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 章 礼物/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接下来的几天,凌隽对我好得让我自己都不敢相信。

只要是关系到我的事,他都会亲自去关注,包括我生活中的每一个细节,体贴得像我妈一样。自从我长大后,我妈都没有这么细致地关注过我的每一个生活细节。

他这样做真让我惶恐,发自内心的惶恐。

我相信人是会变的,随着阅历和处境而变化,就像我一样,以前是个不懂事只知道吃喝享乐的富二代败家女,我自己也不曾料到后来会为齐家承担起那么重要的责任。但是人变也得有个理由,这个凌隽忽然间就变得温柔体贴起来,我实在是接受不了他的变化。

猫忽然不吃鱼了,狼忽然不吃肉了,而且都是突然发生的,当然令人生疑。

凌隽要是慢慢地变成这样,我倒也勉强能够接受,他忽然就由狼变羊,我就真是适应不了。

我当然不会那么轻易就被他软化,我倒不是一直在记恨之前他对我的凌辱,只是他忽然的改变实在太过蹊跷,我不得不防。

“秋荻,我有礼物给你。”他从外面回来,一进门就大声说。

我还是不冷不热地看着他,并没有任何的表示。

他从包里拿出一件东西递给我,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过来,竟然是一本驾驶执照,上面的名字和相片都是我的。

“你弄一个假证件给我干嘛?”我冷冷地说。

“什么话!这当然是真的,以后你就是有驾驶执照的人了。”他得意地说。

“可是我并没有去参加培训,更没有通过考试,怎么可能就能拿到驾照,还有,你到哪里弄到的我的证件照?”我说。

“我凌隽是什么人,要给自己的老婆弄一个驾驶执照有那么难吗?至于你的证件照,是我在你的房间里找到的,只是想给你一个惊喜。”他一脸的得意。

“没有参加考试就拿到驾照,那当然就是假的。”我不屑地说。

“这可都是由正规机关发的,上网也可以查到档案的,怎么可能是假的?这世上的真假本来就不好界定,有效的就是真的,没效的就是假的,从我凌隽手里拿出来的东西,当然都是有效的,所以就是真的,我是托关系办到的,你就放心吧,绝对的真证件。”他说。

“是真的我也用不上,我不要。”我说。

其实我都觉得我有些太作了,这驾照其实对我来说很重要,有了这本本,我以后就可以自己驾车了,我心里其实蛮高兴的,但我不能表现得太高兴,不然他就会认为我很感激他了。

“怎么能不要呢,你下个月就十九岁了,生日礼物我也提前为你准备好了,我的礼物可是配套的哦,你跟我来。”他说着伸手过来拽住我的手就往外面走。

他力气太大,我想挣也没法挣脱,只好跟在他后面走出别墅。

一辆红色的崭新跑车停在别墅外面,这显然就是凌隽所说的配套的礼物了,所谓配套,就是驾照配新车。

他把钥匙递过来,“老婆,要不要试试你的新座驾?你说你不喜欢别人跟着,现在你有了驾照和自己的车,你就想去哪就去哪了,又方便又自由,怎么样,很炫吧?”

“我并不喜欢驾车。”我还是冷淡地说。

他眼里流露出失望,但脸上还是挂着笑容:“没关系啊,慢慢地就会喜欢了,驾驶有很多乐趣。”

虽然我已经隐隐感觉到他的不快,但他还是不发火,要换作以前,恐怕我早就挨揍了。

“先放着吧。”我转身回房,虽然我其实很想去试一试那新车,但我还是强忍住了。

“好,那钥匙就给你了,这车以后就是你的了,你随时可以用。”他跟在我后面说。

其实那一刻我心里充满喜悦,许久没有感受被人疼被人宠的感觉了,只是我还得装出无所谓的样子,不是不近人情,而是实在看不透温馨后面到底有没有什么目的。

********************

叶晴打来电话,让我陪她周末去爬山。

自从上次森林公司的事后,我其实对山林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那是一种心理阴影,我其实并不想陪叶晴去爬山,但她说约了高中时的几个老同学一起去,我想了想,如果心里有阴影,那恐怕还是得直接去面对,才能慢慢解开心结,日子本来也过得挺闷,于是就答应了叶晴的邀请。

和叶晴她们约在城北的广场集合,我开车赶到的时候,看到叶晴和另外两个女生正站在公交站台旁边说话,那两个女生我看起来挺面善,确实应该是见过,只是记不起她们的名字了。

我将车停在路边,在她们艳羡的目光中下了车。看到她们那样羡慕,我心里还是有一种舒畅的感觉,那是一种虚荣心得到满足的畅快,人都是有虚荣心的,我也不例外,相比以前来说也许对这种虚荣看得更淡一些,但并没有完全消除虚荣心的存在,貌似以后也不可能消除。

以前的我在同学们面前一向都是充满优越感的,自从爸爸去世以后,这种优越感就慢慢消失殆尽了,今天终于又找回了这种优越感。

之所以会开车来,那也是想炫一下,主要还是想炫给叶晴看,虽然她自己说和凌隽没什么,但作为女人,我心里还是有解不开的结,我把跑车开来,就是想告诉她,不管凌隽对我如何,我才是原配,凌隽为了讨好我,可以为我买豪华跑车,但是凌隽却不可能为她做这些事情,永远也不可能。

至于自己为什么非要和叶晴较劲,我也说不清楚。也许是那天在凌家她在场面上胜了我一次,我心里一直不能释怀,也或许是因为我缺乏自信,所以要通过这些手段来加强自己的自信心,还是那句话,人性是复杂的,有些自己做了的事,自己也说不清楚到底是为什么。

“秋荻,你还是那么漂亮。”其中一个胖女孩对我叫道。

我在脑海中努力去回忆她的名字叫什么,但任我再怎么努力,也还是想不起,女大十八变,这些高中同学都好久不见了,都变了样了,我又怎么可能认得出来,她们之所以认得我,也不是因为我真的长得有多漂亮,而是以前我当富二代的时候太嚣张了,自然给人留下的印象很深,我嚣张的意思,当然不是说我经常欺负人,而是我花钱如流水,非常义气,在班上是女生中的‘一姐’。

换种说法,也就是二愣子的意思,就是小女生们谁要是缺钱了,就管我借,只要她们说得够可怜,马屁拍得我舒服,我一般都不会拒绝,这样的有钱的二百五‘一姐’,当然会给人印象深刻的。

“你肯定不记得我了吧?我是胖妞啊,以前你经常叫我馒头,有一次有个男生上体育课时碰我的胸,你还帮我揍了他,你忘了?”那个女生说。

我是真想不起来了。这样的事在高中时经常都有发生,我仗着当时财大气粗,从来不买男生的帐,这种打抱不平的事自然没少干,这种‘行侠仗义’的事太多,我哪里会记得住。

“你变了许多,我都认不出来了。”我礼貌性地笑笑。

“你终于想起我来了,这是高蔓,还记得吧?咱们班的劳动委员,那时到你值日时你从不打扫,高蔓又管不住你,只好自己上。”胖妞指着旁边一个穿牛仔裤的戴眼镜的清秀女生说。

这个我倒记得,那时我确实从不打扫卫生,倒不是我不愿意打扫,我是真他娘的不会,我本来一直都是花钱雇其他同学打扫的,可后来遇上个娇情的班主任,非要我自己动手,我又确实不会,只好委屈了咱们的劳动委员了。

“呵呵,以前的事,真是抱歉,让姐们几个受累了。”我心里忽然对她们有了一种说不出来的亲切感,好像遇上亲人的感觉。

老同学这种关系,虽然没有血缘亲戚关系,但却是那一路青春的相伴者,把那些在一起经历的破落故事一提,这关系忽然间便亲热起来,那些时光是真好,可惜永不再来。

“秋荻,我们正愁着转乘车麻烦呢,正好你开车来了,那我们就可以搭你的车了。”叶晴说。

“好呀,没问题,这车双排座的,只是跑车的后排座都很窄,坐在后面恐怕会不太舒服,大家委屈一下吧。”我说。

“有跑车坐就不错了,哪里还计较那么多,上车吧。”胖妞兴奋地说。

看到胖妞的兴奋劲,我心里竟然也高兴起来。情绪果然是会相互传染的,我这十八岁的青春之心在遭遇诸多变故后慢慢荒芜,今天在她们的带动之下,才又开始又有了些正常的悸动。

我们要爬的山叫白鱼山,因为此山像一条鱼,加上山上多有白色岩石,得名白鱼山,是万华市近郊最高的山了,山上有寺,起名叫归照寺。

将车停在山脚,我们便向山上爬去,胖妞的话挺多,一路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各种趣闻轶事不断,说得我们不时地大笑出声。

我竟觉得分外的快乐,那心里的沉重似乎消散了许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