人打扫卫生,把我家里收拾出来才行,不然我妈回来看到家里那么多灰尘,就知道我很久没回家住了,她会怪我的。”我说。

“你不准备让阿姨住我那里?”尚云鹏皱眉。

“当然不行了,那可是你家,又不是我家,咱们可没结婚呢,要是我妈知道我没结婚就跟你住在一起,那还得了。”我笑着说。

“阿姨不会是那么传统的人吧?保守到如此地步?”尚云鹏苦着脸说。

“我妈在监狱里呆了十几年,能不保守么?好不容易出来了,我当然得让她住在自己家里了,总不能我把她接出来就直接送到你家里去吧,像什么话啊。”我说。

尚云鹏想了想,“好像也说得有些道理,那我尊重你的意见,不过打扫房间这样的事你就不要自己亲自去做了,直接找家政公司的人过来做就行了。”

****************

想着妈妈就要出来了,我一夜都没怎么睡好,清早一起来,我又打电话给方科长确认了一下,她告诉我说,妈妈确实就是今天就可以出来了,但手续可能要中午才能办完。

洗漱完毕,我正准备打电话给尚云鹏,没想到他先打过来了,他告诉我说,他已经到了小区门口。

上了尚云鹏的车,发现他今天也穿得很正式,还打了领带。

“哇,穿得这么正规?”我笑道。

“必须的啊,人家说丑媳妇要见公婆,我这帅女婿也要见岳母了,当然要穿得正式一点,今天是非常重要的日子。”尚云鹏说。

“你之前不是和隽哥去看过我妈妈么?又不是第一次见。”我说。

“那不同啊,这一次是以正式的女婿身份去见,那怎么能一样?”尚云鹏说。

“你还不是正式的呢,你别想太多了。”我笑着说。

“真是山水轮流转,记得以前是谁要缠着我的来着,还说要我负责,现在好了,我要负责,有些人娇情起来了。”尚云鹏说。

“谁娇情了,开车吧你。”我笑道。

尚云鹏启动车,随手打开车上的音响。

“我忽然想起以前的事了,你以前在我车上跟着广播唱歌,唱得可伤感了,当时我其实想安慰来着,但又担心你那是在向我示爱,我果断不敢接招。”尚云鹏说。

“你就臭美吧,我才没向你示爱呢。”我大笑。

忽然觉得这世界如此的美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