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又被控制/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离开周宣家时,他充满歉意地坚持要送我出来。

他也许是觉得他父母对我太不好友好,所以想要和我解释一下。

其实大可不必,这样的冷眼我以前也许受不了,但经过那么多的事,我完全可以接受,这其实没什么,他父母都是有身份的人,社会地位都极高,这样的家庭,最在意的就是门当户对了,看不起我这样的女子也非常的正常。

我甚至在想,幸亏我和周宣错过,没有成为男女朋友,不然以我败落的富二代身份,要真是和周宣谈了恋爱,那恐怕最后也只能是悲剧,因为他父母肯定不会同意我和他在一起。如果不是命运捉弄让我嫁给了凌隽,我和周宣的情路恐怕也不会顺利。

“你回去吧,昨天晚上谢谢你收留我。”

周宣陪着我在街上已经走了一段路,我一直在催促他回去。

“对不起秋荻,其实我爸妈……”

我笑着打断他的话:“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害得你被阿姨和叔叔误会,你回去和他们好好解释一下吧,看得出来你父母对你的期望很高,你是一个前途无量的人,以后我们确实应该少来往了。”

“你怎么也这样说呢,他们是老顽固,思想不开化也就罢了,你怎么也跟着这样说,你这样说真让人伤心。”周宣说。

“他们并没有什么错,交朋友本来就要慎重,尤其是你这样以后要混政界的人,更是不能交上影响你前途的朋友,你也要理解你爸妈的苦心,不要让他们失望。”我笑着说。

“你再这样说我生气了!秋荻,我昨天晚上虽然是喝多了,但我说的话都是真心话,我是喜欢你的,虽然说你结过婚了,但我不介意,我真的不介意。”周宣说。

“我介意!周宣,你是有大好前途的人,你现在却对一个有夫之妇说你喜欢她,我要是你父母,听了也会生气!我们以后做普通朋友就好了,就不要再说喜欢不喜欢之类的话了。”我大声说。

“这对我不公平!我是真的喜欢你的,你为什么要将我推开,如果你的婚姻幸福,那我肯定不会再打扰你,可是你现在过得并不好,你为什么要逼我放弃?”周宣也大声说。

我们两个在大街上相互对吼,引得路人侧目,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情侣在吵架呢。

这时一辆黑色加长型的凯迪拉克驶了过来,停在了我们的旁边。

一看这车,我心里就慌得厉害,因为这是凌隽的车。我他妈怎么就这么倒霉?昨天才不好不容易逃脱,今天却又让他抓着正着。

凌隽一身蓝色西服从车上下来,脸上戴着一个黑色的墨镜,西服将他身体的刚性线条衬得非常性感,只是他脸色阴沉得像一块寒冰。

车上下来的阿进和另外一个随从就要扑向周宣,被凌隽挥手制止。

“他是谁?”凌隽扭头看着我说,太阳镜挡住了他的的眼睛,我看不见他的眼神,但我从他冰冷的语气里已经听出了他的怒意。

我并没有回答他,心想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以为你是谁?

凌隽见我不说话,转身问周宣,“你是谁?”

周宣在凌隽面前年轻阳光了许多,但是气场上他和凌隽一比就成了小孩儿,本来我一直都认为周宣是英气逼人的,但他在凌隽旁边一站,就被那个混蛋给比下去了。混蛋的气势太强,周宣虽然英俊儒雅,但确实比不过他。

“我是周宣,你又是谁?”周宣也不示弱,强硬回应。

“你和她是什么关系?”凌隽接着问。

“你管得着吗?到底是谁?”周宣说。

凌隽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从他的语气里就能听得出他的不屑,他只想要周宣回答他的问题,而不准备回答周宣的任何问题,以此来表达他变态的强势。

“说,你和她是什么关系,不然我让人打断你的腿。”凌隽冷声道。

我一听心里就有些紧张,这话要是别人说出来,那八成是吓唬人的,但是这话从他嘴里说出来,那就不是在吓唬人了,我知道他只要说得出来,就能做得到,上次在会馆的停车场打吴星星他们一伙的事我至今还记得。

“你敢!你以为你是谁?”周宣说。

我紧张得要死,周宣肯定是不知道这个恶魔的作风,如果他知道凌隽到底有多强势,恐怕他就不会说凌隽不敢之类的话了,他生长在一个社会地位极高的家庭,当然不知道这个世上有些人是不按常规出牌的,这类人藐视规则,靠自己的实力来征服世界,凌隽就是这样的人。

在这类人眼中,这世上没有不敢做的事,只是看有没有必要。

“我给你二十秒的时间,说清楚你和她是什么关系,二十秒过后你还不说,我就打断你的腿!”凌隽再次冷冷地说。

“他是我学长!他叫周宣,他爸是万华市的副市长。”

我知道如果不赶紧把周宣的身份说出来,周宣真的有可能会被打断腿,要是因为我害得周宣被凌隽把腿打断了,那我真是罪大恶极了。

“你闭嘴!我问他,没有问你!”凌隽喝道。

这个混蛋好像一听到我说周宣的父亲是副市长,语气就变得更加不爽了,我明明都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但他还是不依不饶,他分明没有把周宣的家庭背景当回事,不仅没有吓住他,好像更激起了他的怒气。

“秋荻说得没错,我就是周宣,我爸爸是周新重。”周宣说。

虽然周宣不是那种随便拿自己的显赫家世来显摆的人,但他说到自己的家庭背景的时候,语气里还是充满了骄傲。官二代当然都以自己的父母权利大为荣。

“周新重是谁?没听说过,我不管你是谁的儿子,以后你离她远一些,不然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直到打得你远离她为止!”凌隽说。

这话说得粗暴无理之极,简直就是和流氓地痞说的差不多。凌隽在万华商界混迹多年,当然不可能不知道周新重是市长,但他的还是不屑地问周新重是谁,这厮确实骄傲得不讲道理。

“你凭什么这样命令我?你又是谁?”周宣当然不服。

“告诉他我是谁!”凌隽冷声命令我。

我心里不服,但我知道如果我不尽管结束他们之间的对峙,事情如果恶化下去,局面恐怕就是不我能控制的了,在事情没有搞大之前,我也只有服软了。

“他是凌隽。”我低声告诉周宣。

周宣当然不像胖妞吕冰那样没见识到不知道凌隽的名字,他愣了一下,“你怎么会认识他?”

唉,周宣竟然一直都不知道我嫁的人就是号称万华金融界第一奇才的凌隽,这也难怪,凌隽被外界传为一老头,周宣当然也想不到我会嫁给传说中的老头,更想不到凌隽原来这般年轻。

凌隽嘴角泛起冷笑:“看来你和她关系一般,你竟然不知道我是她丈夫。”

周宣应该是惊住了,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传说中的小老头其实很年轻,而且是我的丈夫,他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只是喃喃地重复了一遍:“丈夫?”

“以后离她远些,不然我对你不客气,你是谁的儿子对我来说都不重要,你只要敢和我妻子走得太近,我就打断你的狗腿!”凌隽继续威胁。

说完一把拽起我走向汽车,拉开车门,将我塞进了车里。

周宣想过来阻拦,凌隽砰地关上了车门,阿进发动车,向前疾驶而去。

我从后视镜里看到周宣愣愣地站在原地,心想他肯定失望之极。

我本就是他不该爱的女子,我和他已经是完全两个世界的人,他出身高干家庭,我是一个没落的富二代,而且我已经嫁为人妻,他前程似锦,我未来迷茫。

也罢,今天发生的一切,正好让他彻底死心,两年前没能让他断了念想,今天被凌隽这么一搞,应该能让他彻底死了心了。

只是我又重回到凌隽这个混蛋的控制之下了,真妈的倒霉。

“凌隽你放我走,我不要和你回去!你不能将我当犯人一样看管起来,你这是违法的行为!”我在车里大叫。

凌隽好像完全没有听见一样,只顾着看他的手机。

坐在前排的管家阿进和另外一个着西服的保镖模样的人对于我在后面的大吵大闹更是不敢有任何的表示,两人都一声不吭,就我像疯子一样的在车里大叫。

“凌隽你这个混蛋!你将我当成是别的女人的替身……”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被凌隽粗暴地捂住了我的嘴。

“不要吵,心烦。”他冷冷地说。

我狠狠在他捂我嘴的手上挠了一下,我指甲尖,立刻挠出一道血痕,他松开了手,我紧接着在他的手背上狠狠地咬了一口,以泄我心头之恨。

虽然没有咬出血,但他应该还是很疼的,但他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甚至连眉头也没有皱一下,只是随手赏了我一个大嘴巴。

我伸手也要抽他嘴巴,被他狠狠地捏住我的手,在下面的人面前,他当然不会让我打到他。

我在他面前,还是他娘的无能为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