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一如既往的粗暴/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毫无防备就挨了我一记结结实实的耳光,陷入短暂的发愣,他应该做梦也没想到这个世上竟然还会有人敢出手抽他耳光,而且出手的是一个弱女子。

等他反应过来之后,迅速回敬了我一记更响亮的耳光,这倒也在预料之中,他这样的混蛋,要是让人打了不还手,那才真是奇怪。

也许是他打得太仓促,也许是他离我太近不好发力,耳光虽然打得响,但我脸上却没有疼痛感,如果要是别人,我甚至会怀疑他是有意手下留情,但他是凌隽,是一个混蛋一个恶魔,所以我不认为他会手下留情。

我的反应显然要比他快,在他刚打完我过后的两秒,我又抽了他一耳光。

反正都捅了马蜂了,捅一下是捅,捅两下也是捅,索性把心里的怨气发泄出来,不发泄出来,总有一天会焚烧掉我自己。

这一次他没有回抽我,而是一把将我揪住,然后抱了起来,我想挣扎,但被他有力的手紧紧挟住,穿过客厅,来到卧室。

原来他是想到了另外一种报复我的手段了,我才反应过来,身上的衣物已经被他扯掉。

一如既往的粗暴,一始既往的疯狂。

这样的重啃之下,我知道明天我身上又会出现淤青了。

我面无表情地任他动作,好像这一切都没有发生在我身上,我甚至没有闭眼睛和发出任何声音,只是眼睛看向天花板,任凭他一个人表演。

他发现那些所谓的前奏都得不到任何的回应之后,沮丧过后是愤怒,然后粗暴继续……。

我的眼睛还是盯着天花板,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一样。

完事后他穿上衣服,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然后离开。

我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那种极度挫败的恨意,心里一阵痛快。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也许漠视他就是对他最好的惩罚,至少到目前来看,我的方法是正确的,也起到了应有的效果。

真是有趣,我对他的漠视,现在竟然成了对付他最有力的武器。我把他当空气,我要让他明白,他根本无法征服我,永远也不能。

****************

自从上次我在琴房弹琴他没有反对,我便经常进入琴房去弹,一方面是因为闲得太过无聊,一方面借弹琴来缓解内心的忧伤,我还是时常会想起周宣,那个干净文静的学长,虽然我已为人妻,但我还是忘不了他,他算是我的初恋,虽然我和他从未正式交往。

除了想周宣,更多的就是想起爸爸,以前太过任性,没有好好地听爸爸的教诲,觉得爸爸为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应该的,我心安理得地享受着富足的生活,奢侈地浪费着时光和亲情,如果我早些知道爸爸会那么早就离我而去,我一定会好好学习好好练琴让他开心,只可惜,一切都已晚了,现在无论我如何努力去做,爸爸都已经看不到。

也或许,在另一个世界他能看到,但却无法和沟通交流,每当弹起爸爸最喜欢的《梁祝》,我总是抑制不住地泪流满面,我很想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