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不许离开/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凌隽没什么大碍的时候,我这才松了口气。

我开始收拾行李,准备离开。

不管这两年时间我和凌隽到底有多少情份,到现在我和他算是完了,我得离开这儿,这不是我家了。

就算是凌隽不怪我,我也不可能以一个替身的身份心安理得地呆下去,我受不了那样的羞辱,恐怕也没有哪个女人受得了。

我将凌隽给的平时购物用的卡和跑车钥匙放在他的书桌上,拿过纸笔本来想给他留句言,但想了许久,竟无从下笔,我知道写什么都只会让他厌恶,索性算了。

简单收拾了两件衣服,准备离开,虽然知道这两年的恩爱其实不过是当了别人的替身,但要离开时心里依然还是非常的伤感,毕竟在这里生活了两年,两年的时间,怎么说也会积淀出一些让人难以割舍的东西。

“太太,隽哥吩咐,你不能离开。”凌隽的两个手下竟然在别墅门口一直守着。

“为什么?我为什么不能离开,这是要限制我的人身自由吗?”我大叫。

“对不起太太,你真的不能离开。”两个男子低头弯腰说。

“我看谁敢拦我。”我昂首挺胸地往前走。

但事实上并不是没人敢拦我,而是两个男子像山一样的挡住我的去路。

“混蛋,连你们也敢欺负我!”我大怒,向其中一名男子挥手打了过去。

耳光很响亮,但他却纹丝不动,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对他们来说,凌隽的命令就是圣旨,就算是粉身碎骨也要完成凌隽交给他们的命令,又怎么可能会在意我的两个耳光,看他们的那架势,我就算是用刀捅他们,在他们没有被捅死之前,恐怕也不会放弃阻止我离开。

我只好放弃,虽然心有不甘,也只好退回别墅。

凌隽三天后就回了别墅,他的伤当然不可能好得那么快,要么就是他不喜欢住在医院里,要么就是他要提前回来看着我。

我站在他面前,他用阴郁的目光看着我,果然所有的情份都不在了,他的眼神又回到了两年多以前他刚娶我时的样子,嫌弃、厌恶和憎恨。

也许两年的恩爱时光其实我只是做了一个长长的梦而已,现实一直都是冰冷的,我只是一直活在梦里,现在终于梦醒了,我当然还得面对现实。

只是这梦也太长了些,让人沉迷其中太久,现在忽然醒来,伤得厉害。

“你为什么不让我离开?”我问。

“你是我妻子,这里是你的家,你当然不能离开,我凌隽的女人,怎么能随便出去招摇。”他冷冷地说。

我冷笑:“我是你的女人吗?还是你假想的一个替身?我存在的价值,是不是就因为我长得像那个叫纤的女子?”

“你不许提她,也不配提她!”他冷冷地说。

“我偏要提!凭什么让我来做她的替身?你有什么资格这样做?”我大声说。

“就凭你是我花钱买来的,就算是替身,你也得认。”他冷冷地回答。

我们两人之间果然又回到了最初相识时那样的相互折磨,看着他冰冷的脸庞和阴郁的眼神,我都怀疑这两年的恩爱到底是否真实存在过。

“我他妈才不做替身!你去死吧!我现在就要离开!”我大叫着准备冲出门去,结果当然是再次被凌隽的人给拦了回来。

“你这是限制人身自由,是非法禁锢!我要报警!”我大声说。

我拿出了手机,准备报警。

“把她的手机收了,她身上的东西都是我的钱买的,从今天起,不许她用手机,不许她接近座机,如果她胆敢打出一个电话,就剁了她的手,如果你们下不了手,我就剁了你们的手!”凌隽的话冰冷得犹如来自地下冰川。

他手下的人很快将我的手机给抢了,他们当然谁也不想被剁了手,但他们谁也不敢剁我的手,所以他们能做的就是保证我不能接近电话,我只要不能接近电话,那我就没办法和外界联系。

“你们都给我听好了,以后她如果跨出别墅半步,你们就给我打断她的腿,如果你们不敢下手让她走出别墅,我就打断你们的腿!”凌隽说。

他这命令一下,我知道我就算是彻底失去人身自由了。他一向说到做到,他只要说过的话,下面的人都会执行到底,就像执行圣旨一样。

“凌隽你无耻!你大男人欺负一个女子算什么本事?你他妈就一怂货!你把一个女子神一样的供在一个屋子里,还把我当她的替身,你就是心理变态!”我大骂道。

这话显然是激怒了他,他站了起来,挥手给我一大嘴巴。

我当然不示弱,也一大嘴巴回了过去,他竟然没有躲,结结实实地抽在他的脸上。然后他又一嘴巴回了过来。

就这样我们相互抽了对方大概有十来下,我的脸被抽得生疼,等我再次挥手抽过去的时候,他终于一把拿住我的手,狠狠地捏得我骨头都要碎了似的疼。

他盯着我看的眼神极为复杂,那里面有仇恨,有厌恶,还有一些我看不清楚的东西。

他看我的眼神显然和两年前不一样,现在的眼神更为复杂,更难读懂。

********************

接下来的日子,我完全失去了自由。

和两年前不一样,凌隽并没有怎么折磨我,没有让我做家务,我还是享受凌太太的待遇,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但就是不许我走出别墅,我如果大闹,凌隽就狠狠地抽我嘴巴,当然,在没人瞧见的时候,我也可以抽他嘴巴。

我算是明白了,他就是要折磨我,两年前他忽然态度大转变对我好,其实就是一个大大的温柔陷井,只是这陷井太深太隐蔽,我竟然在里面陷了两年也没有发现真相,我真是愚蠢。

果然可怜之人必有可恨这处,我的可恨之处就在于我的愚蠢。

自由这东西,有的时候感觉不到它的好处甚至感觉不到它的存在,但一但失去,却能让人接近疯狂。如果凌隽不限制我走出别墅,我反而可以长期宅在家里,但自从他限制我走出去以后,我就越来越渴望能走出去。虽然衣食无忧,但这种被限制的感觉几乎要让我崩溃。

我再次闯入凌隽的书房,他正在看文件,看到我进来,只是瞥了我一眼,就继续低下头,完全无视我的存在。

“凌隽,我们离婚吧。”我说。

他还是没有抬头,好像没有听见我说话一样。

“凌隽,我们离婚,还我自由。”我又说了一遍。

“不。”他只说了一个字。

风水真是轮流转,两年以前我对抗他时用三字经式的方法同他对话,没想到他现在竟然也复制我当时的方法来对付我。

“凭什么?凭什么你不离婚,凭什么你要这样将我关起来,我又不是一只动物,你凭什么这样对我?”我大声说。

“我高兴。”他果然只说了三个字。

“你混蛋!你高兴怎样就怎样吗?你高兴就把我娶过来当别人的替身?你高兴就可以把我关起来?你就一心理变态!你是不是被那个叫纤的女人伤透了,但你拿她没辙,所以就把我当作她的替身来施虐?是不是?哈哈,肯定是这样!”我大笑起来。

我和他相处两年多,对他还是有一些了解的,我知道如何精准地找到激怒他的话语。让他一下子暴跳起来,虽然他怒了对我也没什么好处,但我对付不了他,只好让他不好受。

我激怒他的话果然是很精准的,他眼里似要喷出火来,“不许你提她的名字!不许你提起她!”

“她到底怎样了?是不是她不要你了,所以让你很失落很寂寞,于是你发现我和她长得很像,就把我给弄来了?你每次搂我亲我的时候满脑子都想的是她吧?啧啧,你可真可怜。”我笑道。

这话虽然能嘲讽他,但又何尝不刺伤我。他可怜,那我这个替身更可怜,所以说这话的时候,我心里也在滴血。

他站了起来,将书房的门关上。

“你要干什么?”我惊恐地说,我担心他一怒这下,会将我掐死在这书房里。

他狞笑:“是啊,我很可怜,我就是将你当成她的替身了,那又怎样?你不是更可怜?”

他说完忽然伸手过来,一把将我拉了过去,粗暴地吻向我。

我当然要反抗,我紧闭双唇,就是不让他吻入我的嘴。他怒极,忽然将手伸向我的裙子,我意识到他要做什么,但我的反抗在他野兽似的动作面前毫无作用,他将我抵在书桌边缘,开始了他的兽行。

在这种事情面前,我一向只能承受,没有选择的余地。

“凌隽你就是个混蛋,我鄙视你!我恶心你!”我一边整理衣裙一边继续骂。

“随便。”他嘲讽地说,“不管你是替身还是傀儡,你都是我花钱买来的,我有使用权,你不能离开。”

他真是无耻之极!

“凌隽,你这个可怜的变态狂!你不得好死!我早晚会报警抓你。”我大声叫道。

“你是我妻子,我和你亲热是正常的,你怎么报警抓我?定我什么罪?”他轻蔑地说。

“你非法禁锢我!我限制我的人身自由!”我怒吼。

“根本就没有的事,你只是喜欢宅在家里而已,我没有限制你的自由。”他说。

对于这样无赖无耻的话,我忽然间不知道如何应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