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冲突/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喝了不少酒,有些微醺。

我自然不是好酒贪杯的人,只是压抑了许久,今天出来玩儿,当然得发泄一下。

最后我是被凌隽扶着走出包房的,因为穿了高跟鞋,加上头又发晕,所以走得跌跌撞撞,凌隽见我走不稳,索性将我抱起,像抱小孩子似的走出兰香会馆。

我将头缩在他的胸前,听到了他的心跳,我第一次感受到他温暖的气息,第一次觉得他是安全的,是可依靠的。

来到停车场,凌隽将我放了下来,我虽然头有些晕,但扶着车还是能站稳的。

“你喝了酒,就不要开车了。”我说。

凌隽笑笑,“那当然,我已经打电话给阿进了,他一会就到,先让阿兴送你朋友回家吧,我们在这等阿进过来开车,我们再一起回家。”

“好。”我温顺地答。

这时停车场忽然热闹起来,十来个男女从会馆里出来,他们说笑的声音很大,男的搂着女的腰,走路都摇摇晃晃,看起来一点也不比我喝得少。男的手应该都不太老实,搂着的时候似乎还触碰了某些不该碰的部位,那些女的便夸张地尖叫,也不知是表示反抗呢还是接受。

这时一个男的看到了我,醉眼迷离地打量了我好一阵,然后撇开身边娇艳的女子,向我走了过来。

我虽然喝得有些晕,但我还是能认出这个人,他是吴星星,万华市四大公子之一,上次在酒会上我和他有过一杯之缘。

“这不是齐……齐……”

也不知是他记性不好,还是因为喝多了的缘故,他‘齐’了半天,也没能叫出我的名字。

“齐你妹!”说话的是邹兴,他已经挡在了我面前,不让吴星星靠近我,我们都喝了酒,只有他没喝,所以保护我的重任,自然就落在他的肩上了。

其实他不必如此紧张,吴星星虽然纨绔,但他不是那种一肚子坏水的人,他不会伤害到我。

“哪里来的奴才,一边去!我要和齐小姐叙旧。”吴星星喝道。

还别说,这厮喝了酒以后说话有血性多了,听起来很有气势的样子。

“叙你妈的个头!我们太太不想和你说话!”邹兴骂道。

邹兴和吴星星的社会地位其实相差甚远,他之所以敢这样骂吴星星,一种可能是因为他不认识吴星星,不知道吴星星好歹也是万华市的四公子之一,也有可能他其实认识吴星星,但是照骂不误,如果是第二种,那他就是仗了凌隽的势了。

用狗仗人势来形容邹兴可能有些不妥,但事实上就是这么一回事。

“我草尼玛!这狗奴才竟然敢骂我!你什么东西啊,主子在这说话你奴才凑什么热闹,一边凉快去。”吴星星哪里受得了这气,当然回骂。

“吴少,他竟然敢骂你,揍他丫的!”吴星星的一干朋友凑了过来,战事一触即发。

大家都喝了酒,血液里酒精都在发挥着强烈的作用,一般情况下,懦夫也能在酒后变得生猛许多,更何况这些纨绔绝非善类。

我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处理眼前的局面,不过我的酒被他们这么一闹,倒是醒了许多,已经不那么晕了,那天在酒会上我利用了吴星星气凌隽,所以这事严格来说还是因我而起,如果真要打起来,我还真是脱不了干系。

虽然我不想让他们打起来,可我该劝谁?在一群喝了酒的男人面前,恐怕谁也不会听我这个弱女子的话。

“邹兴,你先送秋荻的朋友回去吧,我在这等阿进过来。”凌隽忽然发话。

面对吴星星他们过来挑衅,他竟然没事一般。对方有十来个人,男的就有六七个,这实力本来就有些相差得大,但他似乎并不担心接下来有可能会发生的斗殴,他吩咐邹兴的话语平静,丝毫也不急躁。

“隽哥,这……”

“先送她们走吧,太晚了不好。”凌隽说。

他完全无视吴星星他们一伙人,并不担心现场潜在的危机。

“隽哥……”

邹兴当然知道这里有可能会发生斗殴,他的意思是自己留下来帮忙,但凌隽并没有要让他留下的意思,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眼神威严得像帝王一般,就只是这么一眼,邹兴就不再争辩,而是径直打开车门,让胖妞她们上车。

胖妞她们当然也知道这里有可能会发生斗殴,清楚离开这里才是最安全的,也没说什么,相继上车,邹兴驾车离开。

“哟呵,挺爷们啊,还把帮手支走?”吴星星见邹兴走了,现场只剩下凌隽一个男人,气焰更加嚣张起来。

“这个阿进怎么这么久还没到?我都有些困了,你再打电话催他一下。”凌隽好像完全没有听到吴星星的话一样,只顾扭头对我说。

我一愣,心想打电话给阿进这种事,为什么要我来做?

“还是我来打吧。”凌隽自己摸出了电话。

“阿进,你怎么那么慢啊?这停车场人很多,好吵的,吵得我头疼,你快一些。”凌隽对着电话说。

吴星星走了过来,放肆地靠近我,“你还好吧,你怎么还跟着这混蛋啊?他那么老,不要他了,踹了他吧。”

“你不要这样,大家以和为贵。”我不知道说什么,竟然说了一句听起来像在调解矛盾的话。

凌隽眉头皱了皱,显然他对我这话相当的不满意。

“什么以和为贵啊,我又没准备扁他,他那么老了,骨头都快散架了,经不起折腾的,只要他不惹我,我并不准备收拾他。”吴星星得意地说。

凌隽唯一的帮手邹兴都让他支走了,现在只有凌隽一个人,而吴星星那边有六七个年轻男子,吴星星自认为占了绝对的优势,态度当然嚣张起来。

面对吴星星的挑衅,凌隽竟然笑了。

“小兄弟,我没你说的那么老,不过论资历来说,你确实得叫我一声叔了,你爸吴昊天和我相见也得称兄道弟,你当然是晚辈,上次在酒会上你已经折腾过一次了,今天怎么又犯病了?我说得很清楚了,她是我妻子,朋友妻不可戏这话你应该是听过的吧?更何况这是你长辈的妻子,别看她年纪小,论辈份来说,你得叫她姨,以后就别闹了,好不好?”凌隽说。

这话说得有趣之极。听起来凌隽说话柔软,似乎还有主动示弱的味道,但细品又其实充满不屑,他意思很明显:你是晚辈,我不是不敢惹你,只是不屑。

客观地说,吴星星年纪确实要比凌隽年轻了几岁,而且吴星星长得细皮嫩肉,是属于奶油类型,而凌隽棱角分明,冷峻强势,两个人完全是两种风格的男人,要从气场上来说,凌隽说他是吴星星的长辈确实也说得过去,吴星星就像香槟,虽然也称为酒,但和像伏特加一类烈性酒相比,就几乎算不上什么酒了,而凌隽,就是伏特加一类的。

“哟,说你老,你还真装上了?你是我前辈?滚吧你!就算是你年纪大一些,也不配当我的前辈!你他妈为老不尊,老牛啃嫩草!秋荻这么年轻漂亮的女孩,怎么能跟你这个小老头子?简直是暴……那啥。”吴星星说。

我知道这货要说的是暴殄天物,只是他确实说不上这个词了,看来他上学时也没怎么好好学习,我都知道的词语,他竟然不知。

场面越发的有意思起来,两个喝了酒的男人为了我死磕上了,而且都在争口舌之利,并没有人率先出手,主要原因,还是凌隽的话够柔,而且他说话的时候脸上都带着微笑,好像在和老朋友斗嘴一样,这样的姿态,就算是吴星星想动手,也得酝酿一下愤怒的情绪。

“他是我妻子,嫁给我是她自愿,我不必为此向你解释,以后你不要骚扰她,不然我对你不客气,我的话一定要记住,对你很有用,不然你会吃亏。”凌隽还是一副长辈的口吻,听起来让人很想笑。

其实我心里很奇怪,以凌隽平时的性格,怎么可能会花这么多的口舌和吴星星纠缠?直到我看到一辆黑色轿车和两辆白色商务车驶进停车场,我才大概明白了凌隽为什么这么好脾气。

黑色轿车上下来一个人,他是凌家的管家阿进。

白色商务面包车上下来的,全是穿黑色西服的强壮男子,他们手里都拿着一根黑色的看起来像钢管之类的东西。

凌隽为我打开车门。“秋荻,阿进来了,我们回家吧。”

然后就不由分说地将我塞进了车里,我透过车窗,看到那些黑色西服的男子提着手里的武器向吴星星他们扑去。

吴星星和他的朋友终于反应过来凌隽一直温柔地和他们周旋就是等这些人过来收拾他们,但是已经晚了,他们的人数优势瞬间消失,有备而来的黑西服男子举着手里的武器对他们一阵乱打,一群富二代被打得抱头鼠窜鬼哭狼嚎。

阿进钻进车里,启动车辆,驶出了停车场。好像这一切都和我们无关一样。

但事情没那么简单,车辆刚驶离会馆不久,忽然车身遭受到严重的撞击,一辆黑色的保时捷在后面疯狂地撞击我们乘坐的车辆。

我的酒彻底的醒了,我知道大麻烦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