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都错了 满钻加更 有红包啦/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除了那张照片,我们再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东西。

“我们走吧。去找总经理说些事。”尚云鹏把相片放进了他的衣袋里。

他跟总经理要说的事,就是要叫人来把那个保险箱弄走,总经理当然不答应,尚云鹏告诉他,现在周宣有危险,那些东西可以救周宣的命,所以一定要把保险箱抬走。

经理还是不肯答应,我告诉他,如果我们不抬走,那警察也会抬走,所以还是我们抬走的好。

好说歹说,他终于是答应了。

事情已经很清楚了,展弘文就是袁先生之一,也就是东力的股东之一。

这个结果确实很让人吃惊,但好像也不是太意外。

“周琛留下这张照片,恐怕也是防着有一天他真的死了,至少能留下些证据吧?”我说。

“周琛那么厉害,证据肯定很多,那保险柜里的东西,肯定更有说服力,现在只差一个袁先生不清楚,相信很快就能知道了。”尚云鹏说。

“那这件事是不是就算是完了?”我问。

“差不多是的,展弘文就是间接害死我爸的凶手,因为他就是文国王室其他亲王的人,他的背后,是文国王室的两个亲王,各桑和应纳派展弘文到我父亲身边卧底,就是想着有一天能把我爸爸的亲王位置给夺走,最后他们达到了目标,不但夺走了我爸爸的亲王之位,而且还害死了我爸妈,这笔帐,我要算到展弘文的头上。”尚云鹏说。

“展弘文没有那么多钱,他没有资本加入所谓的黑白豪门,所以他其实代表的只是各桑和应纳两位亲王的利益,所以他想扶持展瑞上位,这样他以后就可以借助展瑞飞黄腾达,因为他毕竟是展瑞的养父。”我说。

“是的,就是这样,所以他才要各种使坏,他才要阻止我继承我父亲的亲王之位,也就是他早的时候没有发现我的身份,不然他肯定早就害死我了。”尚云鹏说。

“没想到他是这么阴狠的人,真是可恶。”我说。

“所以我一定要报仇,我要让他做牢,他们贩卖稀土,也是重罪,我不会让他好过。”尚云鹏说。

“他这么坏,我得告诉我妈妈才行,以后不能再让他和我妈妈见面,他接近我妈妈,肯定没安好心。”我说。

“我去和隽哥商量下这件事,你先回去,告诉阿姨,展弘文是坏人,不要和他来往。”尚云鹏说。

“好,我们分头行动。”我应道。

*********************

我回到妈妈住的别墅,竟然发现家里有客人,而且客人就是展弘文。

“濛濛回来了?你要不要吃水果?我给你剥个桔子?”展弘文讨好地对我笑。

“濛濛也是你叫的吗?以后不许这样叫我!”我吼道。

“濛濛,不许这样跟展伯伯说话!”妈妈走过来说。

“你还说呢,不是让你不要告诉任何人我们住在这里吗?你为什么还要让他到这里来?你在搞什么啊?你知不知道他是个大坏蛋!”我忍不住对妈妈吼道。

妈妈的眼眶一红,“濛濛你怎么了,为什么这么凶?”

我心里有些愧疚,“对不起啊妈妈,我不该对你凶的,可是这个人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不要和他来往了好不好?”

“你到底听说了什么了?你为什么这么恨他?”妈妈说。

“你问他自己啊!他干过什么他自己最清楚!”我说。

“看来她什么都知道了,那我们索性就告诉她吧,反正她总有一天也要知道的。”展弘文说。

明显是话里有话,似乎他们也有话要告诉我。

“其实你就是从监狱接着我妈妈的人,对不对?我们已经听出你的声音来了,你休想再隐瞒!”我说。

“我也没想过要隐瞒,我已经在电话里对尚云鹏说过了,我和他是朋友,不是仇人。”展弘文表现得很淡定。

“你和他是朋友?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东力公司的袁先生之一,你是一个大坏人,你害死了云鹏的父母,你还想和他做朋友?你觉得可能吗?”我吼道。

“我也是没办法,我受制于各商和应纳,我只有靠他们,才有可能出人头地,黄儒冠对我并不好,他只是想着他的儿子,我帮他抚养接班人,他每个月给我的钱却少得可怜,他是一个守财奴,他死了也是活该!”展弘文说。

“所以你就收了各桑和应纳的钱,背叛了黄亲王?然后逼得他们去死?你不忠不义,你不是大坏蛋是什么?”我怒骂。

“你不能这样说我,这世界上任何一个人可以骂我是大坏蛋,但你不可以。”展弘文说。

“你什么意思?”我心里一沉。

“因为他是你的亲生父亲。”妈妈轻声说。

我脑袋轰轰作响,浑身发凉。

“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我瘫坐在沙发上。

“这是真的,这个秘密,我从来也没有跟人说过,就算是他,也是不久前才知道的,我和他是在万华认识的,但他没有告诉我他来自文国,他走了我才发现我有了你,再后来,他又回来了,还带来一个孩子,说是文国未来的亲王,他要靠那个孩子大富大贵,那个人就是展瑞。我其实恨他,所以我告诉他你是我和别人的孩子。”妈妈说。

“我确实不知道你是我孩子,不然我不会和尚云鹏作对,我很后悔,直到不久前我去看了你妈妈,她才告诉了我实情。”展弘文接着说。

“那当初不让我保外就医的人是展瑞,这又是为什么?你既然和我妈有过那么一层关系,那为什么你那么狠,要阻止我妈出来?”我问。

“因为你妈知道很多秘密,胡安也不是你妈打死的,是我打死的,当时胡安并没有死,他只是昏迷了,我知道是展瑞敲了胡安一棍,我担心胡安会报复展瑞,而且胡安一直对你妈妈不安好心,我就索性把他真的给打死了。”展弘文说。

“你真无耻!所以你要逼我妈妈自首?你要我妈妈扛下所有的罪?你自己逍遥法外?”我吼道。

“我是要做大事的,当然不能进去。当时我也确实不知道你是我的女儿,不然我也不会那样做的。”展弘文说。

“我现在也不是你的女儿,你让我感到恶心!你现在就从这里滚出去,马上滚!”我大叫。

“濛濛你不要这样,我们可以好好谈谈。我真的不知道我有个亲生女儿,不然我不会那样做,我也很后悔,所以我想赎罪。”展弘文说。

“赎罪?你怎么赎罪?妈妈做了十几年的牢,那些时光是可以用钱买来的吗?云鹏的父母都死了,可以用钱买回他们的生命吗?你的罪赎不了!你给我滚!”

我真的无法接受有这么一个丑恶的父亲,我宁愿我没有父亲。

“濛濛……”

“不许你叫我!也不许你以后来找我妈!我妈我自己会照顾好他,我不想看到你出现在我的面前,这些年你肯定一直担心我妈出来吧?所以在她要出来之前,你还亲自去劫走她,就是要让她不告诉我这些事实,如果我要不是自己查到了你和周琛是同伙,你准备瞒一辈子吧?”我说。

“我……”

“好了,该说的都说完了,我不要你这个父亲,你也不配当我的父亲,你现在就滚!带着你那和你一样无耻的养子滚出万华市,你们让我恶心!”我说。

“我不会走的,我以前亏欠你们太多了,我以后会尽量补偿你们……”

“我已经说过了,我们不需要你的任何补偿,你最好快点走,因为尚云鹏已经知道了就是你害死他的父母,尚云鹏会把你投进监狱,而且他会花很多的钱,让你一辈子都出不来!你走吧,算我求你了,我真的很为难,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

我心里真是难过,心里一种说不出来的无助,我不知道如何面对展弘文,也不知道如何面对尚云鹏,我脑海里乱得怎么也理不清。

“我也不想让你这么难过的,真是对不起,一切都错了。”展弘文说。

“你快走吧,不管当初是不是你打死了胡安,那都是过去的事了,不会有人再提,但是尚云鹏不会放过你,我也不好意思求他放过你,他孤苦多年,好不容易找到了父母,又那么快失去,他的痛快你能想得到么?而这一切都是你害的,你让我以后怎么面对他?”我说。

“好吧,既然这样,那我走就是了,大错已经铸成,我也不想让因为我的存在而影响你的幸福,对不起了,我对不起你们所有的人。”展弘文说。

我心里难过极了,我不知道如何面对这些状况,这些状况都是我预料不到的,我不知道如何处理这些突如其来的情况,我想不出任何方法来应对这些事情。

如果明天尚云鹏突然要和我商量着要如何对付展弘文,那我该怎么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