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不受待见/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我心里也很想喝一杯,今天心里郁闷之极,未来太过迷茫,我根本不知何去何从,这样的心境,能喝一杯,何尝不是一种安慰。

不过我还是理智的,知道在这样的情况下真是不太适合喝酒,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又是在别人家,再喝酒的话,真不像话。

“还是不要了吧,我也不太会喝酒。”我说。

“没事,喝一点无妨,少喝一点。”

周宣说完也没等我同意就站了起来,不一会就拿来了一瓶白酒,那确实是极贵的名酒之一,周宣这样的家庭,要想喝好酒,那当然是不需要自己花钱买的。

我心一横,喝就喝吧。

泡面就美酒绝对是一种全新的体会,比起西餐加红酒,这种体会更加的奇怪和浓烈,一边是廉价的充饥食物,一边是名贵的珍品白酒,就像贵族和屌丝的组合,非常奇怪,又很刺激。

本来只是应付周宣随便喝一点,但心情实在太过不好,不知不觉就喝多了一些,平时极少喝这样的高度的白酒,头慢慢有些晕了起来。

周宣比我喝得多,他一改之前温文尔雅的样子,说话也渐渐大声起来。

“秋荻,有一句话我必须得告诉你,我其实从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我就喜欢你了,我在法国的两年,心里也一直没有忘记你,我一直都记得你,你的影子在我脑中怎么也挥之不去,我发现我怎么也不能忘了你。”周宣略带醉意地说。

我没料到他会忽然跟我说这个,我确实有些猝不及防,虽然我心里有些感动,但理智告诉我,这个时候确实不适合说这些话题。

“学长,谢谢你的厚爱,我们不说这些了,那些时光都已经过去了,永远也不可能再回来了。”我说这话的时候,其实心里有些伤感。

“都说了让你叫我周宣的,你怎么又叫我学长了,那些时光对于你可能过去了,但对我来说没有过去啊,我还是一直恋着你,任我怎么努力也忘不了你。”周宣有些激动地说。

“我现在已为人妻了,回不去了,你这么优秀,肯定能遇上比我好几百陪的女子,以后你就不要再想过去的事了,因为我早就把那些事给忘了。”我说。

这话当然是假的,我和周宣虽然都从来没有正式交往过,但我心里一直都将他视为初恋情人,我又怎么可能那么快就能忘了他。不过此时此景,我也只能这样说。

“秋荻,我知道你生活得不幸福,我可以等你离婚,我不介意你结过婚,只要你离了婚,我们还是可以重新来过。”周宣说到激动处,竟然伸手过来抓我的手。

我赶紧避开,然后站起身来:“我困了,我要睡觉了,晚安。”

周宣也站起来,忽然过来抱住我,并且伸过头来吻我,我赶紧避开,他在我颈间热烈地亲吻,我承认,那一分钟我是有些迷乱的,眼前的这个男子,是我以前最喜欢的人,要说我一点感觉都没有,那是假的。

当他准备将手伸进我内衣的时候,我阻止了他。

我不能和他发生那样的事,我在心里对自己说。

“学长,请你尊重一些,如果你再这样,我现在就离开。”我用力地试图推开周宣。

周宣的情绪很激动,他接着搂紧我:“秋荻,我是爱你的,一直都爱着,你不要拒绝我,这对我不公平。”

“我之所以会来你家,就是信任你是个君子,如果你这样强来,我也许反抗不了,但我会恨你一辈子。”我说。

他停止在我颈间的亲吻,坐回了沙发上,举起酒瓶喝完了那瓶里最后的一点酒。

我知道他非常失望,但我也只有让他失望,理智告诉我,我不能放纵自己。

“对不起,你去睡吧。”周宣说。

我躺在陌生的床上,久久无法入睡。想了很多的事,想过去,想现在,想未来。过去不堪回首,现在无能为力,未来一片迷茫。这样一想,更是感觉人生无趣的很,总是有这样那样的麻烦和事端,没完没了,无休无止。

酒意渐渐上来,我终于睡去。

恍惚间我感觉房间里好像有动静,我一下子爬起来,房间里果然有个人影,我‘啊’的一声大叫出声,然后听到对方也‘啊’的叫了起来。

显然我们都把对方吓着了。

灯打开以后,我才看清房间里是个近五十岁的妇女,身材挺高,可能有170CM的样子,但明显发福,腰很粗,五官还行,但皱纹明显。

“你是谁?”

我的酒还没有完全醒,惊恐地问她。

“你又是谁?怎么会睡在我的床上?”她反问道。

我立刻清醒了许多,既然这是她的床,那她当然就是这里的女主人,这里的女主人,当然就是周宣的母亲了。

“阿姨你好,我是周宣的朋友。”我马上乖巧地问好。

“宣宣的朋友?你们什么关系,你怎么住我家里来了?”她马上开始盘问,眼里写满警惕。

“我和她以前是校友,后来是朋友,没什么关系。”我赶紧澄清。

“没什么关系你怎么可能住我家?你们到底是什么情况?”她看起来很在乎这个。

“我和同宣学长真没什么,不然我就不睡在这屋了……”我轻声说。

她当然明白我的意思,我要是和他儿子有什么,那我们肯定睡一屋了,我又怎么会单独睡一屋。

“你睡吧,明儿再说。”她关上了灯,走出了屋子。

被她这么一惊,我就再也睡不着了,本来心事就多,被惊醒之后想再睡着就更困难了。翻来覆去折腾到天色微明,我这才又迷糊睡去。

再次醒来后天色已经大亮,一看墙上挂的钟,竟然已经是早上九点,我赶紧爬了起来。

走出房间,看到周宣和昨晚上被我吓得不轻的阿姨正在聊天,旁边坐着一个神情严肃的中年男子,应该是周宣的爸爸周市长了。

我心里越发的紧张起来,昨晚宿醉在人家,今天又起得晚,实在是显得太没教养了,周宣家这样有地位的家庭,和富商家庭又是两回事,他们非常在乎这些细节,我这次算是糗大了。

“秋荻起来了?赶紧的洗漱吧。”周宣说。

我很是尴尬,身上还穿着周宣妈妈的衣服,周宣妈不知道看我有我多不顺眼呢。

“阿姨好,叔叔好。”我紧张地向同宣父亲问好。

周宣的爸爸将眼睛移开报纸,瞄了我一眼,皱了皱眉,我从他眼里分明看到了不悦,他肯定认为我是那种小太妹,趋他们不在家,就到他家里来和周宣鬼混。

“你好。”

毕竟人家是当市长的人,虽然不悦,但还是极为礼貌地回了我一句。

“周宣,我的衣服呢?”我问。

这话一说出来,我又觉得脸发烫,我竟然问周宣要衣服,这实在是容易让人联想到很多情节,虽然那些情节其实并没有真实发生。

“你的衣服已经烘干了,我这就给你。”周宣说。

我看得出周宣其实也很尴尬,他肯定也是不知道他爸妈会深夜忽然回来,所以他才放心地将我带到他家里来,他这样的家庭,家教当然是非常严的,恐怕对于他交什么样的朋友都有严格的规定和约束,我相信他爸妈对我这个不速之客是非常不欢迎的,这一点不管是从表情还是眼神都能看得出来。

他们肯定认为我会带坏他们的儿子,甚至有可能怀疑我接近周宣别有用心,因为他们都是位高权重的人,很容易就会联想别人是看中了他们家的权势。

如果他们要是知道我还是一个有夫之妇的话,他们恐怕就会更紧张了,说不定会马上就要求我从他们眼前消失。

换好衣服后,我其实马上就想逃离周宣家,这里的气氛实在太过压抑,在别人不欢迎的情况下还赖在别人家里,也是一件非常丢脸的事。

“叔叔阿姨,我先走了。”我轻声说。

“别走啊,吃过早饭再走啊。”周宣说。

“不了,我还有事,我先走了。”我撒谎说,其实从这里出去我到底去哪儿都不知道,更没什么事要办。

“小姑娘,坐下吃早饭吧,我们聊聊。”周宣妈忽然说。

她也是政界混的人,听说还是个领导,所以她的声音和语气都很威严,这种气场是长期位高权重形成的,不是一时半会能够模仿或者复制的。

我只好坐下,虽然说让我吃早饭再走,但我没看到哪里有早饭,也没看到有谁要做早饭的意思。

“阿姨,我昨天不小心淋到雨,在街上遇上了周宣,我们许久没见,所以就想聊聊,然后我们就到你家来了,我和周宣真的没什么。”我这话实在是有些欲盖弥彰。

“我知道你们没什么,我们家宣宣马上要参加公考了,他需要有一个良好的复习环境,他是我和老周的全部希望,他以后是要有大出息的。”周宣妈说。

这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他们家周宣是要有大出息的,我这样的渣渣妹,就不要耽误他们宝贝儿子的前程了。

我虽然能理解她的一番苦心,但这话我着实不爱听,要不是看在周宣的面上,我真想冲她大叫:“我对你儿子没什么想法,我已经结婚了。”

最后我还是忍住了,只是轻轻说了一句:“阿姨,我明白,您放心吧,我不会打扰他复习考试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