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意外重逢/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郎林也慢慢冷静下来。

“我如果如实地告诉隽哥,他应该不会相信你,你逼我也没用,他肯定知道是你玩的阴谋。”

我笑了起来,当然是冷笑。“你自己都是男人,难道你不了解男人吗?如果你老婆告诉你他被你朋友非礼了,你是选择相信你老婆,还是相信你朋友?”

男人间有一句话我觉得说得很妙,为兄弟两肋插刀,为女人可以插兄弟两刀,郎林也不傻,他当然明白这其中的厉害。

他沉默了一下,无奈地说:“好吧。”

我心里一喜,终于成了。

“不过我只负责把你弄到医院,到医院后的事我可不管,我不希望你再让我做其他的事情。”郎林接着说。

“那当然,我也就只是想出去透口气,不会有更多要求,你就放心吧。”我笑着说。

“如果以后出了什么事,我希望你能向隽哥说明实情,我和你无怨无仇,希望你能放过我。”郎林说。

这话听起来是真可怜,他说的也是事实,我和他不但没仇,而且几次生病还多亏他悉心医治,今天这样逼他,也实在是情非得已。

我尽量让脸上的表情看起来更温柔一些:“你放心吧,我和你其实也算朋友,所以我不会害你,只要你把我弄到医院,我就不会再为难你。”

说完示意他背过身去,我将内衣重新穿好。

我知道他不会偷看,现在在他心里我肯定是狠毒的女人,他哪里还敢对我有非分之想?再说他本来就是一个很君子的人,如果他够痞,恐怕我这种方法也对付不了他。

所以有一句话说得好,人软受人欺,马软受人骑,倒霉的往往是好人,因为好人容易对付,如果我用这样的方法对付凌隽,结果肯定不会起到任何作用,结果我自己恐怕还很惨。

郎林将门打开,叫来阿进他们。

“凌太太的肚子疼得有些奇怪,可能需要进一步的检查,得将他送到医院去,不能拖延。”郎林对阿进说。

“我先通知隽哥吧。”阿进又要打电话汇报。

“还是先送太太去医院吧,现在太太情况很不好,如果耽误了时间,后果恐怕没人承担得起。”郎林说。

“阿进,我都成这样了,你还要请示凌隽,你非要看我痛死你才罢休么?”我怒道。

阿进犹豫了一下,收起电话,他自己也知道,虽然我现在和凌隽关系不好,但如果我真的出了什么事,他恐怕也交不了差。

“我们现在就去医院吧,是去郎医生的私人诊所吗?”阿进问。

“去大一些的医院吧,我的诊所设备不齐全,还是去大医院比较好。”

郎林其实也不笨,他知道我就是想跑出去,他当然不会让我从他的诊所里跑掉,这样他后面会有更多的麻烦,所以他让阿进送我去其他的医院,这样我就算闹出什么事来,也和他无关了。

阿芳扶着我走出房间,我一边走一边哎哟哎哟地叫,我的演技好像进步了许多,叫得我自己都认为是真的生病了。

到医院后,郎林让我阿芳她们去给我挂号作检查,然后谎称他的诊所有病人出了状况,说是要先回诊所,然后就溜了。

趋着阿芳去挂号,阿进还在停车场的这一时间,我向医院的住院部方向跑了。

医院的人很多,而且市一医的占地面积很宽,我猜想阿芳她们肯定认为我是往医院外面跑了,却没想到我往医院内部跑,阿芳他们并没有追来,但我也不敢马上出去,就在住院部的附近溜达,想着要怎样才能出得去。

十分钟之后,我正准备出去,却看到凌隽向住院部方向走了过来,他身边跟着阿芳和阿进。

他应该是接到了阿进的电话,说我在医院跑了,以他的脑子,当然马上就能想到我还在医院里,我就知道我肯定是斗不过他的。

紧接着我又看到几个穿黑色西服的男子向这边走了过来,我知道那是凌隽的手下,这些人都是来抓我的,这下我麻烦了。

看看周围,几乎没什么地方可以躲,我这下是真的慌了,心想怎么也不能让他们把我抓回去。

我向住院部里跑去,然后闪身进了男测所。男测所前面当然还有洗手的台子,我就站在那里打开水管装着洗手,从男测所里面出来的男人们看到我之后都一脸的恐慌,他们不知道是他们走错了地方,还是遇上了变态。从外面进来的就更有趣,看到我之后马上回身就走,他们以为误进了女测所了。

凌隽,你这个混蛋,你怎么也不会想到我会进了男测所躲起来吧,我心里叫道。

我在男测所里呆了近半小时,然后才走了出来。

这一招很有用,凌隽和他的人找不到我,果然走了。

但我还是不敢急着出去,又在住院部呆到晚上,这才走出了医院。

哈哈,我成功了。我站在街上长长地呼了一口气,忍不住笑了起来。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往齐家方向而去。

妈妈见我回来,并没有表现得特别高兴。

“荻儿,刚才凌家打电话过来了,说你忽然就失踪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妈妈问。

我本来想说凌隽把我囚禁起来的事,但又不想让妈妈伤心,于是就撒了谎:“我和凌隽吵了一架,一直在冷战,所以想暂时回来住几天。他们如果再打电话过来,你就说我不在就行了。”

“荻儿,你也不是小孩子了,为人妻自然就要懂得忍让一些,怎么能动不动就往外面跑呢,有事好好说嘛,你这样随便往外面跑不好。”妈妈说。

我心里一阵失落,心想这是把我当外人了么?我这是回家,怎么说我是往外面跑?难道真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么?回家都不受欢迎了?

“妈,我难得回来一次,你不用这样往外面撵我吧?我想回来看看你都不行吗?你这样说话真让人伤心。”我说。

妈妈叹了口气:“荻儿,我不是希望你过得好么,这两年你和凌隽都相处得很好,不要动不动就闹情绪,家和才能万事兴啊。”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妈妈今天的神情有些忧郁,“妈,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是不是凌家打电话威胁你了?”

妈妈摇摇头:“那倒没有,一会吃完饭就回去吧,不要让凌隽担心了。”

妈妈这话一说出来,我是真伤心了:“算了,我现在就回去吧,妈,你多保重,我走了。”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倔呢?我又不是要撵你走的意思……”

没等妈妈说完,我已经大步冲出了齐家。

出了门,我发现自己竟然无处可去了。这世上我本来就只有两个可以依靠的人,一个是妈妈,一个是凌隽,现在和凌隽闹翻了,妈妈又不喜欢我回家,我还能去哪儿?

天空响过一声惊雷,天忽然下起雨来。

开始的时候还只是大颗的雨滴,后来越下越大。我只好走进了一家洋快餐店里避雨,因为雨实在太大,下得又很突然,我身上的衣服已经湿了一半,我在凌家的时候身上是从来不带现金的,后来将凌隽的卡还给他之后,我就成了无产阶级了,身上的零用钱也付了出租车的车费了,现在是真的没钱了。

看着周围身边人啃着炸鸡和薯条,这两种我一直嫌弃的垃圾食品现在在我眼中也成了美味,但我身无分文,只好强忍口水。

肚子饿还只是其次的,最重要的是我今晚该去哪儿住下来?大晚上的在街上溜达那是非常危险的事情,万华市的治安还没有好到可以让我一个女子晚上可以在街上随便散步的程度。已经很惨了,我可不想再遇上什么事。

眼看雨快停了,我走出了快餐店,因为骤雨,街上的行人很少,这样的雨天,谁还会没事在积水的街上溜达。

站在街灯下,我真是迷茫了,我到底该去哪儿?

本来以为逃出凌家就是自由了,可是没想到在凌家虽然不自由,好歹有个栖身之所,可是出了凌家,就真是没有地方去了,这雨还没下完,又开始稀稀落落地下了起来。

之前身上的衣服本来就湿了一半,一阵风吹来,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再这样下去,我恐怕是要感冒了。

正在我无助的时候,一辆黑色奥迪在我旁边停下,车窗摇下,一个惊喜的声音叫道:“秋荻?”

很看不清车里人的样子,声音却极为熟悉,车门打开,一个穿着黑色衬衫的男子下了车,他身形修长,戴着一副眼镜,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竟然是我的学长,那个去了法国留学的周宣。

我愣愣地看着他,恍若在梦中一样。

“真是你啊秋荻,我还以为看错了呢?你怎么会一个人在这儿啊?”周宣说。

我理了理被雨水打湿后贴在脸上的头发,想让自己的形象好一些,如此意外地重逢周宣,我真是做梦也没有到过。

“你不是在欧洲么?回来了?”我轻声问。

“是啊,刚回来一周的时间,上车吧,上车再说。”周宣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