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我的话你没听见吗?/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上次的事件,我算是以割伤手为代价在气势上完胜了凌隽。

一个人不管他如何强大,当你能将他的愤怒和挑衅都视若不见时,他的挫败感会越来越强烈,强势的人都有极强的征服欲,他们靠征服来证明他们的统治地位,显示他们的与众不同和他们自认为必要要体现的价值,当他们感觉到无法征服时,他们就会表现出动物般的暴躁,进而采取更凌厉的征服行动。

凌隽显然就是这样的一只有着极强征服欲的动物。

在他面前,我处于极度的弱势,就像狼和羊羔的关系,但是狼可以吃掉羊羔,却未必能让羊羔对他心悦诚服,凌隽可以随意羞辱我,却无法征服我,至少在精神上他做不到,我可以卑微地向他下跪,但那是为了齐氏家族的企业,我要让他知道,除了他的钱能帮我家的公司走出困境之外,他这个人本身在我心中一文不值。

对于他那样心高气傲的人来说,我这样的鄙视他,无疑对他是最大的羞辱,所以他才变本加厉地想办法折磨我。

我照例是第一个先吃完饭,然后坐在旁边木然地等其他人吃完,然后我收碗。

如果说凌隽唯一表现得有点像人类的地方,那就是在凌家所有的佣人都可以和他一起进餐,在餐桌上不分尊卑,对于他这样喜欢搞统治的人来说,确实是很奇怪的事情。也许他是为了体现他民主随和的一面,也或许是因为他一个人吃饭太过孤独,所以不得不让我们这些下人陪着。

凌家除了他平时的随从和佣人,他的亲人一个也没有。我私下问过阿芳她们那个恶魔为什么没有亲人,她们都表示不知情,这样的问题,当然谁也不敢问他。除非是自己想找死,那才会主动去捋虎须。

他们终于都吃完,我站起来,开始沉默地收拾碗筷。

“你的手伤还没好,你不要做家务了。”他忽然冷声道。

我没有说话,而是接着收拾。

“我说的话你没听见吗?”他提高了声音。

“听见了。”我继续开始使用三字经策略。

“听见了你还做?”他声音又提高了分贝。

我还是接着干活,我甚至连看都没看他一眼,他以为声音提高了就能吓住我了,简直好笑,他这样的怒吼我每天都听着,早就习惯了,以前觉得这样的怒吼很有权威,但我现在听来如同屋顶上的猫叫一样完全可以忽略它的存在。

我似乎又激怒了他。他忽然就站了起来,双眼狠狠地盯着我。

我根本无所畏惧,还是沉默地继续干活。

“阿芳,你们听着,这个人病了,很严重的神经病,我担心她现在干活会打坏物品,所以她所有的活都由你们接手来干,如果我看到她做了任何事,那我就罚你们的薪水,罚到一分钱也没有!”他冷冷地说。

这个恶魔,他拿我没辙,竟然想出这样一个办法来不让我做家务。阿芳她们都是穷人家来的,在凌家做佣人当然是为了赚点钱,如果因为我硬要做家务而让她们的薪水没有了,那我当然会内疚,凌隽就是看准了这一点,所以他用这种方法来达到他不让我做家务的目的。

“太太,你就不要再做事了,不然我们……”

“不要叫她太太,叫她齐秋荻。”他冷冷地说。

“叫我阿荻就行,如果还是嫌麻烦,直接‘喂’一声我也知道是叫我。”我淡淡地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