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作戏/情深如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阿芳是内心善良的人,对于我这样的说法,她当然是非常紧张的。

眼前的这个佣人,是我现在唯一可以依赖的人,所以我得对她在诚相待,以真心换真心,才能让她对我忠诚。

对于下面的人来说,给她钱只能暂时换取她们的殷勤,要她们以心相待,还是得付出真心,人心都是肉长的,只有你为别人先打开,别人才会为你开启。

“太太,那我明天就把这个小妖精给赶走,不能让她害了你的宝宝。”阿芳激动地说。

“不行,我们不能这样做,如果真是凌隽派她来的,我们把她赶走,那肯定会激怒凌隽,到时他不让我住这里了,那就麻烦了。再说了,这些都只是我的猜测,并没有任何的证据可以证明叶晴是坏人,我说这些,只是要让你提高警惕而已。”我说。

“可是万一要是让她害了你,那怎么办?”阿芳说。

“没事,只要我们小心一点就行了,阿芳,我把你当姐姐,所以我什么都跟你说了吧,凌隽怀疑我在外面有个男人,他认为我肚子里的孩子是那个人的,所以有可能叶晴是他派来监视我的,看我和那个男人是不是有联系,总之叶晴来这岛上的有很多种可能,在没有证据之前我们不能乱下定论,但若是等有证据之后再防备,那恐怕也来不及了,所以我们一方面要对她以礼相待,不能让她察觉我们在怀疑她,但又要处处防备她。”我说。

“那我们要怎么做,太太你吩咐就是,我一定照做。”阿芳说。

“如果她做饭,我就装着呕吐得厉害不想吃,然后你私下给我做东西吃,只要她参与做的食物,我都不能吃,但是表面上我还不能让她察觉,这就需要你配合我,总之我只吃你做的食物,她做的东西你要想尽办法避免让我吃下去,你明白吗?”我说。

“这倒不难,反正她每周也只在岛上住两三天,这两天我们小心防备就行了。太太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那个臭女人伤害到你。”阿芳说。

“那就谢谢你了,还是那句话,很多东西都只是我假想的,也许事实并不是那样的,我们小心防备就是,不要表现出来。”我说。

“我知道了,太太。”阿芳说。

“阿芳,你现在是我唯一可以依赖的人,请你一定要保护我,我不能失去我肚子里的孩子。”我抓住阿芳的手说。

阿芳也显得很激动:“你放心吧太太,有我在,我一定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你。”

从她真诚而坚定的眼神里,我知道她说的是真心话,我对她坦诚相待,确实换来了她的真心相对。

“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如果叶晴做饭的时候我不吃,那恐怕也会引起她的怀疑,我想了想,以后如果她要求做饭的时候,你就在旁边帮着她,一方面可以监视她不要往菜里乱放东西,一方面你也可以亲自做几个菜,这样吃饭的时候我就可以动筷子了,如果我们表现得太过明显,我担心她会在凌隽面前说我们的坏话,到时对你我都不利。”我说。

“嗯,太太说得很对,以后她只要做饭,我就在旁边看着她,绝对不许她搞什么手段,然后每次我都亲自做两个菜,你可以做我吃的菜。”阿芳说。

“现在对阿芳的猜测都没有证据,所以你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不能让她看出我们在防备她,也许她真不是什么坏人,只是我想多了而已,她毕竟是我姐妹,所以不要搞得太僵。”我说。

“我明白,太太。”阿芳说。

“还不能让她发现我和你太好,这样吧,委屈你一下,我打你两下,然后你哭着要走,这样她就不会防着你了,只是太委屈你了。”我说。

阿芳显然没有反应过来我的意思,我又接着说:“也就是说我装着骂你打你,然后你就哭闹着要离开,说我太难伺候了,这样叶晴就不会认为我和你是一伙的了。”

“嗯,我明白了,你打我吧,我忍着。”阿芳说。

我扬起了手,轻轻地拍在她脸上。

“你这哪是打呀,太太你还是心太软,打人都下不了狠手,我自己来打吧。”阿芳说着自己狠狠地抽了自己两大嘴巴,脸上立刻现出红红的掌印,她还真是下得了手,可见她对我确实足够的忠心。

“你这个死奴才!这么一点小事你都做不好!你简直就笨得像头母猪一样!”我提高声音大骂起来。

阿芳一愣,随即明白大戏已经开演,于是酝酿情绪,准备哭出来,但她演技实在太差,憋了半天,愣是一点情绪也没有。她要是去做演员,恐怕跑龙套导演都不要,内心善良的人,确实不太能演。

我狠了狠心,一嘴巴向她抽去,“瞧你那死样子,这么大把年纪了还没嫁人,就是因为你笨得像个猪一样!人长得难看,脚手又笨,真不知道这世上谁会要你!”

有时我还真是佩服我自己的小聪明,这句话狠狠地刺到了阿芳的痛处,她情绪终于上来了,眼眶一红,眼泪滚了下来。

“你还哭!就你这样的,找个清净的地方死了算了,还在这丢人现眼!”我再接再厉狠狠地骂道。

阿芳站了起来,哭着向外面走去。

我赶紧从地床上爬了起来,随手拿起拿起桌上的鸡毛掸子,追着打出去,一边走一边骂,声音很快惊动了叶晴。

“怎么了这是?秋荻你发什么疯呢?打下人干嘛?”叶晴闻声赶来阻止我。

“这个笨女人简直就笨得不可救药了!让他给我倒杯水,她却洒在我身上!她这是要烫死我呢!真不知凌家是怎么选人的,选了这么一群没用的废物,好吃好喝养着不说,还要发给她们工钱,却一点作用都没有!”我泼妇似的大骂。

我自己也觉得自己是有泼妇的潜质的,每次撒起泼来,我自己都惊奇自己的表现实在太过优异,出口成脏不说,还尖刻伤人。

“你这是得了孕妇狂躁症了么?下人做得不好,你说两句说是了,怎么还追着人家打呢!你这样动怒对胎儿也不好!”叶晴说。

“我也不想动怒,可是这些佣人简直就是废物!什么也做不好,看了就让人闹心!”我装着愤怒的样子说。

我和叶晴说话的时间里,阿芳已经从她的房里随便收拾了几件衣服放在包里,哭着作出要走的样子。

这个情节是她自己增添的,原来她虽然演技不好,但编剧还是可以的,这个情节显然能为这出戏加分。只是她忘了一点,我们现在是在岛上,没有船我们根本就回不到陆地,所以她这个情节添加得有些不符合逻辑了。哎,终究她还是业余的,做不了演员,也当不了编剧。

“阿芳这大晚上的你要去哪?”叶晴说。

“我要离开这儿,我笨手笨脚的也侍候不好人,我自己走了算了。”阿芳说。

“秋荻是孕妇,要保持心情愉快才行,你怎么能和她计较呢?凌总让你到这里来就是要你伺候好秋荻,你现在走了那叫什么事?再说了,这里是在岛上,你能去哪里?难道你还能长出翅膀飞出去不成?”叶晴说。

阿芳愣了一下,才想起这里是岛上,她确实也长不出翅膀飞出去的,不过这次她反应也还算是快,马上改口:“我去不了哪里,我去跳海死了也行!总比赖在这里让人欺负的强!”

“哟,你还倔上了?谁欺负你了?你倒是说说谁欺负你了?你做事做得不好,我说你两句你还不得了了?每个月开你那么多工钱,说你两句还不行了?你比我还尊贵了?”我接着骂道。

“我哪有说我尊贵了,我就是个让人瞧不上眼的下人,当然要让你们这些当主子的随意收拾了,我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阿芳的嘴竟然也变得溜了起来。

“你还敢顶嘴?看我不打死你这个笨女人!”我口里叫着,又要扑过去打阿芳。

叶晴一把抱住我,“你就消停一下吧,不要再闹了,你现在可是怀着孩子的人,你这样冲动对你没什么好处!一会要是影响到胎儿怎么办?阿芳,你也别说了,赶紧走开吧你!就算是要离开也是明天再说,大晚上的你闹什么闹?”叶晴说。

我趋叶晴不注意,悄悄地向阿芳使了个眼色,阿芳心领神会,知道我是准备收工的意思,这戏到这里也差不多了,达到目的就行,没完没了地闹下去也不像话,演得多了,说不定就露馅了。

“反正我们这些当下人的就是让人欺负的命,我明天就打电话给凌先生,让他换一个能干一些的人过来,我这样笨手笨脚的人伺候不了娇贵的阔太太!”阿芳说。

“你竟然还敢讽刺我?我……”

我作势又要扑过去的样子,但被叶晴拉住了。

“行了,差不多就行了!阿芳,你赶紧回屋去吧你!”叶晴说。

阿芳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果然回屋去了。

这一出戏还算演得成功,不过看叶晴的表现,我又有些怀疑自己的判断了,她看起来非常关心我的样子,难道我之前对她的那些怀疑真是我自己想多了?她也许真不是要害我的,只是来帮着照顾我而已,我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不过在这关头,我认为还是得小心一些的为好,就算是不为我自己,也得为了我的宝宝,我还得靠这个宝宝来证明我的清白呢,哎,这个宝宝也真够可怜的,这还没出身呢,就已经卷入这些大人无聊的恩怨情仇之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