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自由的味道/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甚至连谢谢都没有对他说一声,因为我觉得没有那必要。他这样的人,要是表现得对他太过感恩戴德,他反而会觉得你活得太卑微,反而会更看不起你。他是强者,事实上很难要求强者会去同情弱者,强者一般都只会尊重更强者,在强者的世界,面对弱者他们大多数时候都会不屑一顾,有时甚至会说一句: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我依然还是读不懂他笑里的含义,于是我不再去揣摩他到底在笑什么,爱怎么的怎么的,反正我已经这样了,他还能把我炖汤喝了不成?

吃完饭,他乘坐他那辆黑色加长版凯迪拉克出去了,我心里一阵轻松,开始在衣橱里翻起衣服来。

不管际遇有多不堪,但我才十八岁,我在极度挫败的时候会心如死灰,但大多数缓过来的时候,我的心里还是有激情的,我远远还没有达到把一切看透的境界,那个混蛋答应我可以出去玩了,我当然得收拾一番,至少穿得稍微漂亮一些,让妈妈看了我也不至于会担心。

打扮整齐,走出凌家的别墅,我一下觉得像飞出笼子的鸟儿般有想飞的感觉。我被禁锢的青春在一这刻也想飞扬起来,毕竟,我才十八岁,我并不喜欢深闺怨妇的生活,虽然我一直在过着那种生活。

妈妈见到我的时候,叫了声心肝后将我搂在怀里嚎啕大哭。然后开始仔细观察我是否瘦了,看到我气色不错,这才放心。

“姓凌的是不是又欺负你了?你怎么这么久都不回来看妈妈?”妈妈擦着眼泪说。

“他对我挺好的,只是最近他忙,我要替他打理家里的事,所以没有时间过来。”我说。

“是么?你们没吵架吧?”妈妈问。

可怜天下父母心,妈妈最关心的,还是自己的女儿有没有爱委屈。

“没有呢,我们挺好的,妈,你身体还好吧?”妈妈显然瘦了一些。

“我也挺好的,妈去给你做饭去。”妈妈说。

“好呀,我好久都没有吃到妈妈做的菜了,早就想吃了。”我笑着说。

回家的感觉是真好,我躺在在沙发上看电视,也许是回到家有了安全感,我竟然睡过去了。

饭菜的香味将我唤醒,妈妈已经将饭做好,见我睡着了,也没叫醒我,只是将电视声音调低,静静地守着我睡。

“饭好了?妈你应该叫醒我呀。”我笑着说。

“我看你睡着了,就想着让你多睡会儿,现在醒了,那就赶紧起来吃饭吧。”妈妈说。

我给妈妈盛上汤,“妈,最近公司还好吧?经营正常吗?”

“还好,公司大多数的时间都是你的两个叔叔在打理,我也没有过多过问,不过听他们说挺好的。”妈妈说。

“妈,你可是代理董事长,公司是爸爸创下的基业,你应该多关注一些,两位叔叔虽然也不是外人,但毕竟他们一直都是给爸爸打副手,缺乏大局观,你应该多给他们提一些意见,你跟随爸爸打拼的经验是一笔财富,应该在公司里发挥更大的作用。”我说。

妈妈愣了一下,然后笑了:“我家闺女果然长大了,竟然能想到这些事情,不过我只是一个女人,在经营企业方面还是不如男人,如果我插手太多,反而会让人说我在你爸不在后就想独占公司,他们都是你爸的亲弟弟,我可不想让外人有闲言碎语。”

“你本来就是齐氏企业的代理董事长,齐氏在摇摇将倾之时,也只有我们娘俩去努力挽救,你当然有资格取得对公司的控制权,不管别人怎么说,那是别人的事,不能因为害怕别人多说你就淡出决策层,这恐怕也不是爸爸所愿意看到的。”我坚持说。

妈妈显然有些吃惊我会说这些话,“秋荻,你怎么想得这么多?”

“这一阵我很闲,凌家大门也没出去过,整天就想着我们家事,然后就想通了很多以前想不通的事情,现在爸爸不在了,只有我们娘俩了,我们当然得照顾好自己,也要照顾好齐氏企业。”我说。

“好,我知道了,不说这些了,先吃饭吧,难得回家一次,好好吃饭吧。”妈妈笑着说。

我见妈妈不愿意多谈,也没有再说。我能理解妈妈的为难之处,爸爸不在了,公司没有了主心骨,各方势力自然会有争权的行为,公司处于危难人人都想避而远之,但公司真正缓过来,又人人都想取得对公司的控制权,在利益面前,人性就是这般丑恶。

和妈妈刚吃完饭后,我还真是到市中心的金城商场逛了一阵,主要还是想给自己买两套成熟一些的衣服,现有的服装大多都是适合学生的淑女装,可我现在已嫁为人妻,再穿那种看起来稚嫩的服饰显然已经不适合。

和别的女人逛街走走看看能逛一天不一样,我缺乏那种慢慢逛的耐心,我一般都是想好要买什么,然后直奔目标区,三下五除二搞定后就打道回府,以前因为一直不缺钱,所以买衣服当然也不用去考虑价格的问题,看好就买了,不用货比三家,这样的结果当然是我经常当了冤大头,我花五千块买到的东西,可能其他店里才卖四千块。败家女大多这样,我也不例外。

该买的东西已经差不多了,正要回去,这时迎面却遇上了那天在凌家和凌隽调情的我的老同学叶晴,而且她不是一个人,她挽着一个男人的胳膊,那男的戴着墨镜,看不清真面目,但看样子应该年纪在四十岁以上。

我本来是想避开的,但因为是正面相遇,叶晴也已经看到了我,实在避无可避,只好硬着头皮向叶晴点头致意。

叶晴向身边的男人说了两句,男人就先走了。然后叶晴向我走了过来。

面对叶晴我心里的感觉其实挺复杂的,她是我以前的好朋友,但她偏又和凌隽有染,虽然我对凌隽没什么感情,但她当着我的面和我名誉上的丈夫调情怎么说对我也是一种羞辱,所以我只是看着她笑笑,竟然不知说些什么。

“顶楼的那家冷饮不错,我们去坐会吧?”叶晴对我说。

“好。”只好点头答应。

因为逛商场一向讲究效率,买完东西就走,金城商场我来过多次,竟然不知道这顶楼还有这么一家冷饮中心,我对冷饮店里的那些饮品一向持不信任的态度,总觉得那里面添加了色素一类的东西,所以我只要了一杯冰水。

叶晴还是那么漂亮,今天她穿了一身紫色的裙子,可能是今天她身边的男人年纪比较大,她为了和他相配,就弄了一个看起来很成熟的发型,看起来更加有一种说不出的风情,她是那种可以被男人称为尤物的女子。

气氛有些沉闷,我忽然有些后悔了,刚才叶晴叫我来这里坐的时候,我就应该找个借口拒绝才是,以前虽然是好朋友,但我们分开的时间太长了,彼此的人生都已经今非昔比,恐怕再难找到相似的频率。

“你还好吧?”叶晴说。

这恐怕也是她无奈之下憋出来的客套性话语了,从那天在凌家为她们削苹果的事,她也应该猜得出我过得不怎么样。

“挺好的。”我机械地答,既然大家都言不由衷,那就彼此客套应酬吧。

“你和凌隽……”叶晴欲言又止。

“我是他们家的女佣,平时负责打扫房间什么的。”我淡淡地说。

“到底发生什么了?秋荻,怎么会这样?你怎么会小小年纪就嫁人了?”叶晴说。果然,凌隽是对她说了什么了。

“你也没比我大多少,你不也……”

我本来想说你身边不也带着一小老头么,但转念一想这话太伤人,于是就打住。

“凌总说,你是他用钱买来的小妻子,我想不明白,你们家不是很有钱么,怎么会缺钱到要卖……”

“我妈没有卖女儿,是我自愿嫁过去的。”

我生硬地打断了她的话,这事是我心里的痛,虽然妈妈没有逼我,但用我来换取凌隽的注资这是事实,所以我不愿意去谈这个话题,说起这些,心里堵得厉害。

“我不是那意思,我是说你们家不也是富……”

“此一时彼一时,以前我们家是有钱,但后来没落了,因为我爸去世了。”我说。

“对不起秋荻,我不知道……”

“没事。”我平静地说。

表面平静,但其实我心里很酸,提起爸爸,心里还是很想他。

“那天凌总叫我去,我不知道你是他妻子,所以我……”

叶晴终于说到正题,她应该是想为那天的事跟我道歉,我摆摆手,“没事,我和凌隽虽然有夫妻之名,但我们之间没有感情,你和他怎样,我都无所谓。”

从叶晴称呼凌隽为凌总来看,她和凌隽的关系肯定不会很近,如果她和凌隽之间关系非常好,那她肯定不会一口一个‘凌总’地叫,现在凌隽不在现场,她大可以直接像我一样叫凌隽的名字,但她却一直叫凌总,这隐约之间就显示了她和凌隽之间地位的巨大差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