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客人/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饶溪身边的男人换来换去,她却还是那样光彩照人。

听说她现在同时交往很多的男朋友,有些是政界新星,有些是商界名流,总之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充分保证了她高水平消费的经济补给。

我以为上次利用她的事她会生气,但她却一点也不生气。她还是笑盈盈地看着我,晃动着手里的红酒,就像晃动她轻佻的人生一样惬意。

“你肯定在想,我见面就会骂你,然后你现在在想,我为什么不生你的气?”

她喝红酒的样子越发的像模像样了,真是混出来了。

“看起来你比以前变化很大,你现在有点上流社会的范了。而且人也比以前聪明了。”我笑着说。

“那是当然,师姐你混得这么好,咱们是同门师姐妹,我也不能太差,不然有辱师门不是。”饶溪笑着说。

“你和秦浩现在还在好吗?”我问。

“很好啊,浩哥果然是很大方,而且人也长得不错,虽然她不会娶我,但我也没想要嫁给他,寂寞的时候就见一见,各取所需,仅此而已。”饶溪大度地说。

“很流行的交往方式啊,你们可以各取所需,所以我不怪我,我给你多介绍了一个男朋友,可以让你捞到更多的好处,你应该感谢我才对。当然不会怪我。”我说。

“没错,你以后要是有这样的资源,多介绍几个给我,就算是你利用我也无妨,我一点也不介意。”饶溪笑道。

“那我又把周宣介绍你呗。”我笑着说。

“你别逗了,他都进去了,你还怎么介绍给我?他是你们弄进去的吗?你们可真狠,就这样一套一套的手段,就把他给弄进去了。”饶溪说。

“他进去了,你也算是做过他的女朋友,你一点也不难过?”我说。

饶溪大笑起来,好像我说了一个非常好笑的笑话一样。

“我说的话很好笑吗?让你觉得我很无知吗?”我说。

“确实有那么一点儿,我为什么要难过,他只是我的男朋友之一,他进去了,我不和他好就是了呗,我干嘛要难过啊?他对我也不是那么好,还不如浩哥大方呢,我难过?真是笑话。”饶溪一副不在乎的样子。

“不过我今天来找你,还真是想和你谈和周宣有关的事情,现在他进去了,没有律师愿意为他辩护,我希望你能为她辩护。”我说。

“他愿意出多少钱?”饶溪说。

“你可真现实,竟然一开口问的就是钱。”我笑着说。

“那当然,现在周宣都已经进去了,没有多少利用价值了,不和他谈钱,难道和他谈感情吗?”

饶溪刻意把‘感情’两个字的音拖得很怪,似乎是有意在嘲讽‘感情’这种在她看来一文不值的玩意儿。

“好吧,你也知道,周宣的妈妈也是个官,她们家就算不是什么巨富,但肯定也不缺钱,周宣是黄晓容的独子,现在她急于把周宣救出来,只要有人肯为周宣辩护,付出多大的代价她也愿意,钱肯定不是问题。”我说。

“那也得谈个价钱吧?你又不是没做这律师,都是先谈好价钱再做事的。”饶溪说。

我想了想了,然后正色对饶溪说:“师妹,你知道那些男人为什么总是想把你当玩物,而不真的想娶你吗?”

“为什么?因为我靠不住呗。”饶溪说。

“没错,这就是你最大的问题,你有机会接触很多的有钱人,但你给你的感觉就是靠不住,所以你只能是陪睡捞到芝麻大的好处,却往往丢掉西瓜大的好处。”我说。

“嗯,师姐无疑是抱到大西瓜的杰出代表了,我愿意听师姐的教导。”饶溪笑着说。

“其实人还是需要善良一些的好,就算是坏人,也喜欢和善良的人打交道,因为善良的人给人以安全感,所以不管是好人还是坏人,都喜欢善良的人。这个社会太浮躁,也太功利,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太过淡漠,大多的人际关系,都是建立在相互利用之上。但是,人和人之间却又是相互的,你为对方打开一点,对方也为你打开一点,如果你只是和人应付,别人也不会为你打开,这样相互应付,永远也不可能走近,不能走近,别人就不会和你谈感情,没有感情,你永远也只能当别人的玩物。”

我说得有些直接,一般人的听了可能会生气,饶溪炼得百毒不侵,自然不会生气。

“听起来好像有些道理,那你认为我就应要怎样呢?我要和每一个男人都动真感情么?可是那些贱男人会和我玩感情么?我如果动真感情,而他却玩假的,那我不是傻?最后不是一场空?”饶溪说。

“所以这本身就是一种投资,爱自己该爱的人,全心全意地爱,如果没有缘份,那也认了,总比你这样游戏人生的好,就算是你要游戏人生,那也得为以后考虑一下,最后你还是得嫁一个人,你年轻时可以在男人之间穿梭,老了谁还陪你玩?”我说。

饶溪点头:“这个问题我想过,那你说,我应该怎么办?”

“去做一些必要的感情投资,真正地试着去对一个人好,然后换取他也对你好。”我笑着说。

“你说的这个人,不会是周宣吧?”饶溪也笑着说。

“没错,我说的就是他,现在他处于困境,别人避之不及,如果你这时你对他好,他要是能出来,肯定会对你好。”我说。

“他对我好那有什么用?他现在不行了,没有多少油水了。”饶溪说。

“你又短见了吧?我已经说过了,周宣一家为官多年,钱肯定是有的,你如果以后能够嫁给周宣,那日子肯定错不了,我还可以透露一个秘密给你,其实周宣的生父有百亿资产留给周宣,只是现在没找到而已,如果要是找到了,那不是成了大富豪了?”我说。

饶溪的眼睛一下子发亮,“真的?你可不许骗我。”

“我骗你干嘛?总之这一次你如果能把周宣弄出来,绝对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你就放心吧。”我说。

“可是我的业务水平其实很差,差你那是差远了,我未必成功啊。”饶溪说。

“你这不用担心,我可以答应帮你的忙,我问过周宣了,他并没有参与杀人,他只是被人利用了而已。”我说。

“你为什么要救周宣?你有这么好心吗?”饶溪问我。

“也不为什么,只是觉得黄晓容可怜而已,最重要的是周宣知道一些秘密,我需要取得他的信任,然后弄清楚那些秘密。”我说。

“说到底,你还是想利用周宣而已。”饶溪说。

“我不反对你这样理解,不过我确实能给他实在的帮助,这很重要。也许这不能算是利用,只是一种交换,就像你说的那样,各取所需。”我说。

*******************

我和尚云鹏在超市逛了一圈,买了一大堆的菜和各种生活用品。

妈妈喜欢做饭,但是她多年没做饭了,手艺倒退得很厉害,做出来的饭要么太咸,要么太淡,便她坚持要做,我也没有办法,只好买很多的菜,让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只要她高兴,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最让我感动的是,不管妈妈做出什么样的菜,尚云鹏都说好吃,而且吃得很香的样子,可把妈妈乐坏了,她经常说自己宝刀未老,但只有我知道,她这宝刀就算是未老,那也需要很长时间练习,才能恢复以前的厨艺了。

“云鹏,如果我妈妈做的菜实在太难吃了,其实你可以不用去我们家吃饭的。”我对正在开车的尚云鹏说。

“你什么意思啊?不想让我去你家蹭饭啊?担心我会把你家吃穷吗?”尚云鹏笑道。

“那倒不是,其实我也很清楚,我妈妈做饭其实没那么好吃了,只是你给面子,所以就装着好吃。”我说。

“是真的很不错啊,我什么苦日子都经历过,能有一位长辈做饭给我吃,对我来说就是非常幸福的事了,让我有了家的感觉。”尚云鹏说。

“可是……”

“没什么可是,我挺喜欢和你们一起吃饭的,我要和阿姨多多交流感情,以后我求婚的时候,她才会全力的支持我。”尚云鹏说。

“我的事我作主,你讨好我妈也没用,你得讨好我才行。”我笑道。

“一起讨好呗,双管齐下,成功率会更高。”尚云鹏说。

正和和尚云鹏说笑,我的电话响了,是家里打来的。

“妈妈,我们很快就会回来了,半路上了呢。”我说。

“你们快点回来吃饭吧,家里来客人了呢。”妈妈说。

“客人?谁呀?”我问。

“你舅舅啊,还有你展伯父,今天大家都好好聚一下。街坊老邻居,好久没聚了。”妈妈说。

“我哪个展伯父?”我有些奇怪。

“就是展瑞的爸爸呗,是你舅舅约他来的。”妈妈说。

“好吧,我们一会就回来了。”我说。

其实我心里有些不高兴,但既然是妈妈请来的客人,我也不好生气,让妈妈不开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