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黑白组合/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我知道拒绝她会让她非常的难过,但我还是拒绝了她。

“对不起,这事我不能答应,倒不是因为我和周宣有过节,只是因为我现在已经不是一个专职律师了,我要管理振威集团,如果我现在以律师的身份出现去为周宣辩护,那整件事会显得非常的奇怪,我将会面临各种猜疑,这不仅会影响到我个人,也会影响到我的公司,我不能答应你。”

黄晓容果然很失望,叹了口气。

“其实万华很多著名的律师,你可以找他们辩护,虽然我不能亲自出面帮你,但如果一些专业的问题,我还是可以提供一些建议。”我接着说。

“好吧,我也知道这件事太过勉强你了,那你有没有什么好的律师推荐给我?”黄晓容说。

“在万华最有名的当然就是我原来的师傅了,他虽然人很势利,但毕竟做了这么多年,业务水平还是很高的,你可以直接找他,他会卖你面子的。”我说。

黄晓容摇了摇头:“我其实问过一些律师了,就是因为周家现在名声太不好,周琛假死的事传得沸沸扬扬,很多人都不愿意接这个活。”

“这就奇怪了,律师接什么案子,接谁的案子对对律师本身并没什么有什么影响的,一些臭名昭著的罪犯照样能找到大律师为他们辩护,因为这本身就是律师的职责,律师为当事人辩护,并不意味着律师同情这个当事人,或者说是支持这个当事人的犯罪行为。”我说。

“那他们为什么不肯接这个案子呢?”黄晓容问。

“也许是那个让周宣进去的人买通了那些律师,不想让他们接这个案子吧。”尚云鹏说。

“如果是这样,那我该怎么办?”黄晓容说。

“你可以寻求法律援助,会给你指派律师的。”我说。

“收费的我都信不过,更何况是免费的了,如果真的没有人肯接这个案子,那周宣就没了。”黄晓容说。

“其实周宣有一个女朋友叫饶溪,她是我的师妹,我会试着说服她为周宣辩护,就算是她不答应,我也会想办法逼她出面去为周宣辩护,然后我会在背后帮她,但如果是这样,我就必须得了解真相,我要见周宣一面,希望你能安排一下,你是在官场混的人,又是当事人的母亲,当然更方便安排。”我说。

“好,我会尽量安排的。”黄晓容说。

**********************

我要见周宣,当然有我自己的目的,因为律师要为当事人辩护,就得知道所有的事实,如果当事人刻意隐瞒,那律师将会陷入被动。

几天不见,周宣身上的那种嚣张的气焰已经荡然无存,他白净的脸变得更加苍白,胡须长了很长,看起来老了许多。

“是你母亲让我来的。”我直接说。

他没有说话,只是看了看我。

“她在想办法找人为你辩护,但很多律师不愿意接这个案子,我准备逼饶溪出面为你辩护,但她的业务水平有限,我得知道你的情况,然后给她拟出相应的方案,以应对检方的指控,也就是说,你必须得告诉我真相。”我说。

“你这么好心?”周宣冷冷地说。

“坦白说我一点也不同情你,但我同情你的母亲,黄阿姨这么大岁数了,没有了丈夫,又没有了独子,我担心他会挺不过去。”我说。

说到黄晓容,周宣终于眼神温和了许多。

“你想知道什么?”周宣说。

“我想知道,那火是你放的吗?”我说。

“不是。”周宣说。

这倒是让我非常的吃惊,我真以为那事是周宣做的,却没想到不是他。

“你不必对我隐瞒,我知道素季找过你。”我说。

“真不是我做的,我虽然对他没什么感情,但要说放火烧死他,这样的事我真做不出来,但我默许素季做这件事,至于是不是她做的,我不清楚,但这件事我真的没做,我只是提供了线索。”周宣说。

“那周琛到底是做什么生意?他都和哪些人合作?这些事你总知道吧?”我说。

“这些事完全和这个案子无关,我没有必要告诉你。”周宣说。

“但这是我帮你的条件,你必须得告诉我这些,我才会帮你,如果我不帮你,你妈妈就得到处求人,而且还不会有结果,你也知道,这个社会求人远没有逼人效果好,我可以逼得饶溪出面为你辩护。”我说。

周宣在犹豫,他的眼神漂浮。

“我的时间不多,你最好痛快一些,你现在都这样了,你没什么可以失去的了,你以为你还能维护东力吗?我知道东力肯定是做见不得人的勾当的,我只是不了解他们到底是做什么生意而已。”我说。

“东力的业务很广,而且在不同的国家,不同的地区有不同的业务,是一个非常大的集团,远比外界知道的要大得多,不夸张地说,比美濠集团还要大。”周宣说。

“这怎么可能,一个只做生物技术的公司,比美濠还要大?”我表示质疑。

“我所说的大,主要指的是他们的关系网,东力的股东,全部都是用的假名,但他们却可以用这些假名来顺利地办事,就可以知道他们有多厉害了,我接手东力,也是其他的袁先生同意的,他们认可我是周琛的接班人,所以我才能进东力。”周宣说。

我听得有些迷糊,“袁先生,不就是周琛么,其他的袁先生又是什么意思?”

“周琛只是袁先生之一,东力的袁先生有四个,分别叫袁东、袁西、袁南、袁北。听起来是不很可笑?是不是像在打麻将?但你先别笑,这是真的,这四个股东,各有势力,他们凑成一团,不仅是可以打麻将,还可以赚大钱。”周宣说。

“周琛是袁东,这是可以确定的了,蒙巴应该也是其中一个吧,他在南方,应该是袁南,那袁西和袁北是谁?”我问。

“我不知道,坦白说连蒙巴是不是袁南我都不清楚,我虽然是总裁,但我还在考察期,根本见不到那些股东,其实如果周琛死了,我就会自动变成袁东,继承周琛在公司的利益和义务,但没想到我被弄进来了。”周宣说。

“你和周琛不能相比,周琛盘踞万华多年,坏事做尽,黑白两道都有人脉,他当然有资格做袁先生,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招商局长,根本没多少利用价值,所以他们会踢你出局,索性把你送进来了。”我说。

“你的意思是说,我是东力的其他股东害的?”周宣说。

“应该就是,只是我没有证据而已,那你告诉我,现在东力在万华到底在从事什么业务?”我问。

“东力前一阵准备收购万华一些国企,就是为了扩大在万华的影响力,然后以白掩黑,方便做一些灰色生意,没想到让你们给搅黄了,现在我还不能完全信任你,所以我不能全部都告诉你,如果你把我救出来,我就什么都告诉你。”周宣说。

“其实我也不是一定要知道,我母亲被人劫走了,我想知道,这件事和你有没有关系?”我说。

“没有,我没有劫走你母亲,我周宣确实不是什么好人,但我没有害过人命。”周宣说。

这一点我相信,因为他不是那种有胆子杀人的人。

“好吧,那咱们谈话就到此为止,对了,素季呢,她逃了吗?”我说。

“不清楚,应该是逃了吧?如果你见到她,你可以问一下她知不知道其他的袁先生都是谁。”周宣说。

“希望你今天跟我说的都是真的,不然我绝不会帮你,只要我不帮你,你肯定就出不来了。”我说。

“我没有骗你,四个袁先生都称为袁先生,但却有不同的背景,他们自称黑白豪门,也就是说,他们都是隐形的富豪,都是豪门,只是有黑有白,所以他们的组合叫黑白豪门。”周宣说。

我冷笑:“他们竟然还说自己是有黑有白,干非法生意的,当然都是黑的,哪里还有白?”

“我以前也像你这么认为,但我现在知道了,其实黑和白就像硬币的两面,黑的另一面就是白,白的另一面就是黑,而这两面永远都存在,如果其中一面消亡,另一面也就不存在了。”周宣说。

我没有和他继续争执,“我走了,你等我消息。”

回到车上,我把我跟周宣谈话的录音给尚云鹏听,他听了也觉得不可思议。

“如果用假名办个证什么的倒也还说得过去,用假名来开公司,而且还能顺利经营,那真是厉害,那得有超强的关系才能做到。”尚云鹏说。

“是啊,只是周宣现在不肯告诉我东力在万华的主要业务是什么,不然我们就可以调查清楚其他的袁先生到底是谁了。”我说。

“其实这件事和我们关系不大,其他的袁先生是谁我们能知道最好,实在不知道也无所谓。”尚云鹏说。

“我倒不这样认为,这些人如果把东力做大,以后肯定会和振威为难,周宣说了,他们要把东力做大,然后以白掩黑,以正当业务为掩护,做一些非法勾当。”我说。

“真相总会浮出来水面的,我们现在已经知道这么多了,接下来要想搞清楚就不难了。”尚云鹏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