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内应/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和尚云鹏都心情大好,一路上有说有笑,但到了离女子监狱几公里路时,却发生了严重的堵车。

“怎么又堵车了?上次接我妈也是堵车了,这一次不会又有什么问题吧?”我说。

“应该没什么问题,可能是前方发生交通事故了,你在车上坐着别动,我下去问问是什么情况。”尚云鹏说。

“好。”我应道。

过了一会,尚云鹏回来了,“前方两辆货车相撞,路被堵住了。”

“怎么这么巧啊,会不会又是有人故意搞鬼啊?”我有些紧张起来。

“这样,你来开车,我去这附近看看能不能找到一辆摩托车,如果能找到,我就先赶过去,摩托车可以抄小路绕过堵车的地段。”尚云鹏说。

“那你小心一点啊。”我说。

“你先给方科长打电话,如果你妈妈的手续办完了,那务必让方科长先把她安置好,让她不要着急出来。”尚云鹏叮嘱说。

“好,我知道了。”我应道。

打通了方小兰的电话,打了两次她才接听了电话。

“方科长,我是骆濛,我这会正往监狱方向赶呢,遇堵车了,如果我妈妈的手续办完了,麻烦您让她不要先出来,等我们到了再接她走。”我说。

“好,我知道了。”方小兰应道。

这一下我才安心下来,只要方小兰答应照顾我妈妈,那就好办多了。

过了一会,尚云鹏打了电话来,说他已经在附近借到了一辆摩托车,他先赶到监狱那边等我,让我不要着急。

现在这车堵得死死的,我再着急那也是白着急,也只有静下心来等候了。

堵了近一个小时,车终于通了。

我赶到监狱的时候,看到尚云鹏正在监狱门口和人争执。他旁边有一辆摩托车,那摩托车有被撞过的痕迹,我心里不禁往下一沉。

“不是说好不能让人接走她的吗?你们怎么这么不负责任?”尚云鹏怒喝。

“那是她自己愿意跟着人走的,她说她认识那个人,自己愿意跟他走,我们有什么办法?”说话的是方小兰。

“什么,我妈妈让人接走了?这到底怎么回事?”我一听就急了。

“我在路上被车撞了,很明显是有人故意撞的我,我追了一会没追上,回来后听说阿姨已经让人接走了。”尚云鹏说。

我一听眼泪就下来了,没想到还是出事了。

“方科长,我不是给你打过电话吗,请你务必关照她的,我妈妈在里面呆了十几年了,出来不认识路的,怎么随便就能让人接走她呢?”

“那人说你在路上堵车了,他就住在这附近,天太冷,他先接你妈走,而且你妈也愿意跟他走,我有什么办法?我总不能强行留下她吧?”方小兰说。

“我妈自己愿意跟他走?那怎么可能?我妈在监狱里这么多年,没什么朋友,她又怎么可能会跟着别人走?”我表示质疑。

“那我就不知道了,但你妈妈确实说她认识那个人,你妈妈自己愿意跟人家走,我当然得同意了。”方小兰说。

尚云鹏抬头看了看四周,“方科长,这门口有几个监控摄像头,能不能让我们看一下到底是谁接走了骆濛的母亲?”

“那不行,我们这是监狱,又不是超市,哪能随便让外人看我们的监控录像?应该是骆濛的亲戚接走了吧?你问问你的那些亲戚,说不定真是他们接走了你妈妈也说不定呢。”方小兰说。

“莫非是你舅舅?你打电话问一下他吧。”尚云鹏说。

“不可能,我舅舅从来不关心妈妈的事,妈妈坐牢这么多年,他从来没有来看过妈妈,他又怎么可能知道妈妈今天出来。”我说。

“那会是谁呢,既然你妈妈自己愿意跟他走,那肯定是你妈妈认识的人啊,你还是打电话问一下吧,说不定真是你舅舅呢。”尚云鹏说。

带着试一试的心理,我也只好打了电话给舅舅,结果和我想的一样,舅舅正在菜市场卖海鲜,他根本就不知道妈妈今天出来的事,我也懒得和他多说,直接挂了电话。

我心里一阵难过,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你别急啊濛濛,我觉得这事问题不大,既然是你妈妈认识的人,说不定真是你家亲戚也说不定呢。”尚云鹏说。

“这根本就不可能,我家就没什么亲戚,我妈妈这么多年在监狱,就没人来看过她,怎么可能忽然就有亲戚来接她了,就算是有远方亲戚,那也不可能知道她今天出狱,所以这种可能根本就不存在。她肯定是让坏人给接走了。”我忍不住哭道。

“难道是周琛?我觉得不可能,我之所以没有防范,那就是因为我认为这一次周琛不会搞鬼,他现在自顾不及,哪里顾得上我们,而且如果是他要使坏,那他早就使坏了,他会像上次一样让你妈妈保外就医失败,他根本就没有必要让你妈妈出狱以后再接她走,而且你妈妈也不认识周琛,又怎么可能会跟着他走?”尚云鹏说。

其实尚云鹏说的也有道理,如果那个人是周琛,那他就不会让妈妈出狱,而且妈妈也不笨,又怎么可能会跟一个不认识的人走?

“那这个人到底是谁呢?现在我妈妈又去了哪里呢,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我有些六神无主了。

“你别急,我觉得你妈妈暂时应该没什么危险,我会想办法让人把门口的监控录像给调出来看看到底是谁接走了你妈妈,这事并不难办,我既然都可以把你妈妈保出来,我要弄一份监控录像也不是什么难事,只要找到相关的人把关系疏通,复制一份给我就行了。”尚云鹏说。

“我妈妈真的没有危险吗?我心里好害怕,她做了这么多年的牢了,好不容易出来了,没想到又让人给劫走了,都怪我,什么事都办不好。”我哭道。

“你别这么说,你要这么说,那我就无地自容了,我应该昨天晚上就赶到这里来等候的,都是我太大意了,我以为既然方科长都说没事,那肯定就没事了,没想到还是出了些问题,阿姨在监狱里呆了这么长时间,警惕性当然是非常高的,如果她觉得那个人会伤害她,那她又怎么可能会跟着他走呢?所以我认为你阿姨没事。”尚云鹏说。

“可是那路是堵车的,他又怎么可能会撞上你呢?”我说。

“只是有一段是堵车的,我骑摩托车绕过那一段,就通畅了,也怪我太急,没有戴头盔,如果我戴上头盔,那他们就认不出我来,也许就不会撞我了。”尚云鹏说。

“那个人撞了你以后没有往市区跑吗?”我问。

“没有,是向另外一条路跑,那条跑应该是通往乡村吧,我当时不知道你妈已经被接走了,所以我就没有继续追,而且我也怕中埋伏,就没有再追。”尚云鹏说。

“也就是说,接走我妈妈的和撞你的人肯定不是一伙人,撞你的人是负责拦截我们的人,说不定那车祸也是他们故意制造出来的,然后接我妈妈的人就又是另外一个人,他接走我妈以后往市区开,也许我还遇上那一辆车了,只是我不知道我妈妈在车里。”我说。

“应该就是这样,这一次还是我太大意了,我以为只要出了监狱就没事了,没想到出了监狱还是有麻烦,早知道我就多安排人手过来了,如果昨天晚上就安排大量的人手过来,那就不会有这样的事了。这事都怨我。”尚云鹏自责道。

“这事也不能全怪你,你也不想弄成这样的,而且现在追究是谁的责任也没什么用处,现在应该是想如何补救的问题。”我说。

“那我们先回去吧,你先别急,这事我一定处理好。”尚云鹏说。

回市区的路上,我和尚云鹏都没有说话,本来挺开心的,忽然间就出了这样的事,大家都很沉重。

“这事真不能怨你,你又不是神仙,又怎么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你现在是振威的董事长,当然也不可能动不动就带一大帮人出动,监狱那样的地方是敏感地区,你要是带了很多人出现在那里,一但被警方误会,那就会很麻烦,这些我都是理解的。”我说。

“你越是这样善解人意,我心里越是愧疚,真是对不起,我就算是把万华市翻遍,我也一定会找到阿姨,请你一定要相信我。”尚云鹏说。

“我一直都是相信你的,只要有你在,我认为什么事都可以做得成,我一点也不担心。”我也只好安慰尚云鹏。

“现在最关键的就是想办法弄到监控录像,看看到底是谁把阿姨给接走了,只要有了录像,一切就好办了。”尚云鹏说。

“其实我是担心那个人接走我妈妈是用来威胁我,而且我认为监狱里有内应,不然他怎么知道我妈妈什么时候出来?”我说。

“内应就是方小兰,你明明打电话让她照顾你妈,但最后她还是让你妈让人接走,肯定就是她配合人家做的这件事,以前的事她也有参与,她肯定是收了人家的钱了。”尚云鹏说。

“你这么肯定?”我说。

“八九不离十,要想查她容易,只要想办法查她的帐户最近有没有大量的现金汇入就知道了。如果真的是她,那我肯定会让她好看。”尚云鹏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