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再起波澜/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人心里都有恶,那种恶或多或少,或大或小,平时藏在意识的深处,在合适的时间和合适的地点,那些恶就会跳出来,做出一些自己也觉得不妥的事。

不管人性本恶还是人性本善,我唯一确定的是我心中也有这样的恶。

比如现在我拿着那把钥匙,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的兴奋,虽然也有内疚和不安,但我还是决定用这把钥匙打开那间禁室。

我到底想要知道什么,我到底想要一个什么样的结果,我没有时间认真去想,我也许是为了满足好奇心,也许是为了要知道我那个潜在的情敌‘纤’到底是何方神圣,也许是为了知道凌隽更多的秘密,也许是为了……

我自己也说不清楚,总之我心里的那个恶此时就战胜了我的理智,我蹑手蹑脚地来到了那个禁室门口,我心里砰砰地跳。

钥匙在锁孔里钻了几下,门开了。

我闪身进屋,然后又轻轻地将门关上。我此时的作为,就是一个贼。

一投霉味袭来,我赶紧的捂住了自己的嘴,才没有把喷嚏给打出来。这房间确实是许久没有打扫了,以前阿芳说过,每半月或者是一月凌隽就会让她进来打扫一次,自从我和凌隽的关系和好以后,好像他许久都没有让阿芳来打扫过了。

确实是一个很平常的房间,一张简易床,一张书桌,一个小书架,一个衣橱。

看直来倒像是一个学生的房间,书架上也没几本书,衣橱里更是一件衣服也没有,简易床上也没有任何铺被褥之类的东西。

唯一让人觉得奇怪的是房间墙角放着一辆自行车,很旧的自行车。

我拉开书桌的抽屉,看到一个相框,我拿起相框,脑子里轰轰作响,因为那相框里的照片上的那个女生,实在是和我像极了。

我知道那不是我,因为我从来没有留过那种学生发型,那个长得和我极像的女生穿着一件白色体恤,甜甜地笑着,手里扶着的,正是一辆自行车。我再看看墙角的那辆自行车,显然就是照片上的那一辆。

没来由的我忽然就怒从心起。虽然没有任何证据,以女人的直觉我几乎就可以判定照片上的女子就是凌隽酒醉后念着的纤。

她和我长得如此的像,所以凌隽一直以来都把我当成她的替身,在他意识最混乱的时候,他心里想着的是她,他在我身上亢奋地动作的时候,心里其实是把我当成是另外一个女人!

这是一种巨大的羞辱!是我所不能接受的!他可以不要我,可以让我滚,但他实在不应该把我当成是别人的替身,原来在他的心里我是没有灵魂的,只是一个有温热体温的别人的替身而已,他为我所做的一切,不过就是把我当成是别人,我的存在,就是为了让他圆他缺失的梦而已!

我瞬间失去理智,将那相框重重地砸在地上,然后将那相框里的相片撕得粉碎。

人在愤怒的时候是不会考虑后果的,愤怒能让一个人的智商降到最低,然后作出最不合理的判断,作出最愚蠢的行为。

凌隽既然将这个房间列为禁室,那对他来说自然是极为重要的,这里的每一个物件,都承载着他某个时期的记忆或者情感,如果我毁了这一切,那就相当于毁掉他所有的念想和寄托,这将是对他摧毁性的伤害。这是最好的报复!我疯狂地想。

我开始砸东西,撕掉所有的书籍,砸掉抽屉里放着的所有的东西,不管是什么我都砸,将我心里的怒火全部都发泄出来。

这一刻,我心里的恶绝对的占据了我的理智,我变得愚蠢而疯狂。

这时忽然传来敲门声,我打开门,站在门口的竟然是凌隽。他不是去钓鱼了么,怎么提前回来了?

他看到我撕成碎片的照片和满地的狼藉,竟然愣住了,脸上的表情很复杂,有绝望,有沮丧,有迷茫,有心疼,而所有的表情最后都变成一种表情,那就是愤怒。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他像野兽一样的大吼,然后重重的一记耳光煽在我脸上,打得我眼冒金星,差点摔倒。

他又打我了,我心里恨得想杀了他,他把我当成别的女人的替身,竟然还要打我!王八蛋,我和你拼了!

我疯了一样的上去和他撕扯起来,在他脸上狠狠地挠出几个血痕,他大怒,揪住我的头发又狠狠给了我几耳光。然后弯下身去收拾地上的碎照片,我捡起地上的玻璃碎片,狠狠地向他扎去,他正低头没有防备,玻璃片正好扎在他脖子上,血立刻涌了出来。

那个位置是很脆弱的,好像那里有血管,我不懂医学,但我知道扎在那里很容易死人。看到血喷涌而出,我一下子吓傻了。

他捂住自己的伤口,骂了一句:“你这个烂女人!”

两年的美好生活,终究还是完了。

就像我们办结婚证时那个女人说的一样:秀恩爱死得快。

庆祝的晚餐上其他曲子不放,偏要放《梁祝》,这下好了,就算我想要和他一起化蝶,他都不会答应了。

我知道我与凌隽之间不可能会一帆风顺地美好到老,我知道其中肯定还会再有波折和起伏,可我实在没想我和他在拿到结婚证后的第三天就血淋淋地撕破了脸。

命运总是这样无休止地起伏,在你猝不及防的时候瞬间跌到谷低,我看着血从凌隽捂着伤口的指缝里不断浸出来,我知道我和他完了,两年的平静美好就是为了爬到谷峰,然后直接跌到谷底。

我心里剧烈地疼,疼得让我窒息。

听到动静的阿进他们冲了进来,迅速将凌隽送往医院。

我失魂落魄地坐在别墅的游泳池边上,盯着池里清澈的水发愣,一时间不知道何去何从。

阿芳走了过来,叹了口气。

“太太,我早就说过让你不要去那屋子的,你怎么偏就不听呢,这下好了,还伤了凌先生……“

“你不要说了!只有你们的凌先生伤了吗?我也伤了!我的手也伤着了!还有我的心!你知道吗,他和我在床上的时候,叫着另外一个女人的名字!他将我当成是另外一个女人的替身!你明白我的感受吗?你知道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被男人当成是其他女人的替身是一种耻辱吗?”

我声嘶力竭地对着阿芳大叫,想把心里的恐慌和怨恨都发泄出来。

只有我自己心里清楚,其实我心里虚得厉害,我担心凌隽的伤势会严重,更担心我和他的未来。

也许这种担心完全就是多余的,因为我和他肯定没有未来了。

“太太,对不起,我不是要故意说你的,我们做下人的,当然也没资格教训你,我们只是希望你们做主子的美满幸福,我们也跟着乐呵,我们真是不想看你们这样……”阿芳说着,竟然滴下泪来。

阿芳是好人,我知道她说的话是真心的。

其实我也有不对,我承认,我对阿芳大吼大叫除了让她心寒之外,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只是我心里也是郁闷之极,不发泄一下我担心自己会爆炸掉。

“阿芳,我也是气极所以才信口胡说,你不要介意,我也从来没有将你当成下人看待,我一直把你当成我的大姐一样,只是这一次的事,凌隽实在是欺负人,所以我才……”

说到这里,我心里也觉得委屈得不行,落下泪来。

“太太,谁没有点秘密什么的啊,之前太太一直追问我那禁室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其实看了照片上的人就大概就能猜到是怎么回事了,但我一直不敢告诉太太,就是因为不想让太太和凌先生之间产生矛盾,家和才能万事兴,你和凌先生闹起来,我们大家也不安生,可是没想到太太还是这么想不开……”

阿芳真是好人,说着竟也哭起来,说明她对凌家和对我还是有感情的,事情到了这一步,她也知道我和凌隽要回到过去太难了。

“如果他要不是叫着别的女人的名字,我也不会想着要去窥探他的隐私,我知道自己这样做不好,可是我真的接受不了当一辈子别人的替身。”我说道。

“太太,凌先生这两年对你怎样你是知道的,那屋子他许久都没有再让我去打扫了,那说明他有意在淡忘自己心里的事,我相信那个女的对凌先生很重要,你要让他忘掉,当然也得给她一些时间的。”阿芳说。

阿芳说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这些道理其实就算是她不说我也明白,我们领证的那天,凌隽对说的那些话我也还记得,他说忘掉所有不愉快的东西,重新来过,重新开始。也许指的就是关于那个女人的事。

“阿芳,那个‘纤’到底是谁?和凌隽到底有怎样的故事?事到如今,你也可以对我说实话了吧?”我说。

“太太,什么纤?”阿芳问。

她的样子不像是装的,很显然她也不知道那个纤的事。

“是凌隽喝醉时叫的一个女人的名字,我猜测就是那个相框里的女子。”我说。

“我进凌家虽然也有些年头了,但我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凌先生的私事,一般是不会轻易对人说的,更不会对我们下人说。”阿芳说。

她说的倒也没错,凌隽确实是一个不会轻易说自己私事的人,他那个人像海一样,有事都不会写在日记里,而是藏起在心里,又怎么可能会对下面的人说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