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禁区/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在网络社会信息交换是很快的,但大多数的信息都需要过滤,网上所谓的那些内幕消息,其实百分之九十都靠不住,在网上打出凌隽的名字一搜索,搜索出来的都是关于他是神秘老头的报道,因为大家都认为他是一个老头,所以就算是少数真正认识或者见过他的人提出反对意见,也会被大多数的声音所掩盖掉,这便是网络的悲哀,很多假消息的传播者成了红人,敢于说真话的却往往被网络暴民们狂喷。

如果我现在在网上发消息说凌隽其实不是老头,相信也会一样遭到一阵狂喷,人家会说我神经病,会说我颠倒黑白。

“我今天和几个朋友约了打高尔夫,你准备一下,一会陪我去。”凌隽忽然发话。

“好。”我只答了一个字。

他不管让我做什么,我都会尽力去做到,他让我穿得漂亮些陪他出去,那我就陪他出去就是,他要我换上女仆的衣服干家务,我也可以马上就做到。

以前爸爸和朋友打高尔夫的时候从不带妈妈出去,因为打高尔夫大多是商务应酬,而且万华市的高尔夫渡假村经营的也不仅仅是高尔夫,听说还有其他一些男人很喜欢的项目,具体是些什么项目我也不清楚,我只听说男人们除了可以在那里打球之外,还可以得到其他方面的享受。

所以凌隽说要带我去我有些惊讶,我和他虽然有夫妻之名,但事实上我们一直像两个刺猬一样不停地相互扎着对方,大多数的时候我会妥协不是因为我惧怕他的权威,而是因为齐氏企业还没有缓过劲来,我忍辱负重就是为了救齐氏,而他到底为什么要娶了我又虐待我,是我一直想不明白的事情,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他娶我不是因为喜欢我。

就像我嫁他不是因为我喜欢他一样。

难道他今天带我去打高尔夫,又有什么其他的主意要对付我?我心里暗自嘀咕。

他是那种征服欲极强的人,我现在对他的冷漠,毫无疑问已经激起他要征服我的决心,而他那种征服,不是指身体上的,而是灵魂上的征服,他要我依赖他,喜欢他,为他吃醋,为他发狂。

但我知道我不会,绝对不会。

我换了一身运动服正准备跟他一起出发,但他接了通电话后却又改变了主意。

“你不用跟我一起去了,有人陪我去。”他有些神秘地说。

“哦。”我并没多说,直接扭头就走。

“你不问问是谁陪我去吗?”他不甘心地问。

“不用。”我头都没回,简单地甩给也两个字。

然后他再没有说话,然后就听到洗车驶离的声音。

从他接电话的神态和故作神秘的样子,可以看出陪她去的当然是一个女人,而且是应该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我现在明白他的意思了,他就是有意说好带我去,然后又忽然说不要我去,而是带另外一个女人去,他这样是想让我感到失落,然后希望我能追问他到底是谁陪他去。

只可惜我根本没当回事,他的计划再一次落了空。他心里一定很失望,我心里暗笑。

从琴房里弹琴出来,我推了推琴房旁边另一间房门,但没推开。

这个房间是凌家有名的禁室,门上贴着一张字条,上面写着‘禁止任何人入内’。据阿芳她们说,凌隽每隔段时间会让她进去打扫一下卫生,其实里面也没什么,就只是一个普通的卧室,但是凌隽为什么不让其他人进去,就没有人知道了。

人都是有好奇心的,我其实真的想进去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如果只是一个普通的房间,那凌隽干嘛不让人进去?如果真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那他又怎么会允许阿芳进去打扫卫生?

我推了几次推不动,这才发现门是锁上的,心里暗骂自己真是愚蠢,既然是那个混蛋划出来的禁区,他又怎么会不锁上呢?

我找到了阿芳,阿芳正在别墅的花园里收拾她亲手种的青菜,阿芳最喜欢摆弄的不是花草,而是各种瓜果蔬菜什么的,花园里有一小块空地,在凌隽的允许下,她在里面种上一些农作物,把家务干完的时候她就去摆弄,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的休闲方式,这就是阿芳的休闲方式。对了,阿芳年纪比凌隽稍大一两岁,人也长得挺清秀的。

“阿芳姐,你又在弄你的蔬菜呀,要不要我帮忙?”我讨好地说。

“太太,你快别叫我阿芳姐,我是凌家的仆人,太太这样叫,我受不起。”阿芳惶恐地说。

“什么呀,我也是凌家的仆人,我和凌隽的关系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几时把我当成是妻子过?我的地位和你们是一样的,有时还不如你们呢。”我蹲在阿芳旁边,看她打理她种的菜。

“那可不一样,你是齐家嫁过来的大小姐,虽然有时和凌先生会闹得不开心,但你们毕竟是夫妻,再怎么吵那也是夫妻,你们经常吵架,那是因为你脾气太倔了,你要是肯让着凌先生一些,你们就不会总是吵架了。”阿芳说。

“我也没和他吵架啊,我才懒得理那个混蛋呢。”我说。

“其实凌先生也没你想像的那么坏,他是大人物,是大老板,大人物有些脾气也是正常的,虽然他平时看起来冷酷,但他对我们这些下人其实很好啊,你也看到了,我们吃饭在一起吃,工钱也比人家开得高了许多……”

我心里一叹,心想那恶魔对你们倒是不错,可他对我不好呀,他不但要在我身上施暴,而且还经常说些难听的话来羞辱我,要是他对我那样对你们,恐怕你们也不会说他好了。

“好了,我们不说这个了,阿芳姐,琴房旁边的那个房间,为什么被列为禁区啊?”我试探着说。

“哟,太太,我可提醒你,其他地方你可以进去,但那个房间你不能进去,虽然你是太太你也不能去的,凌先生对那个地方最在意了,他说过谁要是胆敢进去他就要打断谁的腿,这话他可不是说了玩的,你为了这事惹他生气不值得呀。”阿芳紧张地说。

“瞧你说的,我也没说我要去进去啊,我就只是好奇而已,我听说你进去过?难道里面关着什么恶魔?一打开就会被放出来?像电影里演的那样?”我笑着说。

“那倒不是,就是一个普通的房间而已,里面真没什么。”阿芳说。

“我不信,既然是一个普通的房间,那他为什么搞得那么神秘?没有必要呀。”我说。

“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的房间,里面真没什么,至于凌先生为什么要把那个房间列为禁区,我不知道,但我确实去打扫过那房间的卫生,和其他的房间没什么两样,就只是长久时间没人住进去,灰尘多一些而已,但每个月先生还是会让我去打扫一次的。”阿芳说。

“既然是普通的房间,那我进去看看也无妨啊,你知道那房间的钥匙放在哪里吗?我进去看看去!”我说。

“别呀太太,你怎么好奇心那么重呢,都说了不能进去的,千万不能去呀,到时你会惹先生生气的,如果先生怪罪下来,那说不准会连我们一起责罚呢。”阿芳更紧张了。

唉,看来那个混蛋在这家里的统治地位的确是不可撼动的,阿芳她们口口声声叫我太太,但在关键问题上,她们始终也只听凌隽的。

我叹了口气:“瞧你紧张的,我也只是说说而已,这家是凌隽的,你们当然得听他的了,我其实也没想着要怎么着,就只是有些好奇而已。”

阿芳应该是听出了我语气里的不满,作为下人,观察主子的脸色当然是必须要具备的技能之一,阿芳做了那么久的佣人,当然能很快觉察我心里的不满意。

“太太,我们自然也是尊敬你的,只是那个房间凌先生确实很在意,我们谁也不敢帮你进去看的,再说了,每次我进去打扫卫生都是凌先生开的门,如果他不开门,我们谁也进不去的,就算我想帮你满足你的好奇心,我也是无能为力的。”阿芳惶恐地说。

看到阿芳惶恐的样子,我于心不忍,她其实对我挺照顾的,我也不想太为难她,于是笑了笑:

“算了,这事不提了,一个破房间而已,不看也罢,以后我实在想看,就让凌隽开门让我进去看就行了,你不要为难了,你也不要紧张,我不会乱来的。”

阿芳这才松了口气,“谢谢太太体谅我们下人,太太不生我的气就好。”

换作以前的我,肯定会不依不饶逼着阿芳想办法帮我打开那个房间的门,但现在我不会这样做了。阿芳她们也不容易,俗话说端人碗受人管,意思就是说靠人家吃饭,当然得听人家的,凌隽是她们真正的老板,发给她们工钱,她们当然不敢违了凌隽的意,这一点我非常理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