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大结局/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飞回到了万华,但我没有告诉尚云鹏。自己悄悄住进了万华的一家酒店。

明天是圣诞节,今晚是平安夜。

其实万华真正信基督的人很少,但过圣诞的人却很多,有的人其实并不知道圣诞节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但一样会涌上街头狂欢。

万华广场已经人山人海,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信步就走到了这里,也许是因为心里有些孤单,所以想找个人多的地方沾一些喜气吧?

广场上的大屏幕里正在播一期财经节目,邀请到的嘉宾是凌隽和尚云鹏,他们现在被人冠以万华双雄的名号,能同时请到这两位,连主持人都很兴奋。

尚云鹏侃侃而谈,谈对振威未来发展的规划,谈关于一些商业上的个人理念,我静静地从一个观众的角度看我最爱的他,发现他已经完全蜕变,他是一个成熟而理性的商人,身上没有了任何的混混气质。

他甚至有些抢了凌隽的风头,因为他的背景更复杂,争议性的话题更多,主持人也明显对他更有兴趣。

“最后一个问题,您的好兄弟凌隽的儿子都已经很大了,你是不是也应该考虑成家的事了?”美女主持问尚云鹏。

尚云鹏微笑,“只要有爱情的基础,结婚还是很容易的,其实我一直都想闪婚,我觉得很刺激,我决定了,我回去就闪婚,我要在元旦节结婚!还有几天的时间,够了么?”

“够了。”凌隽竟然也淡定地附和他,简直是疯了。

“可是骆小姐会同意嫁给你吗?难道你已经求过婚了?”主持人问。

“还没有呢,不过她肯定会答应的。”尚云鹏自信地说。

我心里不禁暗骂:你凭什么保证我一定会答应?在电视这么公开的平台上,你竟然说我一定会答应,就不能给我留点面子么?

“你为什么如此自信?因为你事业有成,所以自信吗?”主持人问。

“那倒不是,因为我爱她,她也爱我,所以她一定会答应。”尚云鹏说。

说到这里,大屏幕上切换成了广告,也不知道后面他到底说了些什么。

天越发的冷了,天空又开始飘起雪来。

就在我紧了紧围巾准备离开的时候,周围的人群开始骚动起来。

一群穿着黑色西服的人手里捧着玫瑰花,在我周围挤开人群,围成了一个圈。

装在广场喷泉中心灯柱上的照射灯突然亮了,灯柱射向我这边。人群被一群男子强行分开一条道,尚云鹏捧着一大束花,向我走来。

我恍若梦中,又很白痴地掐了一下自己的腿,生疼,不是在做梦。

我这才反应过来,刚才大屏幕里放的,是早就录好的节目,并不是现场直播。

而现在貌似有现场直播的意思,因为尚云鹏后面跟着一大批扛着摄像机的工作人员。

阵势太大,我有些招架不住,转身想逃,尚云鹏已经单腿跪下。

“濛濛,我爱你,请嫁给我。”他拿出了戒子。

我有些发懵,在我的理解里,尚云鹏不是会干这种事情的人,他本来就不喜欢张扬,搞这么奇怪的求婚仪式,不像是他的风格。

但他确实就是做了,他就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向我求婚。

我太大意了,凌隽和尚云鹏在万华无所不能,我从回到万华那一刻起,就已经暴露了自己的行踪,我竟然还自以为是地认为没有人知道我回了万华,真是愚蠢之极。

也或许从一开始,我的行踪他就了如指掌,所以才能充分地准备,突然袭击式地求婚。

“大嫂,嫁给他。”他的那些手下开始叫道。

“嫁给他,嫁给他!”

华夏人喜欢热闹,这是地球人都知道的事。这么大的热闹,围观的同胞们又怎么可能会轻易放过。

“好感动哦,电视台的人都来了,尚云鹏好帅!”有姑娘花痴地叫道。

“我也要这样的求婚!”花痴的姑娘不止一个。

“答应我吧,你要是不答应,我得多没面子?”尚云鹏说。

“可是……”

“一切都过去了,我什么都知道了,这世界上发生的任何事都不可能阻止我们,谁也不能,我爱你。”尚云鹏说。

那些其他的仪式和排场我都不感动,唯独这一句‘我爱你’,让我感动得稀里哗啦。

我用力地点了点头,眼泪哗哗直淌,关键时刻,我一向没出息。

尚云鹏回身对记者说:“怎么样,我说我会成功的吧?”

“亲一个才算。”有记者说。

尚云鹏走近我,“我这一辈子做过最不要脸的事,就是当着百万电视观众亲吻一个女人,那件事就发生在今晚。”

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吻了过来。

不是向征性地吻,是排山倒海地真吻。

反正这脸都已经丢尽了,我索性勾住了他的脖子,这年月,谁怕谁?

掌声和起哄的声音都没能打扰我们,这一刻,全世界只有我和他,我们深情相吻,想一吻到天荒地老去。

********************

尚云鹏不要脸地在电视节目吹牛说要在元旦闪婚,又在众多记者的见证下绑架似的求婚成功,我当然得配合他,于是我真的决定和他闪婚。

当然,这种闪不同于其他人的闪,我们是有感情基础的闪。

于是,继上次凌隽和齐秋荻完婚之后,万华市史上又一次大规模的婚礼即将上演,因为上过电视,知道的人很多,想低调都难。

因为天气太冷,不能在室外举行婚礼,只好在酒店进行,为了好看,我得穿婚纱,但又担心冻到肚子里的宝宝,尚云鹏让人把婚礼现场的空调开到了最高的三十度,我倒是暖和了,把一群穿得一本正经的嘉宾热得汗流浃背。

展弘文今天会出席我的婚礼,但没有人知道,婚礼结束后他将会被警方带走,他主动向检方检举了一个重要人物,那人黑白两道通吃,好事坏事都做过,位高权重,是东力集团最大的老板。

他是袁先生之一,但他本人姓陈,我们都叫他陈先生。

陈先生利用他强大的网络,联合亚洲一些国家的政要,巨商,甚至军队首领,组成强大的东力公司,做各种利润奇高的生意,比如军火,毒品,等等。

陈先生是黑白豪门的重要一员,但却从不参与做任何一桩生意,他只是利用他的权势来联络各位大佬,然后他从中分利。

有展弘文的指证,加上周琛藏在保险柜里的相关证据,就足以扳倒最大的‘袁先生’,也就是一直受我们尊敬,也帮过我们很多大忙的陈先生。他做好事也做坏事,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他插手的标准只有一个,就是那件事对他有利。

展弘文会因为自首和立功而轻判,我会以律师的身份亲自为他辩护,让他少坐几年牢,当然,没有人知道,她是我的亲生父亲。

一切恩怨都会过去,只有爱才能永恒。

“骆小姐,你愿意嫁给你身旁边这位尚先生为妻吗?不管……”

是的,主持人说话又卡住了,因为男主持人是雷震海,他说风头都让凌隽和尚云鹏抢了,他总得露下脸,但其实真实原因是,今天的女司仪是个美女,这厮看上人家了,想趋机勾搭,于是他要客串男司仪。

只是他的普通话很烂,而且忘词严重,这已经是他第二次忘词。

“我愿意。”我实在不耐烦了,直接回答。

“我还没念完呢,你急着答应什么?”雷震海急了。

全场哄堂大笑。

接下来的事更为离谱,新郎直接抢过了雷震海的话筒:

“不用你来问了,我自己说好了,我愿意娶我身边这位温柔善良美丽的骆濛小姐为妻,不管未来会发生什么事,不管困境顺境,我都会全心全意地爱她,一生一世只爱她一个,我现在可以亲吻我的新娘了么?”

台下笑声更甚,有好事者大叫:“可以亲了!”

婚礼闹成这样,实在是让人啼笑皆非,我本来以为可以正正经经地举办一场毕生难忘的婚礼,没想到这关键时刻,尚云鹏和雷震海竟然同时露出了痞气,硬生生地把这台上的仪式变成了闹剧。

不过无所谓,欢乐就好。

来的客人很多,尚云鹏担心我太累,应酬了一些比较重要的客人之后,就把我送回了房间休息。

“今天开不开心?”尚云鹏问。

“还好。”我说。

“只是还好?”尚云鹏笑着说。

“你要知道,婚礼一结束,展弘文就会被警方带走。”我说。

“人生在世,岂能事事如意,按照华夏的规距,我父母双亡的三年里,我是不能结婚的,但我结婚了,因为我知道,我爸妈在天上也是希望我开心,所以我不必守那些破规距……”

我伸手示意他别继续说下去,这样好日子,不适合说这些话题。

“其实我不累的,今天是好日子,我们出去陪客人喝几杯吧,我不能喝,但你一定要尽兴,我们能在一起,不容易。”我说。

“真的?你允许我喝醉?”尚云鹏说。

“当然,今天你就应该喝醉。”我笑道。

等到晚上烟火表演的时候,尚云鹏已经醉了,大醉。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他喝醉,据说其他兄弟也是第一次看到他喝醉,保持不醉传说的尚云鹏终于醉了,醉得不断唱歌,歌声跑调严重,不堪入耳。

他说他是为爱而醉,真娇情。

(全书完。晚天欲雪拜谢各位读者,谢谢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