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你喜欢我吗?/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隽依然还是会要求我为他弹琴,但我从未答应,不管我弹得有多来劲,只要他一出现,我马上就停止,他可以在我身体上施暴,那是我决定不了的,但我不为他弹奏,这是我能决定的,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我还要再后面加一句:琴为知音者弹。他是只会欺负我的恶魔,不是我的知音,我凭什么为他弹奏?我他妈又不是艺伎!

这样的态度当然换来的是他的恼羞成怒。但他也没有办法,有关身体的男女之事,他身强力壮,可以作主,但对于弹琴的事,他却没办法逼我,任他再狠再能,他也不能把我双手砍下来放到钢琴上去弹奏。

这一天我又在弹奏,他再次闯了进来,我又马上停止。

“如果我一出现你就停止,那你以后也别再在这里弹了!”他大吼。

“好。”我只回答了一个字。

这样的威胁,对我来说根本没什么用,别说是不允许我弹奏,就算是他威胁要杀了我,我也根本无惧,除非他说你如果不弹琴给我听,我就不再帮齐家,这或许对我来说还有些杀伤力。

还好他没有用齐家的利益来要胁我,不然我就真没辙了。

在这一点上,他倒是做得不错,自从上次说好之后,他再没用齐家的事来威胁我,不知道他是没想到,还是认为总是用那样的招来对付一个女子实在太不体面,他是骄傲的人,他认为就算是他不用齐家的事来要胁我,他也一样可以将我收拾得服服贴帖。

但收拾我的路远比他想像的要坎坷,我哭不闹不喜不辈的漠视战略,让他的王者劳霸气在我面前大打折扣。以前爸爸的办公室挂着一副字画,上面写着四个字:上善若水。我不解其意,爸爸给我解释说,那是老子的话,原话是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那是一种做人的境界,但爸爸认为是一种战术,以柔克刚的战术,我当时不甚明白,但今天我对凌隽的态度,貌似恰好符合了这种战术。

“为我弹奏一曲,我就放你出去逛街。”他见威逼不成,改为利诱。

这句话恐怕是自我认识这混蛋以来他对我说得最柔软的一句话了,我心里窃喜,但还是不动声色:“我不去。”

不去,就意味着我拒绝了他开出的条件,我不去,我他妈也不弹,气死你个混蛋!

他又盯着我看了一会,像看一个怪物。我并不看他,而是将眼光转身窗外。

“齐秋荻,你喜欢我吗?”他忽然问道。

这话让我非常吃惊,上面那一句放我去逛街的话就已经很不像他的风格,这一句问我是否喜欢他,在我听来更是荒谬之极,不过他这样说也有他的道理,像他这样事业有成、成熟帅气而又多金的男子,绝对是标准的少女杀手,在他印象中,应该所有人女孩都会喜欢他才对,所以我应该也是喜欢他的。

我看了看了他,用他看我的那种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看他,然后嘴角浮起冷笑。我的冷笑不是装出来的,是发自内心的,我要让他看到我的鄙夷,这是他给我的最好的嘲讽他的机会,是丫自找的!

“喜欢。”我冷笑着说。

“真的?”他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