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新情况/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因为妈妈的事让我心烦意乱,但公司的很多事还得等我处理,我也只好硬着头皮上班,我相信尚云鹏会帮我找到妈妈,我一向对他有信心。

“骆总,该开会了。”柯雨走进来说。

“开会?开什么会?”我说。

“物流公司的高管会议啊,我们接触的几家物流公司都已经答应振威提出的并购意向,现在振威如日中天,他们听说振威要上市,都想搭上这班快车呢。”柯雨说。

“这么快?这谈判没谈几天吧?这么快就答应了?还来开会了?既然还没收购成功,那他们就还不是振威的员工啊,开什么会?”我不解。

“他们自己要求到振威总部来开会的,他们说要听听你收购后的想法,他们说现在振威是你在掌舵,他们得听掌门人的意思,他们才能放心和振威继续谈下去。”柯雨说。

“可是我没答应和他们见面啊。”我说。

“是董事长答应的,本来是董事长和你一起接见他们,但董事长临时有事来不了,只有你去见了,人家都来了,总不能让人家白跑一趟吧?”柯雨说。

“好吧,那我马上过去,最近事太多,我都忙得头都晕了,你给我两分钟时间疏理一下思绪。”我说。

“好的。”柯雨退了出去。

其实在没有找到妈妈的下落之前,我真是没什么心情谈公事,但人家既然来了,我也得应付一下。

靠在椅子上想了两分钟,让自己大脑清醒一下,我这才来到会议室。

这些人都认识我,我走进会议室的时候,他们都站了起来,他们都是万会物流界排名前十的商界前辈,他们站起来,我心里其实有些过意不去。

那句土得掉渣的话很在理,那就是,谁有钱,谁就是老大。现在尚云鹏有钱,要收购他们,不管他们在物流行业混了多少年,不管他们的资格有多老,他们都得认命,因为他们知道,振威如果铁了心要进物流业,如果他们不答应并购,那以后他们就会成为振威的竞争对手,到时击垮他们就是振威要做的第一件事,振威连码头的经营权都能拿到,要打垮他们简直易如反掌。

“大家都请坐,欢迎来到振威,也是忙晕了,要是知道各位今天要来,我肯定得亲自到公司门口迎接才是。”我笑着说。

“骆总客气了,收购以后,你就是我们的老板了,以后还得你多关照我们才行。”一个秃头男子说。

我笑了笑,“并购只是大家合力做强,不是单纯着眼吞并,更不是我骆濛想当各位的老板,各位都是万华物流行业的前辈,在物流公司运作方面,我还得向各位请教。”

“骆总,我们今天来,不是谈收购价钱的,主要就是想听你一句话,收购我们以后,会不会大量换人,听说振威以后是要上市的,振威上市以后,我们能不能分享振威上市所带来的利益。我们都是商人,看重的就是利益,请骆总莫怪。”一个物流公司的老总说。

我点头,“我完全理解各位的心情,我现在也是个商人,当然知道逐利是商人的本性,谁开公司不是为了赚钱?振威并购以后,会进行资源上的整合,既然是一家人了,当然不会允许各位各自为政,小一些的公司,盈利能力差一些的公司,会几家公司整合成一家公司,当然了,这整合的过程非常复杂,所以还得各位极力配合,至于各位创始人,振威收购以后会保留你们的一部分股权,等振威整体上市以后,你们当然也就会成为振威第一批的原始股东,肯定会得到很大的收益,这一点请放心。”

“其实我们要的就是您这一句话,这样我们就放心了。”

“是啊,骆总只要这么说,那我们就算是价格低一些也可以考虑把公司卖给振威了。”

这些人都是聪明人,他们知道,现在国内物流行业做上市的物流公司不多,凭他们现在的规模,要想上市难上加难,但如果靠上振威这棵大树,以后的前景就要比他们各自为政强多了。

正在和他们讨论一些关于物流上的事,这时柯雨又进来了,“骆总,有个警察找你。”

我一听是警察找我,马上就想到有可能是我妈妈的事。

“那今天我们就到此为止吧,我这两天比较忙,改天我们再讨论。”

我说完急匆匆地走出了会议室,虽然这样有些不礼貌,但也没办法了。

来到接待室,我看到了穿着警服的胡志新。

“你找我有事?你又想找我麻烦吗?”我说。

“我好像从来也没有找过你的麻烦吧?”

胡志新还是一脸的阴郁,这个人虽然是个警察,却让人一点阳光的感觉都没有。

“那你找我什么事?”我说。

“你报警说你母亲失踪了,这件事是真的吗?”胡志新说。

我一愣,心想我没有报警啊。难道是尚云鹏报的?

“那当然是真的了,我妈妈保外就医已经成功了,但是在监狱外面被人接走了,现在一点消息也没有。”我说。

“有谁可以证明你妈妈不是你们接走了,而是别人接走了?”胡志新说。

“如果我现在让人把你推下楼摔死,那谁来证明你不是自己跳楼?”我说。

“我自己为什么要跳楼?”胡志新说。

“这就对了,我如果把自己妈妈接走,我为什么要说不是我接的,那可是我亲妈,你好歹也当了这么多年的警察了,一点判断力都没有,真让人惊讶。”我没好气地说。

“如果你妈妈真的失踪了,那我会帮着你查的,因为我一直都想问问你妈妈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胡志新说。

“你还是认为你爸爸的案件另有隐情?你的依据是什么?”我说。

“我说不上来,总之我觉得不对劲,我想知道我爸到底是怎么死的。”胡志新说。

“你找我妈妈,该不是为了报仇吧?我妈妈已经坐了这么多年的牢了,已经受到惩罚了,你就不要再记恨了,你如果一直生活在仇恨之中,也没什么意思。”我说。

“我没有要找你妈妈报仇,我只是想知道真相而已,我本来就是警察,警察要查清楚真相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更何况这件事和我自己有关。”胡志新说。

“如果你只是想知道真相,那我可以理解,而且我也支持你。”我说。

“我不会说谢谢你,是你妈妈让我没有了父亲,我虽然已经不恨她了,但我也不会把你们当朋友。”胡志新说。

“我也没准备要和你做朋友,你想太多了。”我冷冷地说。

“你来这里干什么?”

说话的是尚云鹏,他回来了。

“我是来调查案子的,你以为我喜欢到你的公司来?”胡志新说。

“我也没说要你喜欢到这里来,胡警官,我们不能成为朋友,但也不必当仇人,不管你以前有没有参与陷害过我,那些事都过去了,我也不会再追究,但以后你不许找骆濛的麻烦,不然我会对你不客气,你有你做事的方法,我也有我的方法。所以我们最好不要让彼此难受。”尚云鹏说。

胡志新没有说什么,转身看着我:“如果有什么线索,请及时和我联系。”

“不送。”我说。

胡志新走了以后,我这才问尚云鹏:“是你报警的?”

“我在警方的眼里一直都是混混,所以我这次也报警了,让警方知道我也不是做每一件事都想动用自己的力量,我也是一个需要保护的守法公民。”尚云鹏说。

“这倒有趣,你报警,警察肯定很吃惊吧,很多警察做不到的事,你也能做到,这次你竟然主动求助于他们,肯定让他们觉得奇怪。”我说。

“对了,你看新闻了吗?周琛的事你知道了吧?”尚云鹏说。

“周琛什么事?”我问。

“现在警察竟然鉴定出那渡假村里死的人是周琛,有媒体已经在报道说周琛三年前是假死了。”尚云鹏说。

“啊?怎么会?警察怎么鉴定得出那人是周琛,就算是遗骸可以作鉴定,那他们又怎么会想到拿去和三年前就已经死了的周琛作比对?”我说。

“是啊,所以肯定是有人明白告诉了警察,说那渡假村里烧的人就是周琛,他们这才会想到去比对的。”尚云鹏说。

“这事太过诡异了,会是谁去告诉警方那人是周琛呢?知道周琛没死的人就没几个啊,难道是隽哥他们告的?”我说。

“不可能,如果是隽哥做的,他肯定会通知我们的,肯定不是隽哥。”尚云鹏说。

“那不会是周宣吧?这更不可能,他不可能做这事。”我说。

“周宣那肯定是不可能的,周琛假死的事一但曝光,那周琛的名声就保不住了,警方肯定会查下去去,现在周琛都已经死了,肯定也没人会想到去保护他的名声了,说不定他以前政治上的对手会借这个机会把很多的事安在他的身上也说不定呢。”尚云鹏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