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火灾/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凤来仪渡假村一个月内发生了两次火灾,这一次烧得比较厉害,因为离市区太远,等消防赶到的时候,山庄已经被烧掉了三分之一。渡假村的一名员工在火灾中丧生,被烧得面目全非。

上一次的火灾是小火,那是秦浩的人干的,我们都很清楚,这一次是谁干的,我们其实心里也大概能够猜到。

“这名员工,八成是周琛吧?”

听完广播,尚云鹏看着我说。

“极有可能,素季很有可能说服了周宣,把周琛真的给弄死了。”我说。

“周琛弄死了蒙巴和熊炎炳,现在素季又弄死了周琛,他们的这仇也算是报了,只是不知道这一次周琛是不是真的死了?”尚云鹏说。

“应该是真的吧,素季肯定和周宣是计划好才动手的,一但害他的人是身边的人,而且是经过周密的计划的,那他肯定是跑不掉的了。”我说。

“是啊,所以最怕的就是身边人的背叛,非常严重。”尚云鹏说。

******************

方小兰下班换上便装时,看起来更加胖了。

她对于我们堵在她家门口的行为非常的恼怒,“你们也知道我是干什么的,你们如此大胆,不怕我把你们投进监狱么?”

尚云鹏一脸的不屑:“我们当然知道你是干什么的,但你也应该知道我是干什么的,你是狱警,但并没有把人投进监狱的权力,你看管的是犯人,都是已经被投进监狱的人,所以你不用这么嚣张。”

“你到底想怎么样?”方小兰问。

“我才是想问你,你到底想怎么样?这些年托你关照,让我能见到我妈妈,我也一直都很感激你,但你也心里清楚,你没少收我的好处,你为什么还要害我妈妈?”我说。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你妈妈是熟人接走了,你却说是我害了她,我为什么要害她?我又怎么害得了她?”方小兰大声说。

“你可以再大声一些,让所有人都听到,我妈妈什么时候出来,根本就没人知道,只有你知道,要不是你透露消息,那别人怎么知道我妈妈出狱的时间,又怎么可能会算得那么准刚好来把我妈妈接走?分明就是你收了别人的钱,把消息告诉别人!”我说。

方小兰的脸色变了变,但她还是强装镇定,“骆濛你自己是律师,你应该知道这样胡说八道的后果,我是可以告你诽谤的!”

我冷笑:“你知道我是律师就好,你一个小科长,竟然在万华的市中心有三套房产,你哪来的钱?你觉得如果我把这些线索提供给相关部门,你认为你跑得掉?”

“你胡说八道!那些房子都是我弟弟的,与我无关!”方小兰急了。

“这分明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你弟弟只是一个修理厂工人,收入比你还低,他又哪来那么多的钱?你以为办案的人都是傻瓜?那三处房产暂且不说,上周你的银行帐户一次性汇入十万,那又是怎么回事?你们单位发奖金这么多?一次就发十万?”我说。

方小兰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了。

“你在背地里查我?我有什么权利查我?”

“我没有权利查你,但我可以以一个守法公民的身份检举你,方科长,十万其实是很少的钱,你如果想要钱,你跟我说一声就好了,只要你敢收,一百万我都给你,你也许只知道我是一个混混,但其实我很有钱,我的钱多到你都无法想像的程度,你也知道这个社会有钱就好办事,别说是现在有你的把柄了,就算是没有把柄,我要想把你这小科长的职位弄没了也很简单,对吧?”尚云鹏说。

“你……”

“一直以来这监狱就不允许对骆阿姨保外就医,但这一次我却能做成功,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那就是我有钱,我一直不停地砸钱,你认为你能阻止得了我吗?”尚云鹏说。

“你们……”

“你说,你是收了谁的钱?透露给了消息给他?我说了,钱不是问题,只要你开口,我就给你钱,只要你敢要。”尚云鹏说。

方小兰胖胖的身子在发抖,她紧张了。

“请你们放过我,我好不容易才当上科长,如果你们把我的事说出来,那我这么多年的努力就完了。”她声音颤抖。

“我们没有要把你逼死的意思,你只要告诉我,你把我妈出狱的消息让谁知道了?”我说。

“说来你也许不信,但我真的不知道他是谁,他确实给了我不少钱,但我和他从来没有见过面,只是在电话里和我联络,开始的时候我也不信,但他给了我几次钱后,我就信了他了。”方小兰说。

“第一次我妈妈保外没成功,与你有没有关系?”我说。

“没有!真的没有!我是小角色,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力可以让你妈妈不保外成功,那一次你妈妈打架也是真实的,我真的没有做什么手脚。”

方小兰说的话应该是真的,因为她现在已经很紧张了,应该不会再说假话骗我。

“也就是说,这一次我妈妈要出来的事,是你告诉了那个神秘的人?”我说。

“其实也是巧合,他之前就说,如果你妈妈在狱中有什么重大的事,都要告诉他,我想你妈妈出狱这么大的事,当然是大事了,于是就打电话告诉他了,没想到后来有人来接你妈妈了,你妈妈也确实认识那个人,但我不认识他。”方小兰说。

“把电话给我,你别说你打过的那个电话已经忘了。”尚云鹏冷冷地说。

“他的电话是……”

“用你的手机打。”尚云鹏说。

“不行,我收了他的钱,如果让他知道我背叛他,那他也一样会对付我,只要他出面检举我,那我就完了。”方小兰说。

“不会的,他秘密做这些事,都不和你见面,自然说明他也不想让其他人知道他做过这些事,所以他不会出面检举你的。”我说。

“我还是不放心……”

“这事由不得你,他不会放过你,我也不会,你最好配合我,我可以很负责地告诉你,我如果发怒了,绝对要比他可怕很多。他发怒了只会伤害到你一个人,但我发怒了,你全家都不好过。”尚云鹏忽然就变得凶狠起来。

方小兰有些畏惧,犹豫了一下,还是拿出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再摁了免提。

“有事吗?”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我……”方小兰不知道说什么好。

尚云鹏接过电话:“你是谁?骆阿姨是不是在你那里?”

“尚云鹏?”对方说。

“正是,你哪位?”尚云鹏说。

“厉害,竟然逼得方小兰打电话给我,不愧是万华第一大哥。”对方竟然轻笑。

“少废话,是不是你把骆阿姨劫走了?”尚云鹏说。

“不是我,不过骆云霜现在很安全,你放心好了,我会想办法救他。”对方说。

“我凭什么相信你?”尚云鹏说。

“你只有相信我,不然你还能把我怎么样?”对方说。

“你太小看我的能量了,我肯定能查出你是谁。”尚云鹏说。

“我们是朋友,不是仇人,这一点你要分清楚。”对方说。

“如果是朋友,就不会在背后搞这些事情,你最好说出来骆阿姨在哪里。如果等我自己查出来,我不会放过你。”尚云鹏说。

“你放心好了,她现在很安全。没什么事。”对方说完就挂了电话。

“现在你们相信了,他就是这样和我通话,就单凭声音,我怎么可能知道他是谁啊。”方小兰苦着脸说。

“我可以放你一马,但你要帮我办一件事,那就是帮我弄监控录像,我不管你用什么样的方法,一定得弄到那录像,其实不通过你我也能弄到,只是我要再次托关系,会比较麻烦,你如果真的有诚意,就帮我把录像给一份给我,过去的事我们也不会再追究,你还是可以好好地当你的科长。”尚云鹏说。

“可是……”

“没有可是,方科长,我相信你肯定不止收过那个人的钱,其他犯人的钱你也肯定收过。你的问题肯定很多,所以你最好还是合作一些,不要逼我去检举你,不然你真的会很麻烦。”尚云鹏说。

“好吧,那我试试。”方小兰说。

“不是试试,是必须要弄到,两天之内,我不管你用什么样的方法都一定要弄到那些录像,不然我就去检举你,单凭你那些大量来源不明的财产,就够你麻烦的了。”我说。

“好吧,那两位要不要去家里坐坐?”方小兰苦着脸说。

尚云鹏笑了笑:“方科长太客气了,我相信你肯定不会欢迎我们去你家做客,所以还是不要去了的好,我们等你的好消息。”

说完示意我上车,然后启动了车。

“云鹏,你说那个人会不会是周琛?他是不是其实没死,所以抓了我妈妈作为要胁?”我说。

“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但据方小兰说,你妈妈是跟一个熟悉的人走了,可你妈并不认识周琛,这一点我们之前已经推论过了。”尚云鹏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