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无奈面对/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大哭起来,那些屈辱和悲伤一下子涌上心头,再也抑制不住。

“二哥,秋荻只是一个小女娃子,她能这样付出已经不易了,你又何必逼她?”三叔听我哭得伤心,也在旁边跟着说道。

“现在反而都是我的不对了?我这不也是为了齐氏好么?你们说现在怎么办?如果姓凌的撤资,那我们就一起玩完了!”二叔紧皱着眉头说。

“你们两个大男人都无法撑起齐家,又怎么能要求我们秋荻去撑起?真是岂有此理!我要去见那个姓凌的,当面问一下他为什么要这样出尔反尔,没他他这样欺负人的!”妈妈也怒了。

我虽然和那姓凌的恶魔只在一起呆过一夜,但我知道他的冷酷和无情,如果妈妈去向他问罪,他不一定会答应见妈妈,就算是他答应见妈妈了,那恐怕也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没准他会当面说出我不是处子之身的事,这样那会令妈妈更加原耻辱。

所以我必须阻止妈妈这样做。

“还是我去问他吧,我怎么说也和他有夫妻之名,你们等我消息,我会去问清楚的。”我说。

“那就拜托你了,秋荻,叔刚才说话是有些太急了,不过我也是为了齐家好嘛,希望你不要往心里去,叔也是没有办法。”二叔说。

我没有说话,只是哼了一声,看到他那副势利的嘴脸,我心里一阵恶心。

如果说凌隽那个人渣是真小人的话,眼前的二叔这个伪君子比他还要可恶,爸爸在世的时候他跟着爸爸吃香喝辣,现在爸爸不在了,他就只知道欺负孤儿寡母,真不是东西。

“那些虚伪的话就不要说了,我既然都已经牺牲自己了,那我就会把救齐氏企业这件事做成,我不是为了谁做这件事,是为了我爸辛苦打下的家业。”我冷冷地说。

二叔知道我话里的意思,脸上露出尴尬之色,再怎么说他也是长辈,见她不说话,我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

二叔和三叔走后,我心里乱极了。

我知道现在的局势,这件事只有我能解决,以那个混蛋的风格,一但他决定了的事情,恐怕是很难改变的,他是那种自以为是到有帝王情结的人,在他的世界里,所有人都只能是臣子,所以要想通过其他渠道让他改变主意不从齐氏撤资几乎是不可能,只有我去求他。

但我只是他的弃妻,一个他嫌弃的女子,我到底有几分成功的把握,我自己也说不清楚,事实上我一点信心都没有。

但我又不得不去面对。与其让妈妈去受那个恶魔的羞辱,那还不如一切都让我来承受好了,反正事已至此,他对我的羞辱也算是到了极致,他再怎么恶毒也恶毒不到哪里去了。

如果他真的是来向我讨债的,我就是在劫难逃,我决定回到凌家去求他,而且我只能成功不能失败,不管他再怎么羞辱我,我也一定要求到他答应帮助齐家度过难关。

如果他怎么也不答应,我就以死相逼!我不相信他会眼睁睁看着我死在他面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