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抱头痛哭/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是我的意思,是隽哥吩咐的,他说让我将太太送到半路就让您下车,让你自己走路回去。”阿进说。

又是凌隽!这个混蛋到底要干什么?我都被他赶出来了,他竟然还不放过我,还要想出这样的主意来折磨我?

“不过你放心,我安排其他的车子在这里候着,一会我回去向隽哥交待就行了,我会让其他人送您回去,我当然不会让太太您自己走回去的。”阿进接着说。

原来这管家还是个好人,凌隽那样的恶魔手下竟然有这么一个有点好心肠的人,也算是难得了。

我本来想说声谢谢,但话到嘴边又咽下了。心想这人是那个恶魔的管家,就算是他表现出一些友好的姿态,但终究是物以类聚,说不定他和姓凌的恶魔一起合谋用什么阴谋对付我也说不定呢。

不过再转念一想,觉得自己是想多了,就我现在这情况,人家要对付那就直接下手就行了,哪里还用得着想什么阴谋?阴谋都是对付强大的人才用的,就我一弱女子,人家根本不用什么阴谋。

阿进将车停在路边,我下了车,一辆黑色奔驰开了过来,车上下来一个年轻一些的男子,将我的行李从阿进的车上搬下来放进了后备箱,我拉开车门上了车。

反正都这样了,爱怎么的怎么的吧!

那个相貌普通的年轻的司机不断地从后观镜里看我,我虽然现在成了弃妻,但好歹也是大学里的系花,那个恶魔虽然嫌弃我,但我对自己的容颜还是有信心的,只是他这样不断地看我,让我很不舒服。

“看什么看,用心开你的车!”我心情差到极点,没好气地斥责道。

“太太,你长得真漂亮。”司机竟然笑了笑。

我没有说话,心想我长得漂亮我自己知道,不用你说。

“你和隽哥不是昨天才结的婚吗?为什么你今天就……”

“这是你该问的吗?我想家了就回家看看不行吗?”没等他话说完,我马上喝道。

相比阿进的谨慎,这个年轻一些的下人胆子就大了许多,面对我的喝止,他不但没有一丁点害怕的样子,反而又笑了笑。

“您虽然是太太,但你看起来就像邻家女孩,你太小了,最多十八九岁吧?”他接着说。

我索性不接他的话,一言不发。

“我叫邹兴,兄弟们都叫我阿兴。”他竟然还自己介绍起了自己。

我心想你自己说自己的名字干嘛?我有问你吗?真是无聊。

如果我继续和他说话,反而让他更来劲,我索性继续沉默,一言不发。

终于到了自己的家门口,我下了车。

“太太,需要我将你的行李搬进去吗?”邹兴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不用了,你走吧。”我冷冷地说。

不知道为什么,我对这个人一点好感也没有,感觉他身上有一种特市井的气质,是那种让人生厌的类型。

等邹兴将车开远,我调整了一下情绪,这才去敲门。

妈妈见到我,脸上的表情有些惊讶。

“你怎么回来了?今天不是才第二天吗?凌先生呢?”妈妈说。

她当然也是以为我是‘回门’来了,嫁出去的女子第一次回门,那是需要丈夫陪着回来的,所以妈妈才会问那个恶魔为什么没有一起来。

这一次我愣是忍住了眼泪没让它掉下来,尽管心里酸楚,但我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努力微笑:“我想妈妈了,所以回来看看。”

妈妈拥抱了我,“妈的心肝宝贝,妈也想你,回来看看也好。”

说到这里,妈妈竟然哭了起来

妈妈当年辅助父亲一步一个脚印将齐氏企业做大,当然早就看透了人情冷暖,我结婚一天后就独自回来,她自然知道这事不是我说的那么轻松了,哪有新婚燕尔的丈夫会让妻子一个人回娘家的?妈妈应该是知道我在凌家出状况了,所以她哭了。

我本来一直在强忍着悲伤,但看到妈妈哭之后,情绪之堤瞬间崩溃,我和妈妈抱头痛哭,孤儿寡母,本来就满腹的辛酸,这一哭起来,竟然谁也抑制不住自己汹涌的悲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