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良心/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二叔说话的时候瞟了一眼站在旁边的我,我分明从他眼里看到了一些厌恶,我心里很是奇怪,难道我就真是瘟神一样的遭人厌么?为什么每个人对我都那么不友好?

“又怎么了?”妈妈放下手中碗筷,紧张地说。

齐氏这一阵都是风雨飘摇是非不断,妈妈也早就成了惊弓之鸟,一听又有事,就紧张得不行。

“凌隽要从齐氏撤资了!”二叔大声说。

“什么?不是谈好了的吗?荻儿都已经嫁给他了,为什么他还要反悔呢?他好歹也是万华市商界一号人物,怎么能出尔反尔呢?”妈妈急道。

“我们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就是突然接到他下面人的通知,凌隽说了,他要将注入齐氏的资金全部撤走。”二叔说。

“可是合同不都已经写好了吗?他如果此时撤资,我们可以起诉他违约!再说了,资金既然注进来了,又怎么可能会想撤就能撤走?”妈妈说。

“前期他只是注入一小部份资金进来,说好是一周之内陆续完成注资的,前一小部份的资金对我们来说是杯水车薪,对齐氏根本没什么意义,就算是他第一批资金撤不走,只要他不继续注资,那我们齐氏也活不过来,如果要和他打官司,那我们将会被拖入漫长的繁琐的司法程序,如果我们不能在短时间内拿到救命的资金,齐氏下面的工厂将被迫全部停产,到时就算是官司打赢了,那我们也早就破产了,他最多是赔给我们一些违约金,可是那违约金对我们来说有什么意义?”三叔说。

虽然我不是很懂生意上的事,但我从小在商人家庭长大,耳濡目染也了解一些商场上的事,我知道三叔说的没错,现在齐氏的咽喉就被掐在凌隽那个混蛋手里,如果他不按约完成所有的注资,最后就算齐家打赢官司,那我们也是事实上的输家。

“可是,他为什么要反悔呢?”妈妈问。

二叔又瞟了我一眼,“这事,恐怕得问秋荻了。”

“问我?我什么也没做啊?我已经牺牲我自己嫁给那个混蛋了,你们还想要我怎么样?那个混蛋出尔反尔,与我有什么关系?”我委屈地说。

“可是我们问凌隽的人违约的原因,他说具体情况让我们问你就行了,如果你不知道原因,那凌隽的人为什么要这样说?”二叔问。

“可是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啊,凌隽就是个混蛋!是个无耻小人!这一切肯定就是他设的局,他故意骗我嫁给他,然后又抛弃我,还要逼垮齐氏企业!”

我心里疼得厉害,眼泪又不争气地流下来。

“原来问题果然出在你身上!小荻,齐氏是你爸一生的心血,你就眼睁睁地看着齐氏垮掉吗?你既然都已经嫁给他了,那就好好地对他,不要惹他生气,现在你惹恼他了,他要撤资,就是因为你的个人原因,齐氏也要跟着你倒霉!”二叔说。

这话气得我真是七窍生烟,这就是我亲二叔!他完全不关心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现在凌隽要撤资,他竟然把责任全部都归罪于我!

“二叔,你说话有点良心好不好?我要不是为了齐氏,我能嫁给那个混蛋么?我能受这种被撵回娘家的羞辱么?你们都是齐家的男人,爸爸在的时候你们跟着享受荣华富贵,爸爸不在了,你们没有能力撑起齐氏,就牺牲我一个女子去拯救齐氏,我也照做了,你们还想要怎么样?你们把我卖了,现在人家不要我了,这能怪我吗?你们的心到底是不是肉长的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