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听出来了/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到家里,展瑞的父亲展弘文果然就在我家。

“濛濛,还记得展伯伯么?好多年没见了。”展弘文笑着说。

“是啊,展伯伯的身体还那么好。”我笑着说。

其实我早就不记得他的样子了,虽然说是邻居,但他在我脑海里其实很陌生,就算是那些年当邻居,他也少有到我们家串门。

当然,现在我知道他的另外一个身份了,那就是文国黄亲王的手下,派到华夏来照顾和培养展瑞的人。

“你就是尚云鹏吧?久仰大名。”展弘文说。

尚云鹏冷淡地和他握手,面无表情。

舅舅正在厨房里忙着弄海鲜,听到我们回来,赶紧洗了手和尚云鹏握手,骆旋曾经害得尚云鹏失聪,尚云鹏对舅舅当然没什么好感。

本来就房子就小,突然加进来这么两个突然的客人,显得更加拥挤,我严重的不适应。

最主要的当然还是因为我和尚云鹏都不喜欢这两个客人,应酬他们,只是因为他是妈妈请来的,我们也不好意思太过冷淡。

“濛濛现在听说是大总裁了?收入肯定很高了吧?”

吃饭的时候,舅舅又开始说起我的收入问题,我心想这不会是又想借钱吧?

他当然不知道我现在有美濠持有股份,如果把那些股份变现,那我绝对可以在万华女性富豪排名中占了前三,他如果要是知道我有那么多钱,不知道他会不会晕过去。

“还好吧,舅舅如果生活有什么困难,可以跟我妈妈说,我想办法帮你。”我说。

这当然是为了让妈妈欢心,舅舅怎么说也是妈妈的娘家人,我得让她开心。

“濛濛现在虽然是总裁,但她年纪轻,得积攒钱为以后作打算呢。”妈妈说。

妈妈这意思很明显,那就是让舅舅自重,别想着管我要钱。

舅舅尴尬地笑了笑,喝了一口酒,呛得咳嗽起来。

饭局其实很无聊,妈妈他们说着一些过去的事,那时我还小,也不记得了,自然插不上嘴,对于后来妈妈入狱的事,她们却是一点也没提。

没想到本来其乐融融的家宴,竟然成了尴尬无聊的应酬性饭局,尚云鹏一直没有说话,他好像在想什么问题。

终于吃完饭,又聊了一阵,展弘文和舅舅都走了,尚云鹏也要回去了。

“阿姨,这房子太小,要不你搬到我那里去住吧?如果您觉得不方便,那我们给你重新买一幢大房子,住得舒服些,钱的事不用担心。”尚云鹏说。

“我还是住在这里好一些,这觉得这里已经很好了,以后再说吧。”妈妈说。

“那行,如果您想要换大一些的房子,随时跟我们说。我先回去了。”尚云鹏说。

“好,你有心了,濛濛送送云鹏吧。”妈妈说。

我跟着尚云鹏上了他的车,坐着谁也没说话。

“你听出来了吧?”我说。

“嗯。”尚云鹏应道。

“你怎么看?”我问。

“开始的时候我不太确定,但后来我就确定了,展弘文就是那天接听我们电话的人,他就是贿赂张小兰的人。”尚云鹏说。

“所以我妈妈是被他接出来的,他就是那个接走我妈妈的人。”我说。

“是的。”尚云鹏答。

“为什么?为什么我妈妈不肯说出来是他?”我说。

“不知道,但他接近你妈妈肯定有目的,濛濛,展弘文是我的仇人。”尚云鹏说。

“怎么说?”我问。

“他肯定背叛了我爸爸,因为他看我的眼神有些漂浮,他明明知道我是黄儒冠的亲儿子,但他却装着不认识我,这就有问题。”尚云鹏说。

“对啊!他是展瑞的养父,展瑞回文国继亲王之位,他当然是清楚的,而且他对文国发生了什么应该也是了解的,他当然知道你曾经到过文国,而且还和亲王相认了,他当然知道你才是亲王的儿子,可他却装着不认识你,这就是有问题。”我说。

“是的,展弘文就是那个泄露我的底细给文国王室的人,他和文国王室的其他人有勾结,目的就是要把我推下来,然后扶展瑞上位,这就是他们的目的。”尚云鹏说。

“说的没错,展瑞是他的养子,如果展瑞当上亲王了,,当然要比你当上亲王他能得到的好处更多,所以他不希望你这个亲生的继位,而是希望展瑞继位。”我说。

“恐怕事情没这么简单,或许他本身就是文国王室其他成员的人,只是在我父亲身边的一个卧底而已,所以真正害死我爸妈的人,就是这个展弘文,虽然不是他亲自下的毒,但那一切的不幸都是引他而起。”尚云鹏说。

“展弘文是不是因为担心你会找他报仇,所以他有意接近我妈妈?然后伺机胁持我妈妈?如果是这样,那我妈妈不是很危险?”我说。

“不像,他已经接走你妈妈了,如果他真是要胁持她,那他应该把阿姨送到其他的城市藏起来才对,但他并没有这样做,而且他和我通过电话,他应该能想到我有可能会听出他的声音,那他今天为什么还要出现在你家里?他不会愚蠢到这种地步的,这是我想不明白的地方。”尚云鹏说。

“是啊,这一切确实太过奇怪了,如果展弘文是你的仇人,你准备如何对付他?”我问。

“我不知道,他当然也不是直接害死我爸和我妈的人,但要不是他从中搅局,肯定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我要让他受到应有的惩罚,我至少要知道是不是他背叛了我爸。”尚云鹏说。

“如果展弘文真是这么危险的人,那我得跟我妈妈说一声,要离展弘文远一些才行。”我说。

“是啊,离咱们的住处不远有别墅还没有卖出去,咱们这两天挑一处买下来吧,你和阿姨住进去,住得近也好相互有个照应,这里确实是太窄了。”尚云鹏说。

“可我担心我妈不同意搬过去住,她肯定认为住大房子太奢侈了。”我说。

“你就说你现在也是有身份的人,如果她老人家还住在这么小的房子里,让外人知道会认为你不孝,这样对你的影响不好,她为了你考虑,就会答应搬过去了。”尚云鹏说。

“你这个主意倒也不错,那行,那我试试。”我说。

“不是要试一试,是一定得劝说她搬家才行,搬了以后就不要让展弘文他们知道她新的住址了,展弘文那样的人,还是离她远一些为好。”尚云鹏说。

“我会对她说的。”我说。

“好,那你下车吧,我回去了。”尚云鹏抱过我的头,亲吻了我。

“那你开车小心一些。”我说。

“我会的,明天见。”尚云鹏说。

*********************

本来以为周宣的案子检方会很快向法院提起公诉,但事实上一直没有消息,周宣只是一直被关押,案子一直悬而不决。

很明显,有人不想让那么定周宣的罪,但也不想让周宣那么快出来,他们要看一看周宣到底知道多少秘密,然后看周宣会不会说出那些秘密,再根据情况决定如何处理周宣。

这倒让我们为难起来,因为周宣的案子如果开庭,检方不公诉,那我们就没办法应诉,就只能是让周宣被关押。

凌隽和秋荻姐听说妈妈找到了,带着轩儿,买了一大堆东西去看了妈妈。

妈妈当然不知道凌隽的身份,但她听说过美濠集团,因为她看电视天天都能在电视里听到美濠的广告。

在我和尚云鹏,外加秋荻姐和凌隽的劝说下,妈妈终于同意搬到我们为她购买的别墅里去,那别墅是可以拎包入住的现房,搬家公司的效率很高,很快就将我们的东西都搬过去了,本来东西也不多。

妈妈开始慢慢适应新的事物,慢慢把和外界隔绝的这十几年的差距逐渐缩小,她要融入这个社会,就得接受一些新东西,比如网络,比如广场舞。

很久没有和凌隽他们聚在一起,我们把最近发生的事都仔细地说了一遍,让凌隽和秋荻姐帮着分析这些我们看不透想不明白的事情。

“我也想不明白,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骆阿姨有事不想跟你们说,既然她不想说,那就不要问了,老人家连自己的女儿都不想说的事,那就是她自己的秘密了,尊重一下她吧。”凌隽说。

“当然,我们一直都很尊重阿姨,我也让骆濛不要试图去问那些阿姨不愿意说的事情。”尚云鹏说。

“我觉得我们倒可以先弄清楚东力公司的事,查清楚那另外的两个袁先生到底是谁,还有就是东力现在到底在做什么样的生意,可不能让他们危害万华的利益,于公于私,我们都要阻止他们。”凌隽说。

“可是这件事现在也断了线索了,周宣又不愿意透露,现在陷入了僵局。”尚云鹏说。

“我这两天一直在想,上次周琛把我们引到的那个砖瓦厂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周琛为什么会知道那里有一个砖瓦厂?那个镇上很多他的人,那些人又是做什么的?这些是不是可以作为线索去查一下?”凌隽说。

“隽哥这么一说倒是提醒了我,那我们明天就去那个镇看看。”尚云鹏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