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团聚/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尚云鹏在接了一通电话之后,脸上有些兴奋之色。

“终于找到那辆车了,那辆撞我的车。”尚云鹏说。

“就是去接我妈的那一天撞你的车?”我问。

“是啊,就是那一辆,虽然没有上牌,但他撞到我的时候,碰到了旁边一辆货车,所以车身有严重的撞伤,我就知道他们肯定会去修那辆车,这几天我一直让兄弟们注意修理厂呢,没想到终于有了结果。”尚云鹏兴奋地说。

“那我们如果找到那个车主,不就可以找到那个让他撞你的人了?”我说。

“是啊,现在秦浩就带人在那修理厂等着呢,只要那个人一出现,秦浩就不会让他跑掉。”尚云鹏说。

“希望借这个线索找到我妈妈就好了。我们也去那修理厂等吧?”我说。

“那种事让下面的人去做就行了,不用我们自己亲自去做的。他们逮到人以后,会通知我们的。”尚云鹏说。

“好吧。”我也只好答应。

********************

这一次比较顺利,第二天秦浩就把来取车的那个人抓个正着。

这人蓄着小胡子,看起来一脸的猥琐。

“你是谁,为什么要撞我?”尚云鹏问。

“那只是一个交通意外,我赔你钱就是了。”小胡子说。

“你很有钱吗?你准备赔多少?”尚云鹏问。

“那你想要多少?”小胡子问。

“看你来不认识你,那你就不是江湖中人,但凡是在万华混的,不会不认识我,你是干什么的?”尚云鹏说。

“我是来万华找工作的,但我会驾驶,有人给了我钱,让我帮他办事。”小胡子说。

“你应该是在别的地方犯了事逃到万华来躲警察的吧,我看你那一双手就不像是找工作的,倒像是扒手,你最好说实话,不然我让人把你的手剁了。”尚云鹏说。

小胡子不说话了,应该是尚云鹏猜中了。

“我以前确实是在县里混的,来万华没多久,我不知道你是谁。”小胡子说。

“这不重要,你告诉我,是谁让你撞的我,你既然不认识我,那你又怎么知道骑摩托车的是我?你不怕撞错人吗?还有,既然你刚到万华不久,你哪来的车?”尚云鹏说。

“附近有人指挥我,他们让我撞骑摩托车的,我就撞了,车也是他们提供的,其他的我真的不知道。”小胡子说。

“好,那你带我去找那个让你办事的人。这车这两天一直都是你在开吗?”尚云鹏说。

“是我在开,他们说等风声过了,再把车还给他们。”小胡子说。

“那就更好了,那你现在就去还车吧,打电话给他。”尚云鹏说。

“我不能答应你,因为如果我带你去见他,我就拿不到他剩下的钱了。”小胡子说。

“看来你还是不懂规距,先打一顿吧,别打死了。”尚云鹏对秦浩说。

秦浩一使眼色,两个手下扑了上去,对着那小胡子就是一顿打。

这小胡子倒是经打,竟然没哼一声。

“你还很难捱,把他衣服脱了,扔在郊外冻他一宿,看他还捱得不捱得过?”尚云鹏说。

“别,我带你们去见他就行了,你可真狠!”小胡子服了。

“这都算狠?你还没见着狠的呢。”秦浩说。

“别跟他废话,带他上车,去见那个让他做事的人。”尚云鹏说。

半小时后,我们到了一处高档住宅小区。

小胡子拿出电话,打给了那个人,说他已经到了小区门口中了。

我和尚云鹏坐在车后座,秦浩他们的车停在不远处候着。

过了几分钟,有个人从小区里走出来,我一看到这人就惊呆了,他是展瑞!

让这个人去撞尚云鹏,阻止我们接走妈妈的,竟然是展瑞!

“是他就对了,这人没混过江湖,所以办事手法拙劣,我们这才很容易就查了出来。”尚云鹏说。

展瑞伸手拉开车门,看到我和尚云鹏,愣了一愣。

“怎么?不认识了?”尚云鹏问。

“认识,怎么能不认识呢。”展瑞笑着说。

“是你接走我妈妈的?”我问。

“是啊,我以为你没空,所以就替你把阿姨接回家了。”展瑞竟然爽快就承认了。

这当然是在撒谎,白痴都听得出来。

“都这样了,你还好意思说这种鬼话,真是不知死活。”

尚云鹏忽然又变得粗鲁起来,一把拽住展瑞,狠狠地将他的头撞向车身,发出砰砰的声音,展瑞这一次没有叫,他忍住了。

“别打了,你要是把我打死,那骆濛的妈妈在哪你还能知道么?”展瑞说。

尚云鹏这才停手,“现在就带我们去见骆濛的妈妈,不然我今天就弄死你,我不是吓你,我是真的会弄死你。”

“你别激动,我本来也是要让你们去见她的。”展瑞说。

“我们当然不相信他说的话,他这个人,就不值得相信。

“我知道你不信,你可以去自己去看啊,你妈就住在丽芬酒店,安顿得好好的呢,你可以接她回家了。”展瑞说。

“几号房?”尚云鹏问。

“308号房,是用我的身份证登记的。”展瑞说。

“把他看住,如果我们在丽芬酒店见不到人,我打电话给你,你就先打断他一条腿。”尚云鹏对走过来的秦浩说。

“好。”秦浩应道。

****************

丽芬酒店。

我准备去摁门铃,被尚云鹏阻止。

“万一要是展瑞给我们设了一个套怎么办?让我去叫门,你往后面退一些。”尚云鹏说。

我只好退后,门铃响了两声,酒店的房间的门开了。

“阿姨您好,我是尚云鹏,我和濛濛来看您来了。”

我的眼泪哗地就下来了。

还没等我进房间,妈妈就冲出房间,与我在过道里相拥大哭。

十几年了,一直想抱一下妈妈,今天终于如愿。

“我们还是先走吧,毕竟这是展瑞订的房间,我们先离开这里,回家再说。”尚云鹏说。

我和妈妈这才止住哭声,和尚云鹏一起离开了酒店。

“妈妈,那天我要去接你,为什么你和别人先走了呢,是谁去接的你?展瑞没有为难你吗?”我问。

“没有啊,他对我挺好的,我们从小是邻居嘛,我认为他没有恶意,就跟他走了。”妈妈说。

我不应该怀疑妈妈,但我总觉得不信她这话。

“那为什么你出来这几天都不和我联系呢?我都快急疯了,都不通知我一声?”我说。

“我想着你工作忙,准备等周末的时候再去找你呢,没想到你自己找上来门来了,你们没把展瑞怎么样吧?他也是好心,你们不要为难他。”妈妈说。

“他会好心吗?是不是他逼你了,不让你说实话。”我忍不住怀疑。

“没有啊,他对我真的挺好的,他没有逼我,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妈妈说。

“阿姨,我接您去我家好不好?”尚云鹏说。

“还是先回家去看看吧,你家肯定是要去的,但我们改天再去就行了。”妈妈说。

“那好吧,阿姨,不管你有什么样的麻烦,我们会保护好你的,你不用担心,一切都有我们担着,有我们在,没有人会欺负你。”尚云鹏说。

“我知道的,没有人欺负我,真的。”妈妈说。

很快到了我自己的房子,住习惯了尚云鹏的大别墅,回到家里,忽然觉得好窄,都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这话还真是说得没错,习惯了豪宅,重回这小房子,感觉很压抑的感觉。

不过这种感觉也没有持续多久,我很快就又习惯了,我毕竟在这里住的时间长,我也不是一个忘本的人。

妈妈在房子里走来走去,一脸的喜悦。

“哎呀,这房子可真好,可真漂亮。”

妈妈在监狱里呆的时间久了,自然见到什么样的房子都觉得好了,如果她要是见到尚云鹏的别墅,那她肯定会认为太奢侈了。

“阿姨,我请你吃饭吧,你想吃什么?”尚云鹏说。

“那就在家里自己做了吃吧?你们习惯在家里吃饭吗?”妈妈问。

“我们无所谓,如果你喜欢在家里吃,那就让濛濛去买菜给你做饭好了,我公司还有些事,我先去处理一下。”尚云鹏说。

“有事你去忙,没关系的。”妈妈说。

我送尚云鹏出来,“云鹏,你说,妈妈是不是在说谎。”

“说谎这词太严重了,她确实好像有些话不愿意跟我们说,你也不要逼她,她好不容易出来了,让她开开心心的,有不清楚的事,我们自己去想办法查清楚就行了,不要逼阿姨说清楚来龙去脉。”尚云鹏说。

“你也认为她说的话是假的?”我说。

“她出来几天都没有联系你,这事本来就挺奇怪的,但不要急着逼问她,老人家嘛,开心最重要,我们的那些江湖恩怨不要影响到她的心情才好。”尚云鹏说。

“这我知道,可是我想不出来为什么展瑞会去接她,但明显展瑞又没有为难她,这到底是为什么?”我说。

“这个我暂时也想不明白,但有一点可以确定,不管是展瑞是不是有坏心,但阿姨肯定是不会害我们的,所以一定不要追问,如果阿姨愿意说,那她自然会跟我们说,但如果她不愿意说,那我们就不要逼她说,记住了啊,好好去陪陪她吧,我先离开,让你们母女好好说说话,晚些时候我再回来。”尚云鹏说。

“谢谢你啊,云鹏。”我说。

“又来了,以后不许跟我客气。”尚云鹏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