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随缘自在/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夜几乎没怎么睡,第二天尚云鹏见到我时,也一脸的惊讶。

“你怎么成了脸色这么差?”

我心里很难过,但也只好努力地笑笑:“没什么,最天晚上吃太多了,没睡好。”

他伸过手来扭我的脸:“小猪,下次可别吃太多了。”

“云鹏,我有件事想和你商量。”我怯怯地说。

“什么事?”他问我。

“你那些仇恨,能不能放下?让警察去查好了,咱们把精力都放在振威上市的事情上来好不好?”我说。

他笑了笑,“我也不需要花很多的精力去办那些事啊,你放心,我报仇不会影响工作的,骆总负责监督就好了。”

“你就真的那么恨展弘文吗?”我问。

“当然,他害死我爸妈,我恨不得他也去死。”尚云鹏说。

我无言以对,只好沉默。

“你怎么了,不舒服吗?”他问我。

我摇头,“我没事,只是没睡好而已。”

“那你回去休息吧,公司的事我处理就行了。”尚云鹏说。

“好,那我先回去了,头晕得厉害。”我说。

******************

回到家里,妈妈给我煮了粥,我却一点胃口都没有。

“妈妈,我该怎么办?”我无助地问。

妈妈叹了口气:“我觉得云鹏不是那种小气的人,不至于因为你爸爸的事就和你翻脸吧?”

“就是因为他是那种大度的人,所以我才更难过,他如果知道我的亲生父亲是他的仇人,他肯定比我还难过,我不想让他为难。但我又不知道如何化解这些恩怨。”我说。

“这件事确实比较为难,要不,你们先分开一段时间吧?”妈妈说。

“妈,我和他感情很好,我们彼此深爱,我不可能和他分开,我舍不得,他也舍不得。”我说。

“我只是说暂时分开,现在这种局面,真的没有更好的方法去处理,如果你帮展弘文,那云鹏肯定不会原谅你,那你们就完了,如果你对展弘文不管不问,那恐怕你以后又会内疚,这事好像都是我没有处理好,真是对不起。”妈妈说。

“这哪能怪你呢,都怪我自己没本事处理好这些事情。”我哭着说。

妈妈摸摸我的头:“真是对不起,我年轻时犯的错,却要让你来承受结果,不如,你先离开一段时间吧,把你自己从这场恩怨中抽离出来,不管不问,谁也不帮,谁也不管,不管结果如何,你都置身事外。”

“这样可以吗?”我说。

“一边是可以为你去牺牲自己性命的爱人,一边是给了你生命的父亲,不管他是善是恶,毕竟是给了你生命,这一层关系是没办法消除掉的。”妈妈说。

“那我去哪?”我竟然动心了。

“去哪都行啊,去你想去的地方,远离这些恩怨,等一切都过去,你再回来。这样你就不会受那些事情的困扰了。”妈妈说。

虽然我心里知道这样的举动是非常自私的,但我竟然同意了。

我悄悄收拾了行李,来到了火车站,买了一张去亚南的软卧火车票。

只所以要去亚南,是因为那里现在不冷,而且有漂亮的海景,之所以要买火车票而不是机票,是因为我不想那么快就到达,我不赶时间,我只是在逃离。

上了火车,躺下之后,我就沉沉睡去。

因为现实中有解决不了的问题,所以只想睡去,潜意识里就是让自己逃避,再加上这一阵也确实太过忙碌,身心俱疲,睡得很沉,醒了之后接着睡,直到饿到不行,这才到餐车勉强吃了些食物充饥。

记不清有多久没有坐过火车了,一直都是飞来飞去,还且还都是头等舱,这一次坐了火车,感觉其实很好。在到达目的地之前,会很长一段时间内呆在火车上,静下心来,想想自己犯过的错,想想曾经有过的甜蜜和曾经经历的苦难,有时会心痛,有时会心一笑。

一直都在狂奔,让火车强迫我停下来,停在这车厢的铺位上,不到目的地,我就必须在这老实呆着。

这样的感觉挺好,只是几个小时以后,我就开始想尚云鹏了。

想得厉害,想得心里空落落的没有了着落,想得几次在中途站想跳下火车飞回万华。

最后我还是忍住了,因为我此时回去,还是无力面对。

一路昏睡,终于到达了终点站亚南。

亚南是华夏空气质量最好的滨海城市,在华夏大多数地方都处于寒冬的时候,这里却温暖如春,找了一家临海的酒店住下,开始了我的渡假生活。

每天在海滩上散步晒太阳,然后应付一些过来搭讪的男游客,也或者跟一些小孩子玩玩沙子,玩得累了,就回房间睡觉,然后看书,或者一个人坐公交到市区,看一场烂到无力吐槽的国产电影。

第三天,我头疼得厉害,可能是睡得太多,也或许是水土不服,我有些低烧,没有食欲,只是想吐,就去了医院看病。

当医生告诉我说我怀孕了的时候,我其实并不惊讶。因为我已经预料到了。

我怀了云鹏的孩子,真好。

只是这孩子来得有些不是时候,我不但没结婚,而且他的外公和他老爸还是仇人,而且是深仇大恨。

不过孩子没有过错,他依然是我的天使,我摸摸自己肚子,满心喜悦。

听说附近有座迎霞寺,我决定去寺里烧香,为我的孩子祈祷。

山并不是很高,但我还是歇了几次才到了山顶,我得爱惜自己,因为我要当妈妈了。

我对佛教不了解,叫不出那些佛像的名字,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分管哪一块业务,我只要是见到佛像,我就拜下去,虔诚地拜,希望他们保佑我的孩子,保佑我的妈妈,还有,保佑我最爱的云鹏。

放生池旁边,有穿着僧袍的男子在卖金鱼,香客可以买了就马上放生。

明显的商业行为,把鱼捞来卖,然后让人买了放生,以慈悲的名义赚钱,我虽然反感,但还是买了十条,放进了放生池里。

“居士来得好远,欢迎欢迎。”

我抬起头,看到一个中年和尚正笑呤呤地看着我。

“师傅你认得我?”我有些惊讶。

“你是从万华来的骆濛居士,当然认得。”和尚双手合十笑道。

我心里更加奇怪了,如果要是在万华有人认得我,那倒也没什么奇怪的,可是在这千里之外的庙里有人认得我,那就真是让我惊诧了。

“师傅为什么会认得我?”我笨笨地问。

“你是万华振威集团的总裁,是尚云鹏的女友,我岂有不认识之理。”和尚笑道。

我心想和尚不是都自称‘贫僧’或者是‘老衲’么,他倒好,直接说‘我’,这倒有意思得很。

他见我一脸茫然,双手合十宣了一佛,“居士随我到禅房坐坐吧?”

他眼神温和如水,我毫不犹豫就答应了。

“其实,我比居士还来得远,我来自一个只有茶没有酒的国度,所以我现在还喜欢喝茶,今天我就请居士喝茶如何?”和尚笑道。

我的脑子飞快地转,然后我就忽然想起了我去过的文国,那就是一个不喝酒的国度,我忽然就明白了眼前的这个和尚为什么会认识我了。

“原来您是云鹏的养父,这些年来你一直都在关注他,所以你知道他的所有事,可以从网上看到他的所有报道,当然也就知道我。”我说。

“居士果然聪明,不过我已非红尘中人,养父那些关系也就早已经不存在了,云鹏一直以为我是他的恩人,其实不然,是我把他掳到华夏来的。”和尚说。

“你也是听命于人吧?应该是文国王室的人让做的吧?”我说。

和尚双手合十,又宣了一声佛。

“是的,就是如此,我确实是受命于人,他们让我杀了云鹏,但我不忍心,于是我带着云鹏来到华夏,后来我发现万华有我认识的人,担心他们认出我,危害到云鹏的安全,我就自己走了。我知道这给云鹏带来很大的伤害,但我没有办法。”

“其实是你救了他,还把他养大,所以你还是他的恩人。”我说。

“恩怨都是执念,皆不可取,所以不必计较恩怨,随缘自在,自在随缘。”和尚说。

我听了,不是很明白他的意思,但却莫名地觉得这话很好。也或许是就是因为我不太明了,所以觉得好吧。

“其实我怀了云鹏的孩子,但我亲生父亲是他的仇人,我无力面对一切,于是逃避,师傅觉得我应该如何?”我问。

他还是那两句话:“随缘自在,自在随缘。”

“师傅的意思,是让我去面对一切,然后随缘么?”我说。

“居士是聪明人,可以自悟,凡事一定得求心安,终日惶惶,又怎能静心快乐?”和尚说。

“只是我现在如果回去万华去,感觉是我在用孩子要胁他,我不想让他这样认为。”我说。

“那都是居士自己这样认为而已。”和尚笑道。

我想想也是,好像这些都是我自己认为的,都是我自己想出来的。

(月底了,有钻的要作废了,喜欢的砸给我吧,表浪费塞,这次红包比较多,应该所有没有抢过红包的亲,都会拿到,红包会自动转为岩币余额,直接使用,今天所有更新的算是全部免费给大家看了,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