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再生枝节/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荻儿,是不是那个凌隽太老了?”

妈妈终于止住哭声,轻声问我。

“他和传说中的不一样,他其实才二十多岁。”我哽咽着说。

“那你们为什么新婚第一天就要吵架?”妈妈问。

“我和他没有吵架,只是……他不太喜欢我。”

我发现自己竟然不知道如何来说清我和那个恶魔之间的事,我总不能说他对我一夜狂暴,极尽羞辱之事,然后还将我赶出家门。自爸爸去世以后,妈妈就没再好好地笑过,我不能再让她伤心。

“他不老?才二十多岁?”妈妈一脸的不相信。

“是的,他不像传说中的那样又老丑,相反他还很英俊。”虽然我心里恨透了那个恶魔,但客观地说,他确实配得上英俊两个字。

“既然他不喜欢你,那为什么当初他要提出来让你嫁给他,并以此为注资齐氏的条件?”妈妈不解地问。

我心里一疼,我当然不能说出来他是嫌弃我不再是处子之身,我更不能说我在结婚前被人强暴过。

“也许……也许他是嫌我太小了,和他没有共同语言吧。”我搪塞道。

妈妈摇了摇头,“不可能,男人都喜欢年轻漂亮的女子,你长得这么好看,而且你虽然才十八岁,但你是一个懂事的孩子,相比同龄人,你已经非常的成熟了,这不可能是他嫌弃你的理由。”

“我们不说这些了,说不准明天他就来接我了呢,妈我饿了,你给我做饭好不好?”

我不想再接着说这个话题,于是将话题叉开,事实上我也确实饿了,算起来我应该是超过二十小时没进食了。

不管际遇如何苦难,生活也还得继续,没人心疼时,自己就必须得心疼自己,那个恶魔既然不喜欢我,我又何必为这本来就荒唐的婚姻去伤心难过?我在心里对自己说。

“好啊,妈妈去给你做你最喜欢的糖醋排骨。”妈妈说。

中午饭我吃了许多,一方面是妈妈做的菜确实好吃,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我实在是饿极了。我努力将那些令人痛苦的事抛在脑后,将注意力集中在桌上的美食中,人生太苦,如果总想着悲伤,那恐怕真的会丧失活下去的勇气。我必须在苦难中更加坚强。

这时门铃响了,我心里一紧,心想不会是那个恶魔后悔了,接我来了吧?如果真是他要来接我,我也不回去!

但来的并不是凌隽,也不是他派来的人,来的是二叔和三叔。

二叔和三叔都是爸爸的亲弟弟,二叔叫齐才厚,三叔叫齐道鹏,他们以前都是苦逼的工薪族,后来爸爸创业成功,将齐氏企业做大后将他们安排进了齐氏工作,并且分给了他们一部份股份,让他们成了股东,爸爸过世后,他们在集团就成了齐家的利益代表,妈妈虽然兼代理董事长一职,但妈妈性格柔弱,以前辅助一下爸爸还行,要让她独当一面,她确实不具备那能力,所以二叔和三叔其中一个在未来将会接替齐氏董事长的位置。

“大嫂,出事了!”二叔急吼吼地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