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英雄救美/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鱼山上游人并不多。

风很大,在山顶的凉亭里远眺,心情顿时舒畅了许多。

“我们去寺里烧香去,拜拜菩萨,求他赐我一个高富帅。”胖妞说。

我心里暗笑,心想如果你不减肥,菩萨就算把高富帅赐给你了,恐怕你也留不住,哪个高富帅受得了你的那一身肉?

“好呀,我也去烧香去。”劳动委员高蔓也说。

“你们去吧,我在这坐一会,我就不去了。”我说。

以前妈妈跟我说过,女孩子来例假的时候不能进寺庙,会亵渎神灵,而我这两天刚好来例假,前一阵对凌隽说来例假,那是骗他的,这一次是真的。

“一起去吧,心诚则灵哦。”胖妞说。

我摇摇头,“我今天就不去了,你们去吧。”

“秋荻要什么有什么,自然不用再拜菩萨了,我们自己去吧。”叶晴这话虽然听起来像开玩笑,但我怎么都觉得有讽刺我的意思。

我心里一叹,心想我要是要什么有什么的话,我最先就想要回爸爸,再要回我大学校园的日子,可惜那些都要不回来。

不过我没有反击她,只是笑了笑,没有再说话。

叶晴她们去烧香去了,我一个人在亭子里吹风,周围很静,也不知道怎么的,今天这山上游人会这么少,周围几乎就没什么人,我心里忽然一阵不安,起身准备去追叶睛她们。

但来不及了,我看到了一个人向我走来,他手里竟然拿着枪,但他最令我恐怖的不是枪,是他脸上的银色面具!

森林公园,银色面具,我脑海中浮现那天被强暴的情景,身体一阵冰凉,开始发抖。

我正要叫喊,戴面具的人却将手竖起作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然后摇了摇手里的枪,他的意思很明显,那就是如果我胆敢乱叫,他就开枪打死我。

我当然不可能会按他的意思去做,我怎么可能会能容忍让他再强暴我一次?

“救命啊!有坏人!救命!”我拼命地大叫,因为太过紧张,我的声音颤抖而沙哑。

面具人并没有因为我大叫而逃跑,而是接着向我逼近,并没有人回应我的呼救,这山上的人竟然好像都消失了一样,我的大叫并没有唤来任何人,我心里绝望之极,眼泪开始滚落。

“不许伤他!”这时响起一声大喝,这喝声犹如神音一样,瞬间将我从绝望中拉回,来的人更是让我怎么也意料不到,他竟然是凌隽!

在这关键时刻,他竟然在这里出现了!难道真是菩萨显灵了么?

面具人举枪对着凌隽,用很怪异的声音说:“滚,不关你的事,不要妨碍我,不然我就杀了你!”

但凌隽却并不惧,向面具人步步紧逼而去,奇怪的是面具人并不开枪,反而被凌隽逼得步步后退!

凌隽忽然飞起一脚踢在面具人的手上,枪被踢飞,面具人转身就跑!

眼前发生的一切在电视剧里我应该是不止看到过十遍,但今天却真实地发现在我面前,标准的英雄救美剧情,如果我能算是美的话。

凌隽并没有追,而是向我走过来:“没事了,有我在,你就安全。”

我被吓得魂飞魄散,一时间没缓过劲来,只是任他揽我入怀,然后我在他怀里终于大哭出声。

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么多的电视剧里一但出现英雄救美,那被救的美人总会有以身相许之心,原来那还真不是剧情需要,女人一但在绝望中被男人救起,对这个男的那种感激加崇拜再加依赖的感觉的确会让女人迷上这个男的,那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情绪,在那一刻,你真的会觉得他是世上最好的人,最可信赖最值得托付的人。

我那辛苦构筑的马奇诺防线就这样被摧毁,我对他心里的恨意,在被他救了之后彻底消融,我紧紧地贴在他的怀里,他伸出手轻轻拍我颤抖的身体,轻声安慰。

“我们报警吧?”凌隽说。

“算了,肯定跑远了。山高林密的,等警察从市区赶来,人早就没了。”我颤抖着说。

我说的是事实,这里离市区并不近,等警察赶来后面具人肯定早就跑掉了,到时我到底要不要对警察说我在森林公园被强暴的事,恐怕会变成让我更加为难的问题,案子破不了,反而再揭一次心里的伤疤,那又何必。

“好吧,听你的,以后咱们小心一些就行了。”凌隽说。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是阿芳告诉你我来爬山了吗?你不怕他开枪打你吗?”我说。

“是啊,我回家听阿芳说你来爬山了,于是我猜你肯定是来爬这座山,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就也来了。哦,他的枪是假枪,所以我不惧。”凌隽说。

“啊?假的?”我走过去捡起了地上被凌隽踢飞的枪,果然是假的,但外形做得真的很逼真。

“你怎么知道是假的呢?”我很困惑。

“猜的呗,这大白天的,他敢真的开枪吗?他对付你一个弱女子,也用不着枪这么杀伤力很强的武器吧?所以我猜只是用来吓人的。”凌隽说。

我想想好像也对。

“谢谢你。”我终于说了谢谢。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是我对凌隽第一次说谢谢,以前虽然他也为我做过许多的事,但我从来也没有谢过他,不是我不懂得感激,只是他对我的羞辱实在很难让我对他心存感激。

“你是我老婆,我为你做一切都是应该的,谢什么呀。”他笑道。

我第一次发现他笑起来的时候真的很好看,他平时表情冷峻,但笑起来的时候却很温柔,因为他平时很少笑,所以展颜一笑的时候,就像冬天里忽然见晴,让人惊喜的同时也会有微微的不适应。

“哎哟,菩萨真的显灵了?真的来了高富帅了!”这时突兀地响起一声尖叫,原来是胖妞她们回来了,尖叫声就是胖妞吕冰发出来的。

她的名字叫吕冰,她的名字和她的性格还真是很不相符,她看到男人的时候,热得像一团火。

胖妞不认识凌隽,但叶晴是认识的,但她却并没有露出尴尬的神色,而是落落大方地走过来,叫了一声‘凌总好’。

我真佩服叶晴,真是有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风范,当日他在凌家和凌隽公然调情,现在当着我的面他们再相逢,她竟然没有一点的尴尬,真是厉害。

“秋荻,不介绍一下这位帅哥吗?”胖妞说。

其实以凌隽的年龄,叫他帅哥显然有些大了,她大我们近十岁,应该属于大叔级别的了,不过他的外形和气质确实出众,所以胖妞毫不犹豫地将帅哥这头衔给了他,胖妞语气里的花痴味道,让我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他是凌隽。”

我不知道该怎样介绍,只是简单地说了四个字。如果说他是我丈夫,好像我们关系又没那么融洽,要说他是我朋友,那更是扯淡,如果说他是我老板,但现在我们关系明显改善,好像也不合适,所以只有说他是凌隽了,不加任何身份的介绍。

胖妞长期生活于社会的底层,对于上流社会的那些名人她毫不知情,所以当听到凌隽的名字的时候,她竟然毫无反应,很显然,她不知道凌隽这个名字背后代表着怎样的传奇和社会地位。

如果她知道,我相信她马上会尖叫出声,说不定还有当场眩晕的可能。

“这名字好熟悉,我肯定在哪里听到过,有可能在电视上听到过,你长得这么帅,你是一个演员吗?你主演有电影吗?”胖妞无知地继续花痴。

我其实略有些尴尬,但凡稍微知道一点点万华市商界常识的人,都不可能没听过凌隽的名字,零八年全球金融危机,万华市金融界哀声遍地,百分之九十九的投资型机构出现亏损,而凌隽掌控的无量基金却在当年逆风飞扬,交出了年增长百分之六十的骄人财报,之后就一路凯歌,再无败绩,当年就被评为万华市的纳税大户和年度经济人物,只是他从来不参加任何颁奖会而已。

但胖妞现在竟然却问他是不是演过戏,这一问题充分地暴露出了胖妞的无知,让身为她朋友的我觉得面上也很无光。

“吕冰,他是大老板。”

一直不说话的高蔓显然就比胖妞有见识,她虽然不知道凌隽到底是干什么的,但她知道凌隽是大老板,在这个社会中,干什么的似乎也不重要,只要是大老板就行了,因为大老板就意味着有钱,有钱就是男人身上最可靠的标签,其他的都成了浮云。

“哇,你还是大老板啊?你有女朋友吗?”胖妞吕冰说。

吕冰终于还是将她的无知和花痴发挥到了极致,竟然直接问凌隽有没有女朋友,从凌隽和我的神态来看,也应该知道我和凌隽之间关系非常,她怎么能无知到这种地步?

“他是秋荻的丈夫。”叶晴说。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太敏感了,我总觉得叶晴说这话的时候,明显的有泛酸的味道,也许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吧。

“哇……”

这一次吕冰更是惊得合不拢嘴,她张大嘴的样子是真的很不雅,我真想走过去帮她给强制合拢起来,不要让她再这样丢人现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