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玩笑开大了/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知不觉,我和叶晴在岛上住了一周。

两个人当然要比一个人有趣得多了,我们可以一起回忆以前念高中时的趣事,可以一起讨论一些娱乐八卦,还可以一起讨论男人的种种恶行。

我其实已经慢慢地适应了岛上的生活,虽然这里是寂寞了一些,但总比住在凌家天天看凌隽那张臭脸强多了,就算是他不给我摆臭脸,我只要一看到他,就会想起他把我当成别的女人的事,总之在这里不用看到凌隽,心里那些怒气也就不那么强烈了。

相反叶晴好像就不那么淡定了,她和我性格本来就差异很大,我们虽然年纪差不多,但我和她的经历差别却很大,我家道中落之后就嫁给了凌隽,大多数的时间都是宅在凌家,对于这种和外界接触少的生活我的适应能力还是比较强的,虽然也感到孤单,但总的来说没有那么难受,但叶晴就不一样,她长期在朝会那样纸醉金迷的地方工作,自然更适应那种灯红酒绿的生活,这样的孤岛生活,对于她来说实在是太难熬了。

新鲜感过后,她就开始慢慢变得烦躁起来。

这一天我正在一边看书一边听音乐,叶晴走了进来。

“秋荻,要不你给凌总打个电话吧,向他认一下错,让他放你走好了。”叶晴说。

“怎么,你不是说呆在这里挺好的吗?这才几天呢,你就烦了?”我笑着说。

“我倒是没有烦,我只是替你担心啊,你说你住在这岛上和外界一点联系都没有,如果凌总在外面找女人,那你不是亏大发了?”叶晴说。

我看着叶晴笑了笑,没有说话,我知道她是想离开这了,对于担心我的那些话,不过是找的借口而已。

“你笑什么,你倒是说话呀,你只要向凌总认个错,我相信他还是会原谅你的,你们是夫妻嘛,也没有多深的仇恨,差不多就行了,不必一直这样耗着。我说的是实话,凌总也是一个正常男人,正常男人当然都有正常需要,你和他这样两地分居,他真的有可能去找女人啊。”叶睛说。

“叶晴,如果他要去找女人,你认为我能阻止得了吗?他真要铁了心找女人,会计较我在不在他身边吗?上次在凌家,你和她……”

“打住!上次的事我已经跟你解释过了,那是凌总吩咐我那样做的,我当时又不知道他针对的是你,所以我才配合他的,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吧?”叶晴打断了我的话。

“我说这话也不是针对你,我只是想说明凌隽去不去找女人,完全和我在不在他的身边无关,他和其他的那些男人不一样,我在他的世界时扮演的角色一点也不重要,他不会去管我的感受的。”

说完这话其实我有些后悔,我不应该在叶晴的面前说凌隽一点也不在乎我,这样会让她笑话我的。

“也许他其实很在乎你的感受呢,只是你没有察觉罢了,你还是给她打个电话吧,认一下错,也许他就亲自来将你接回凌家了呢。”叶晴说。

“如果你在这里呆不习惯,那不如你先回去吧,我一个人在这里也没问题的,你回去就跟凌隽说我撵你回去的就行了。”我说。

“那怎么行,我回去凌总会骂我的……再说了,我也不忍心把你一个人扔在这儿。”叶晴说。

这话的前半句是真的,后半句当然就有些假了。

“真没事,你就放心吧,你就说是我撵你走了,和你没有关系。”我说。

“算了,你不愿意打电话给他就算了,那我继续在这里陪着你吧。”叶晴说。嘴上虽然没说什么难听的话,但我看得出来她非常的失望。

我心里暗想,看来寂寞这种东西不是谁都能抵抗得了的,凌隽对付我的这一招其实很狠,我要是之前没有修炼好,说不定我也早就崩溃了。

吃完晚饭后,我正在客厅的沙发上和叶晴一起看肥皂剧,忽然肚子剧烈地疼痛起来。

开始的时候我还蹲在地上勉强能够支持,后来越疼越厉害,我就有些支撑不住了。

“秋荻你怎么了?你不舒服吗?”叶晴说。

废话,我要是舒服,能疼得满头是汗吗?

“我肚子疼,疼死我了……”我说。

“哎哟,那可怎么办呀?”叶晴说。

“前两天我看到那个抽屉里好像有些常用药片,你帮我找一些止痛药出来。”我说。

叶晴拉开抽屉,找了一会,说没有止痛药。

“不对啊,明明前两天我好像看到止痛药了,怎么会没有呢?”我疼得越发的厉害了。

“那肯定是你看错了,只有一些消炎药,没有止痛药,要不,咱们去看医生吧,这肚子疼可大可小的,不要出了什么大问题了。”叶晴说。

“没事,应该是吃了不干净的东西了,我休息一会应该会好了。”我虚弱地说。

但事实上肚子疼一直都没有见好,到半夜的时候,我疼得直在地上打滚,感觉自己疼得都快要死了一样。

叶晴还是给凌隽打了电话,天快亮的时候,我被送到了郎林的私人诊所。

凌隽并没有出现在医院里,所有的事情都是阿进在负责办,输液过后,我的肚子疼总算是勉强稳住了。

看来真是有现世报这一说法,上次我装肚子疼逼郎林医生送我去医院而趁机逃跑,没想到这一次竟然真的肚子疼了,因为有上次的前科,所以这一次凌隽特地派了几个人在郎林的诊所门口守着,他是担心我又一次用装肚子疼的手段逃跑。

他这是小看我了,再高明的计策,用一次也就好了,我还不至于会愚蠢到用第二次。更何况装肚子疼这样的计策实在是一点也不高明。

郎林进了病房,因为上次被我威胁过,看得出他对我还是心有忌惮,他看我的眼神都怯怯的,他肯定认为我是一个恶毒的女人,恶毒的女人谁都害怕的。

“凌太太,你好些了吗?”郎林说。

“好些了,不那么疼了,郎医生,我这是怎么了?”我问郎林。

“凌太太,你就算是要逃跑,也不用把这样虐自己吧?”郎林似笑非笑地说。

“什么意思?这一次我可真是肚子疼啊,你不要胡说八道。”我说。

“你分明就是吞食了一种能导致急性肠炎的化学药品,所以才会疼得这么厉害,凌太太,不要这样糟蹋自己的身体啊,这种玩笑会死人的。”郎林说。

我一听心里更加奇怪了,我吞食化学药品?好好的我吞食什么化学药品干嘛?再说那岛上也没什么化学药品啊,这是从何说起?

“你别胡说八道了,我哪有吞食什么药品啊,我干嘛要和自己过不去?分明就是误诊了,哦,我知道了,我上次利用你逃跑,所以我记恨在心是不是?就故意弄个误诊?”我说。

“唉,凌太太怎么能这样说呢,我是一个医生,除非是我水平不够出现误诊那是没办法,不然我又怎么可能会故意去误诊呢?难道我脑子进水了不成?凌太太这样说话,真是让人接受不了。”郎林说。

其实我也相信郎林没有有说,他的医术在万华市那还是很有名的,来他的私人诊所就诊的多是万华市上流社会的人,如果他是一个庸医,凌隽恐怕也不会让他做他的私人医生。

只是我真的没有吞食过什么化学药品。那样虐自己的事,我是绝对不会干的。让人虐那是没办法,我他妈才不会自己虐自己呢。

我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难道是叶晴?

想想又不可能,我又不是傻子,如果她给我服用什么药品,我肯定是知道的,难道是她把药放在饭菜里了?可是那饭菜她也吃了,她为什么就没事呢?

“郎医生,有没有可能我是食物中毒了?”我说。

“那也有可能,不过我更倾向于你是服用了某种药品,那种药品就是一种能快速导致急性肠炎的化学药品,太太,难道真不是你自己玩的花招?”郎林说。

“当然不是了,你说你脑子没进水,难道我的脑子就进水了吗?我干嘛要糟践自己啊?”我怒道。

“那好吧,如果不是你自己做的,那当然最好,如果是你自己做的,那我可得提醒你,你这样对胎儿不好,以后还是不要折腾了,你不为自己作想,也得为胎儿作想……“

“等等!你说什么?”我大叫了一声,从床上爬了起来,“什么胎儿?”

“你怀孕了呀,难道你自己不知道吗?”郎林说。

“什么?我怀孕了!这怎么可能!我一直都有作好防范措施,这怎么可能?”我大声吼道。

“太太,怀孕是大好事啊,你怎么这么激动?怀孕要心情愉快,不能动气。”郎林说。

“郎林,我上次的确是利用过你,可你丫的也没必要编谎话吓我吧?我怎么可能会怀孕?”我大声咆哮。

“太太您的身体您自己还不清楚吗?这个月你还没来例假吧?”郎林说。

“那是时间还没有到而已!时间到了就会来了!”我叫道。

“太太,现代医学确定一个女人是否怀孕是最简单的事了,就算我是一个庸医,这样的事我也不会弄错,请你相信我还没有庸医到会搞错的程度好不好?”郎林无奈地说。

我一下倒回了床上,这下完了,在这个时候怀孕,上天可真会跟我开玩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