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我不去!/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笑了起来,像是听了一个极为荒谬的笑话一样,而且是非常好笑的笑话,我的笑让他明白了我其实是在嘲讽他,虽然我没有说更多的话,但他已经能感觉到我浓重的嘲讽意味。

“有什么好笑的?难道我很差劲吗?”他大怒。

Ok,这就是我要的结果,我心里乐了。

这一次我完全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然后走开。我要将对他的漠视发挥到极致。

他当然不会轻易就让我走开,他一把拽住我,“今天晚上我有个应酬,你陪我去。”

这个混蛋今天是疯了么?先是要放我出去逛街,已经很不寻常,现在接着又问我是不是喜欢他,这就更离谱,好了,现在他竟然还要求我陪他去应酬?我一女仆,陪他去应酬?

他这是要耍我?我看着他,心里在猜测他的用意。

“晚上打扮得漂亮一些,是一个较为盛大的酒会。”他应该认为我的沉默就说明我欣喜若狂了吧?

“我不去。”我说。

“为什么?”他问。

“我就一女仆,没资格去参加什么酒会。”我淡淡地说。

他冷笑:“你现在不是了,你现在恢复凌太太的身份,陪我去一起去应酬。”

我也冷笑:“凭什么?我就不去!”

“你不去我就绑了你去,把你绑得像一个粽子一样地带到酒会现场,如果你是凌太太,陪夫君应酬是天经地义的,如果你是女仆,这是给你安排的工作,你也不能拒绝。”他冷冷地说。

这他妈什么歪理?我气得说不出话来,但我知道这个混蛋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我今天已经惹得他很恼火了,如果我再坚持不去,我真的会担心他会将我捆成粽子模样带出去。

“好,我去。”我说。

他嘴角泛起冷笑,充满舍我其谁的倨傲,他赢了。

晚上六时,他一身黑色西服立在车旁,准备要出门了。

他似乎永远只有一身衣服,就是那身黑色的西服,不知道是他偏爱黑色呢,还是心里阴暗,所以接受不了其他的颜色,虽然我恨他入骨,但我也不得不承认,他那副身架子穿着那身西服,的确很好看,表情冷酷,眼神犀利,举手投足间确有一种霸气。

当我一身女仆装出现在他面前时,他眼里快要冒出火来了。

“你要和我去的地方,不是菜市场,也不是便利店,是一个高端的名流聚集的酒会!你穿这一身狗皮算什么?”他吼道。

看到他气得咬牙切齿,我心里又一阵畅快。

“我是以女仆的身份伺候你去参加酒会,当然得穿我的工作服,这样才能显示我的身份。”我淡淡地说。

他恨得嘴角微微发抖,“我给你十分钟,现在我就开始计时,我限你两分钟之内把衣服换了,将头发盘起,化淡妆,穿高眼鞋,不然我就把你扒光,带到酒会现场去展览!”

我一愣,赶紧掉头回房间换衣服去了,我承认我是被他吓着了,鬼才知道他会不会那样做?我还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一次,他又赢了一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