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是不是爱上他了?/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隽拉着我的手入席,胖妞她们眼里写满羡慕嫉妒恨。

我心里好笑,如爸爸生前说的那样,人生如鱼饮水,冷暖自知。在她们看来,我以前是富二代,不愁吃不愁穿,现在又嫁了个金龟婿,我的人生完美得如那天空的皓月,她们如何折腾都只能是我旁边那些不起眼的小星星,我光鲜背后的辛酸和无奈,她们又怎么会知道。

“秋荻,你来点菜吧?”

凌隽将点菜用的平板电脑递到我面前,科技发达就是好,以前要翻厚厚的菜谱,现在只要手指轻划平板电脑的屏幕就能完成点菜,每道菜下面还有简介和主厨的介绍,确实方便许多。

我不想在胖妞她们面前太不给凌隽面子,于是接过平板随便点了几个菜,豪江酒楼主要以海鲜为主,但据说其他菜也做得不错,我心里有事,也没怎么细细研究,就随意点了几个菜。然后将平板递给胖妞她们。

“其他的菜我都点好了,就等你点几个喜欢的就行了。”凌隽说。

这意思就是说,其他的人意见他完全可以不管,大多数的菜之前他都已经安排好了,只所以还让我点菜,就是为了突出我的重要性。

人都是有虚荣心的,在叶晴她们面前凌隽给足了我面子,我此时心里其实是舒坦的。我之前对凌隽的那些成见和恨意确实在慢慢消融,在我眼里他变得越来越有魅力,不管是言谈举止还是酷酷的眼神,都越来越顺眼,甚至很喜欢。

这显然是‘中毒’的前兆,情人眼里出西施这句话我还是知道的,我非常清楚如果一个女孩看一个男的越看越顺眼,那十有八九这女的是爱上那男的了。

如果我爱上凌隽,那我真的完蛋了,我惶恐地想。

凌隽对我来说有太多猜不透的地方,比如说他为什么偏要娶我,娶了我之后为什么又要虐我,然后为什么又忽然对我好得惊人,他的变化比孙猴子还变得快,让我完全跟不上他的节奏,如果爱上一个自己看不透的人,显然不是件美妙的事,说不准还是种灾难。

只是爱情这种东西本来就不讲道理,在爱情面前没有人能保持绝对的理智。爱情本来就是带有情绪性的东西,根本不能用绝对理性态度来对待。一个人爱上另一个人,总不能要问我为什么要爱上他?爱上他后让他爱上我的成功率有多高?这些都是无法确定的。

就算是想要一个确定的答案,那也是不可能得到的,因为爱情无法量化和固化,缘起缘灭之间情来情散,毫无道理可言,也无规律可循,就算是世界上最昂贵的冰箱也不能为爱情保鲜,因为爱情的变质产生的因素太多,外在的或内在的都有可能,缘尽了,只能转身离去,没有更好的办法。

就像我和周宣那样。我和他都没有犯任何的错误,但命运却就偏要将我与他分隔,找谁说理去?

凌隽见我魂不守舍,并不知道我心里所想之事,以为是白天面具人的事还在影响我的心情,伸手过来拍了拍我的肩,以示安抚,这一刻我的心是暖和的,我清楚地感觉得到。

女人都是需要关爱的,谁不希望自己宝贝似的让人捧在手心疼着,我也一样。所以当有温暖包围,内心坚固的防备就会摧枯拉朽般垮掉,女人再坚硬冰凉的心,都经不起男人呵护的消融,因为女人本身内心需要被宠爱,所以爱情中的女人其实并不是真的变傻,只是自己装傻而已。

也或许可以说,恋爱中的女人会变傻,是因为自甘堕落,因为那种堕落极其美妙。

席间凌隽很少说话,都是在听胖妞她们叽叽喳喳地忆往事,十八九岁的年龄,其实哪有那么多的往事,不过就是些情窦初开蠢蠢欲动的狗血青春事件。想必凌隽是听得索然无味的,但我们一群小姑娘却追忆得津津有味,我心里能想像凌隽在这样场合下的煎熬,但他依然面带微笑,装着很有兴趣地听,真是难为他了。

这便是一个男人的风度。虽然这种风度多少带着几分虚伪,但能认真地倾听比自己社会地位差很多的人说一些无聊的话题,这肯定能算是风度的范畴,不好,我心里已经开始夸他了,这真是大大的不妙。

“凌帅,一会吃完饭,你请我们去哪里玩儿啊?”胖妞吕冰又提出新的要求。

凌隽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看向我,似乎在看我的意见。

女生大多心思细,凌隽看向我,胖妞她们又怎么会看不出来?

“哟,凌帅这是要问皇后娘娘的意思啊?秋荻娘娘,咱们可是老友了,你总不会反对你的帅老公请我们出去嗨皮吧?”这一次吕冰这死丫头说话倒是挺尖锐的,直接将我反对的可能性给否了。

“怎么会,应该的,你们想去哪儿玩,直接跟他提就行了。”我说。

要说万华市玩的地方,那当然数‘朝会’俱乐部最高档了,而且凌隽是朝会的幕后老板,如果要带她们去玩,那当然没什么问题,但我猜测凌隽不会带她们去,因为他并不想让人知道他是‘朝会’的老板。

但现在叶晴在,叶晴本身是朝会的客户经理,她是知道凌隽是老板的事实的,其实叶晴这样的客户经理,严格来说不能算是真正的经理,也就是分一些重要客户给她,让她随时和这些客户联系,俱乐部有什么活动,举办什么派对或者什么秀之类的,就让她提前邀请这些客户,对于她们的工作,更多的其实就是和客户拉好关系。很多漂亮女孩喜欢这样的工作,因为她们可以接触并认识许多的土豪,并和他们成为朋友,然后的然后,不言而喻。

果然如我所料,凌隽并没有说带她们去朝会,他装着思考了一下的样子:“要不我们去兰香会馆吧,那里可以唱歌,还可以玩桌球什么的,也没有那么嘈杂。”

兰香会馆也是万华市数一数二的娱乐场所了,聚KTV和会所,咖啡饮食等为一体的综合娱乐场所,实行的也是会员制,比起普通的夜总会,那个地方清净许多,是有钱人去的地方。

“好哇好哇,我只从那里路过,从来没进去过呢,听说那里都必须要是会员才能消费,可牛逼了。”吕冰说。

她意识到自己说了粗话,赶紧的闭嘴,样子很是好玩。

凌隽笑了笑,没有说话。谁都看得出来吕冰这类人没见过世面,所以对她的表现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吃完饭后,我们一行人来到了兰香会馆。

我许久没有来娱乐场所了,一进会馆,看到装修华美的包房和昏黄暧昧的灯光,我竟然也有些兴奋起来。以前爸爸总说在我未成年之前最好还是少去娱乐场所,好不容易熬到我终于成年了,家境却又不行了,也就少有去娱乐场所的机会了。

值班的一个美女经理亲自接待了凌隽,她竟然也称呼他为隽哥。

“隽哥很久没来了,今天还带来了这么多小美女,欢迎欢迎。”美女经理笑呤呤地说,她是真正的美女,男人喜欢的长腿翘臀挺胸什么的她都有,而且笑容还很迷人。

不过我一点也不喜欢她,她叫我们‘小美女’,我听了就不舒服,美女就是美女,如果硬生生在前面加个‘小’字,那味道就有点不对劲了。

“美女就是美女,凭什么说我们小?你很大吗?难道我们要叫你阿姨?”

这一次吕冰很给力,在我没有发话之前她就开炮了,看来胖妞多话也有好处。

美女经理略显尴尬,她虽然不悦,但我们是凌隽带来的客人,她当然不敢怠慢,“对不起,是我说错话了,应该说年轻美女才对,三位确实很年轻,我和你们相比都自残形秽了,你们才是青春无敌。”

好吧,在这样的高端娱乐场所能当经理的果然不是等闲之辈,瞧人家这话说的滴水不漏,不但谦卑地消除我们的怒气,而且还夸了我们青春无敌,任我们再是泼妇,恐怕也怒不起来了,更何况我们不是泼妇。

“我朋友说话直率,姐姐不必介意,她也只是开个玩笑而已。”我笑着说。

吕冰怎么说也是我朋友,如果吕冰做得太过份丢了人,我面子上也不好看,所以我赶紧出面灭火。

说完之话,我瞄了一眼吕冰。

吕冰这货这会倒也心领神会:“是啊,姐姐不要生气,我也是开玩笑的,我是粗人,说话直率习惯了,没什么恶意。”

美女经理和我们说话的时候,眼睛却一直瞄着凌隽,我其实心里还是略有醋意,但细想又觉得实在不必,凌隽这号人物,在哪里都会面对这样的诱惑,要是我这都要吃醋,那恐怕把全世界的醋坛都打翻都不够我吃的。

我确实我是有些爱上他了,不然我怎么会有醋意?我无助地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