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火了一把/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会不会是素季?素季不但要周琛死了报杀父之仇,而且还要他名声也变坏?”我说。

“这好像也不太可能,素季那样的人,肯定一心只想着报仇,人死了就达到她的目的了,她又怎么可能会要把周琛的真实身份抖出来,在她眼里,那个人是真周琛还是袁东都无所谓,重要的是那个是她的杀父仇人。”尚云鹏说。

“那我就想不出来到底是谁把周琛的事给说出去了,而且是在他死了以后才抖出去,如果他那么恨周琛,又知道周琛的秘密,那为什么不在周琛死之前就揭露他?这样对他的杀伤不是更大,为什么要在死后针对他?”我说。

“想不明白,不过周琛这个恶人的事被揭露出来,那到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不管是谁揭发的,对我们来说都是好事。”尚云鹏说。

“那倒是也是,对了,那个监控录像什么时候能够看到?”我说。

尚云鹏面有难色,没有说话。

“到底怎么了?”我觉得事情有些不对。

“你不要着急啊,监狱的人说,那几个监控摄像头都坏了,没有录像。”尚云鹏说。

我听了心里自然一凉,这对我来说当然不是好消息。

“那……我们不是没有线索了?”我有些难过。

“暂时是没有了,但我还是相信我会找到阿姨的,现在警方也在帮着找,我认为会找到的,你不要太担心了。”尚云鹏说。

我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要说不担心,那是不可能的。

***************

周琛的事忽然间就被媒体大炒特炒,成为万华最热的新闻,一个死了的人,却成为了新闻热炒的焦点,真是一件奇怪的事情,周琛肯定没想到,自己死了还火了一把。

但这事的发展却又超出了我们的预料,因为周宣与渡假村的纵火案有关,被警方抓了。

周宣其实也够倒霉的,当局长当的好好的,结果局长位置没了,成了东力的总裁,总裁没坐几天,又再次从高空坠落,直接成了嫌疑犯。

我忽然就明白了,周琛的事爆出来,不是为了对付已经死去的周琛,而是为了对付活着的周宣。

死去的周琛只是一根导火索,只是为了引爆周宣。

振威公司的楼下,我和尚云鹏正要上车回家,这时一个女的过来拦住了我。

她是黄晓容,是周宣的母亲。

她看上去越发的憔悴了,当然是因为周宣被抓的原因。

“是不是你们害的周宣,既然周琛已经死了,你们的仇也已经报了,为什么还要害我家宣宣?”

她厉声指责,语气充满愤怒和悲怆。

“不是我们做的。”

我能理解她的心情,虽然她态度很不好,但我还是很客气地对她说话。

一个母亲唯一的独子被警察抓了,有可能进监狱,她的态度再坏,那也是可以理解的。

“做了还不承认?知道周琛没死的人就你们这几个,只有你们和他有仇,不是你们是谁?周琛都已经死了,你现在却还要把那些旧事抖出来,还要把宣宣给弄进去,你们是不是也太狠毒了?”她越发的激动了。

“阿姨,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那件事真不是我们做的,我如果做了,我肯定会承认,但不是我做的,你让我如何承认。”我说。

“那就是凌隽和齐秋荻做的!反正就你们这几个人,不是一个就是另外一个!”黄晓容说。

“也不是他们,这一点我可以保证,如果是凌隽他们做的,那也和我们做的是一样,我一样可以承认。”尚云鹏说。

这时保安走了过来,“骆总,要不要我做事?”

他应该是看到黄晓容扯着我大吵大闹,认为我遇上了麻烦,所以要动粗帮我解围。

“不用。”我示意保安走开。

这时又出了状况,几辆车驶了过来,车上下来的,全是拿着话筒和扛着摄影机的记者。

他们不是冲我们来的,是冲黄晓容来的。

“请问周琛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能假死这么多年?你是他的夫人,应该很清楚这一切吧?”

“周琛假死真的是为了脱罪吗?还是因为其他的事?周宣为什么要到渡假村放火,难道是想烧掉什么证据吗?还是想杀人?”

“请问这件事和你有关吗?你如何解释发生的这一切?”

记者的话题一个接着一个,越围越紧。

黄晓容愣愣的不知道如何回答,她肯定没见过这么多的记者,她不是大官,自然没有接见记者的经验,加上现在这件事对她的打击太大,她已经很憔悴,又怎么可能有精力应付这些记者。

“黄阿姨,你先上车吧。”

尚云鹏打开车门,让黄晓容上车坐下,然后关上车门。

“你们有完没完?人家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你们还要追着挖新闻?如果你们的亲人出了事,你们还有没有心情面对别人的提问?你们要了解情况,可以去问办案的警察啊,干嘛追着一个老人不放?”尚云鹏大声喝道。

这些记者当然是认识尚云鹏的,尚云鹏这么一喝,还是震住他们了。

“尚先生,你为什么如此维护她,难道这件事和你们也有关吗?”一个记者问。

“你的意思是说,我是在多管闲事?这里我的公司,黄女士是我的客人,我管一管还不行了?信不信我让保安把你们轰出去?是不是我很久没对记者发火了,你们就认为我好欺负了?”尚云鹏怒喝。

那记者不敢吭声了,尚云鹏发怒的时候,是真吓人。

“我知道这是你们的工作,但也要考虑一下当事人的感受,你们都是正规媒体的记者,不要学习那些狗仔队的作风,黄女士现在不是一个新闻人物,是一个母亲,你们也是有母亲的人,你们应该体谅她的心情。”

这些记者应该没想到,尚云鹏这样的江湖大哥竟然能说出这么温情的话,他们有些不好意思,有人主动关掉了摄像机。

“大家都不容易,相互体谅一下,人都有低谷的时候,不要在别人低谷的时候落井下石,我先走了,不许再追来,谁要追来,我一定对他不客气。”

尚云鹏冷着脸说完这些话,打开车门上车,启动车辆走了。

那些记者果然不敢追来。

黄晓容一直没有说话,尚云鹏的表现,应该是让她有些吃惊。

在她们这样的官僚眼中,尚云鹏这样的人,是不入流的混混,不管尚云鹏混得如何的好,在她眼里永远都是混混。

但今天这个混混却保护了她,而且以一个晚辈的姿态保护了她,像她这样在官场中混的人,习惯了相互虚伪应酬和倾扎,真正站在她的角度为她考虑的人,应该是非常少的,所以她应该会有一些感动才对。

尚云鹏将车开到了一家餐厅,“黄阿姨,不介意地话,我们一起吃个饭,如果你没心情,我先送你回去也行。”

黄晓容终于开口:“不会打扰你们二人世界吧?”

她这样说,那就柔和多了,听起来也比较顺耳了。

“不会,我们可以聊一聊周宣的事,因为我们也想知道到底是谁把以前的事曝出来的,那个人又怎么会知道那些事。”我说。

“那我请你们吃饭吧,我对你们的态度不好,你们还肯帮我挡记者,真是谢谢了。”

能让黄晓容这样的人说声谢谢,真是不容易。

“不用客气,其实你也算是我们的长辈,而且我们之间其实也没有多大的仇恨,凭心而论,周宣是做了一些让我们不舒服的事,但也没有对我们造成多大的伤害。所以我们不算是仇人,就算有些过节,那也是在可以化解的范围。”尚云鹏说。

“你能如此大度,真是不错,我以前对你们这些人有成见,也是因为没有过多了解。”黄晓容说。

说话间进了餐厅,找了包间坐下。

“其实周琛最初的时候也不是一个坏人,他也曾经热血过,开始进入官场的时候,她还处处受排挤,就是因为他不会来事。”黄晓容说。

我和尚云鹏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听她说。

“官场是个大染缸,任你再白,如果要想融入,就得把自己的颜色变换一下,不然你就是异类,会显得不合群,任你再努力,如果不合群,领导也会看你不顺眼,根本就没有发展的可能,你们没有混过官场,所以你们不能体会。”黄晓容说。

其实我能体会,其实职场不也一样,我在律师事务所工作的时候,就是太过坚持原则,经常让我的师傅不高兴。但是如果说周琛变坏就是因为环境不好所致,那也太过牵强,毕竟官场中也有好人,也有当了一辈子还是两袖清风的,虽然占的比例极少。

“每一行都有苦衷,我想我们能理解。人要坚持原则是很难的,特别是当大多数人都不坚持原则的时候,你自己坚持所谓的原则,受到太多打击后,自己都会怀疑是不是对的。”我说。

“是啊,所以周琛后来才会一错再错,最后万劫不复。骆濛,我知道你以前是万华有名的律师,我请你帮帮我,救救周宣,只要你答应,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你让我去死都行。”黄晓容说。

她说的诚恳,我能理解她的心情,但我不能答应,因为我现在是振威的总裁,不可能去为周宣辩护,但我会想办法帮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